經濟與生活

拿命換錢的科技新貴

By
on
2009-10-21

拿命換錢的科技新貴

文/zen(本文寫於2009/10/7,當然啦,科技新貴至少還能拿命換錢,有些人想拿命換,都還沒門,不過那是另外的故事了,有機會再寫。這裡就只談科技新貴。)

人人都稱羨的科學園區電子新貴,其實是拿命去換財富的血汗工作。

根據新聞報導指出,在園區工作的工程師,不少人每天至少得十二個小時待在無塵室,必須穿著無塵衣。由於無塵衣穿脫麻煩,每次至少費時十分鐘,於是,稍微懶惰一點的人,害怕耽誤工作的人,逐漸開始不上廁所,為了不憋尿,連水也越喝越少(甚至有人每天飲水量少於六百CC)。

長期下來,引發泌尿道發炎、血尿、結石的情況不少,嚴重者甚至得終身洗腎。奇美醫院針對台南科學園區調查,男性維修工程師有血尿的情形,竟高達百分之廿七點一。

不知道電子大廠的高階主管與老闆們,是否明知道無塵室裡的情況,卻依然默許員工少喝水、懶於上廁所?

無論知情與否,我認為,既然該產業有如此特殊的工作型態,在工作流程的設計安排上,就應該設有強制休息時間,例如要求無塵室裡的工程師每三個小時應該脫無塵衣,離開無塵室,去如廁飲水,曬太陽(不少工程師日出以先就進無塵室,日落後星月當空才出來,根本曬不到太陽,非常不健康)。只要願意在工作流程上進行安排、重組,一定能逐步克服憋尿不上廁所的問題。

當年馬克思在寫《資本論》的時候,發現資本家為了提升工廠效率,先是安排兩班制輪班,讓工廠可以不停運轉。此外,為了不讓機器持續運轉,嚴格規定操作員上廁所、吃飯與休息的時間。但規定再嚴格,至少是強制,而且還是給出了時間。

今天的資本主義巨獸是進化了,它發展出更為高明的機械與工廠(無塵室),對於進入工廠的員工的技術與安全要求更高了,給出的薪水也更高了。不過,誠如左派思想家馬庫色所言,這些更豐厚的報酬,讓勞動階級誤以為自己從此能買得起和大老闆一樣的豪宅、名車、華服、錦衣玉食,就此以為自己已經脫離了剝削,不再像過去工廠的藍領員工一樣辛苦工作卻僅得溫飽,但其實,剝削的本質還在,只是進化得更細緻而且難以被發現。好比說科學園區的工程師,收入雖豐,但工作環境的要求卻是極為不健康,而資本家階層似乎是有意無意的默許,不太干涉。馬克思的理論認為,當市場有著多的是想要進入這些領域工作的人(產業後備軍)時,資本家就不需擔心剝削勞工的問題,因為每當有人受不了或身體垮了不幹了,就會有更多人搶著想要進入(中國與東南亞承接歐美大品牌代工的工廠之所以被稱為血汗工廠,本質上也是一樣的,多的是人想搶著進這些高危險但也相對高收入的工廠)。

電子產業是台灣引以為傲的經濟成就,幾乎可以說進二十年來台灣的經濟發展都高度仰賴電子產業的蓬勃發展,可是,這些經濟成長背後所付出的龐大代價,關於電子新貴們的身體健康,似乎較被社會所忽略。我們不斷歌頌電子業的成就,羨慕電子新貴的高收入,但卻忽略了他們所付出的代價。人若賺得全世界賠上自己的性命又有何益處?還有甚麼可以買回生命嗎?

願高收益的電子大廠工作環境可以更人道而且站在幫助員工維持身體健康而非剝削勞動力的角度去設計更符合人性的工作環境,這才是真正雙贏。否則,當台灣社會未來有一堆需要長期看診洗腎的退休科技新貴,只是徒增健保醫療負擔,而整個社會所必須為其揹負的社會成本未必會少於其所賺的。

標籤
相關文章

2 Comments
  1. 回覆

    我是兩條魚

    2009-10-27

    真是太寫實了 以前在園區當工程師的時候 真的是為了要趕客戶的工程批 不想耽誤時間 一天都喝不到一杯水 因為這樣子 就不會想上廁所

  2. 回覆

    a plus

    2009-11-03

    講的太深得人心了 心有戚戚焉阿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