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主基督

異端,真是該死?

By
on
2009-10-23

異端,真是該死?

文/zen

前一陣子,有個朋友問我某某教派是不是異端,因為他的一位朋友跟他說,那個教派是異端,應該要小心。

對於異端的判別,平信突如我當然沒有能力,還得求教於教會牧師或神學院的教授。

不過,也許判別異端與否還不是最困難的事,最難的是該拿異端怎麼辦?怎麼和異端相處?當不信主的人很高興的告訴我們他開始上教會,且覺得很平安很有領受,但是一聽之下卻發現他去的是異端,那該怎麼辦?

難道只因為是異端,就不要往來,拒絕接觸,把這些走失了道路的弟兄姊妹當作比不信的人更需要迴避的對象?不信主的人我們熱心傳福音,對於異端,反而攻擊?

從我信主到現在,也遇過不少朋友是異端教派的弟兄姊妹,反而是他們對我也很防備,因為都曾經遭遇過來自正統教會的弟兄姊妹的指責或攻訐,於是寧可拒絕互動。後來,經過相處,才逐漸化解心防。

我認為,異端和身處異端教派中的弟兄姊妹,基本上是有所區別的。對待異端的教義以及異端中的人,應該是不一樣的態度。錯誤的教義我們要拒絕要防堵,但身處異端中的人我們應該要愛,聖經說:恨惡罪但要愛罪人。

從教會歷史來看,異端很難長久,不是向正統教會靠攏,不然就是消失。例如,二世紀曾經盛行過一時的諾斯底教派,後來便消失無蹤;而新教的第一個被正統教會認為大異端的貴格會,則早就成為新教正統教派的一份子。

對於異端教派本身的發展與命運,教義的爭論,這些事情應該交給更學有專精更有特殊領受的基督徒去辦,平信徒如你我,不該端著因信稱義的正統派神學教義而驕傲,面對身處異端教派中的弟兄姊妹,甚至牧師牧長,應該以愛待之,好像我們自己教會的弟兄姊妹一樣,不光是因為耶穌要我們愛人如己(這當然很重要),更重要的是,了解神今天讓我們有機會認識這些來自異端教會的弟兄姊妹,必定有其安排。

重要的是,不要讓這些弟兄姊妹產生你們就是端著正統教會的權威來定我們的罪。有些時候,一個人選擇信了甚麼宗教,與家庭與社會文化傳承有關,自己根本沒有好好想過。對於那些還沒能自己思考並做出選擇的人,我們應該要盡力幫助。某種程度上來說,我們今天能安然地待在正統教會裡聚會而非異端,不過是我們的出生好,運氣好,沒被拐走。

一個人能信主就像一個人能成功一樣,不光是靠自己,還需要很多人的幫助,以及神的恩典。我認為,能夠接觸福音因而信主,絕對不是我有多麼了不起,而是神有滿滿的恩典以我所無法測透的方式臨到我,所以只有感恩,加努力的把福音傳出去,傳福音才是基督徒唯一該做的事情,而不是拿著福音的標準四處去衡量別人所信的是否「正確」。

而平信徒最好的傳教與護教行為就是活出好見證,而不是拿自己不完備又破洞百出的神學理解去和不信者或異端人士辯論。萬一被辯倒了怎麼辦?難道要惱羞成怒地以正統教會的權威去責難對方所信的是異端?那還不如一開始就別開啟沒有結果的辯論。

我記得高中時代的教會輔導曾經說過的一個見證很能當作面對異端或不信者的態度。他說,曾經有一貫道的會堂邀他去講道,他起先感到錯愕,後來只客氣有禮地跟對方說,我去「只講上帝的福音,可以我就去」,對方答應了,他後來也果真去了一貫道的會堂講上帝。

面對那些和我們走不一樣道路追尋真道的朋友,我認為首先應該肯定其追尋真道的心,從雙方都同意的基礎建立起情誼,再從生活見證的分享讓對方看見我們所信的主是那樣又真又活,是通向真理的唯一道路。

光是貼上標籤,分類定罪,視為邪惡,迴避拒絕交流,各過各的,雖無不可,但若能活出好見證和他們分享,或許會更符合神的旨意。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