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與學習

國一新生健康檢查程序爆瑕疵

By
on
2009-10-31

國一新生健康檢查程序爆瑕疵

文/zen(本文寫於2009/10/13)

既台北市內湖高中爆出女學生再為被告知情況下,醫生強行執行疝氣之健康檢查後,竟又傳出台北縣樹林三多國中國一女學生,因健康檢查檢查疝氣過程感到不舒服而崩潰痛哭。

若照新聞報導所指稱,醫生有動手幫忙學生寬解褲帶之情況(報導說,該校有男學生上網貼文描述流程),那麼,該名醫生在執行檢查過程中絕對有程序瑕疵。

根據我個人非常粗淺的了解,無論進行何種健康檢查,受檢者絕對不容許在醫生面前進行寬醫行為。舉例來說,女性病患進行婦產科或泌尿道檢查,若醫生需查看女性病患赤裸下體時,必當在另外的隔間更換衣服,並由護士陪同,一起進行檢查。而筆者從小到大做過多次健康檢查,沒有一次是醫生動手幫忙將褲子拉開,都是我自行穿脫褲子。

就算學校學生集體健康檢查人數較多,耗費時間較多,也絕對不能罔顧檢驗流程。從精神分析的角度來看,在人前(特別是異性)進行穿脫服裝的行為,暗含有性暗示意涵,因為看著一個人從穿著衣服到脫去,代表看著看著對方脫去衣服所代表的社會規範、倫理道德約束) ,單純呈現脫光了的狀態反而就只是一具身體,所以為什麼牛肉場脫衣秀乃至A片,都將調情重點放在從穿到脫的那個進行過程。

為了讓醫生將人視為病患,將具有強大性意含的下體或生殖器官是為單純的身體器官,在醫療診查過程中,醫生只能面對準備好了的病患(也就是自行解除衣物,自行決定將赤裸身體呈現在醫生面前),醫生不得以言語或行為輔助/要脅病患脫去衣物,更遑論是在醫生面前進行。

若媒體報導屬實,該名醫生有輔助接受健康檢查之學生進行脫卸衣物之行為的話,恐怕在執行業務的做法上,是有爭議的。醫師法或相關的法律有無規定此類的執行業務程序筆者並非醫療專業並不清楚,但根據筆者個人粗淺的社會經驗和一般的下體檢查流程慣習來判斷,由醫生親自動手輔助總是不當的。

最讓人感到遺憾的是,前才爆發類似的糾紛,竟然又再度出現,是國一女生太過脆弱被醫生看到下體就情緒崩潰不對(但每個人對同一件事情的感受都不同,我們不該為了自己的業務執行方便要求少數服從,而該尊重少數並幫忙找到合宜的解決方法),還是校方明知健康檢查牽涉到部分非常敏感的行為卻沒能事先更加周延的去了解學生狀況,幫助學生了解狀況(例如集中說明健康檢查進行流程,學生若有疑義或不舒服者可要求中止,自行到醫院檢查)不對,還是該說社會所賦予醫生的專業權威性太高,以至於醫療檢驗流程中的醫病關係嚴重不對等,讓受檢驗者心裡感到排斥不舒服而想中斷時卻無法中斷有問題,恐怕需要更多的醫療專業先進與政府相關部門一起會商,站在體恤弱勢(而非一味尊重專業)的立場好好檢討這一整套每年有數以百萬計的國民要使用的健康檢查流程中可能出現的問題,防範於未然。

這不是小事,而是基本人權的尊重與落實。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