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地想出版

送書到世界的盡頭

By
on
2009-11-01

送書到世界的盡頭

文/zen(本文發表於台灣出版資訊網)

書名:駱駝移動圖書館

作者:瑪夏.漢彌頓

譯者:嚴厲凱

出版社:遠流

讀完這本書的時候,我想了很多。

諸如,這個世界上如果有人並不想要引進文明與知識,想要保有傳統的生活方式時,文明社會應該尊重,還是斥為落後、保守、野蠻、不知長進?

當白人(代表最先進的文明)財團發現送書到非洲鄉下能夠替自己贏得媒體關切與企業聲望時,便同意了駱駝移動圖書館的誕生,找了以推廣知識下鄉的熱血圖書館員來擔任此工作,究竟,這是善還是惡?是利他,還是自私?特別是當熱血圖書館員費歐納發現了小村米迪迪瑪裡有個繪畫天才少年傷疤男孩,非常渴望將他送入文明世界接受教育,結果不但贊助單位反對,就連米迪迪瑪的長老們也強烈反對。

正如費歐那的同事阿巴希所說:「這些人過著艱困的生活,遵循古老的價值觀,而且以此為榮。他們已經發展出應付乾旱和死亡的哲學。當我們從外界來,得要他們學習讀書,……比較起來,我們識字的定居社會,反而缺少一種靈活應變的能力。……究竟是誰應該教導誰?」

的確,如果從我們以為落後原始的部落的角度來看,他們按照自己的生活方式在貧瘠的大地上生存了數千年而依然存在,然而,我們以為優越的現代工業文明存在不到兩百年,卻已經搞得地球人仰馬翻,物種大規模毀滅,溫室效應、全球暖化、極端氣候,天然資源枯竭…,人類都快被自己搞到滅種了。如果從結果論的角度來看,究竟是大有為的西方文明比較優越,還是崇尚無為順天的米迪迪瑪的傳統比較好?

《駱駝移動圖書館》的作者以知識/書籍(駱駝移動圖書館)為核心,將富裕的西方世界、貧瘠的非洲大陸連結起來,書裡出現來自美國的熱血女圖書館員,居住在米迪迪瑪卻因從小熱愛閱讀而不甘繼續守著傳統生活的女性,不知道自己的天份只是順從天性的傷疤男孩,渴望守住傳統的部落長老…,對不同價值觀的堅持讓彼此的對話毫無交集,各自繼續堅持自己的想法。

最後,米迪迪瑪村人決定離開駱駝移動圖書館,對內的說法是村落到了另覓棲息地的時候,但費歐納知道,是駱駝移動圖書館的造訪打破其長久的封閉平衡小世界,不想改變的保守力量決定將村落遷走,離開文明。

費歐納的確可以選擇將知識送到世界的盡頭,但是,居住於盡頭處的人們是否願意接受,恐怕得交由對方自行決定。或許站在我們的立場來看,米迪迪瑪村有許多殘忍的習俗(例如對女性行割禮),然而,現代文明難道就全然沒有惡風壞俗嗎?如果只是因為我們擁有較多的知識文化,便覺得自己有權改善(決定)他人的命運,會否是一種知識的傲慢?

《駱駝移動圖書館》所揭露的是一個非常複雜,而且恐怕是怎麼選擇都難以兩全其美的倫理學困境。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