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與生活

景氣與不景氣共存~台灣景氣的M型化趨勢

By
on
2009-11-02

景氣與不景氣共存~台灣景氣的M型化趨勢

文/zen(本文寫於2009/10/19,此趨勢會越來越明顯,應屬所得m型化的一種衍生性結果.)

日前,張忠謀在台積電運動會上宣布要加發獎金,並且明年打算加薪,因為2010年景氣將要復甦。商業雜誌也說,未來三年是PC電腦換機潮,是大多頭景氣。

房地產業者說,因為都市更新的關係,房地產即將進入大多頭。政府說,和大陸簽了MOU之後,GDP會上升,台灣景氣就會好轉。台股於上周一口氣衝破七千五百點,分析師紛紛看好後勢。

民生消費方面,今年百貨公司周年慶各家公司業績紛紛超過去年,業者個個笑得合不攏嘴。精品名牌旗艦店在台灣照樣一家一家開幕,業績照樣長紅,景氣好的不得了。

從上述幾則新聞來看,台灣的景氣似乎真的要變好了。

然而,如果景氣真的復甦了,為什麼計程車業殺價競爭遠比以前更兇(過去是車資額滿打九折,現在是電話叫車就打七折),而且還招不到客;高普考與國營事業的報考人數年年暴增,錄取率只剩下1%上下(若不是看壞景氣,怎麼會想往鐵飯碗擠?);出版業新書出版量銳減,各家哀鴻遍野,業績大不如前,紛紛拿出庫存大作清倉特賣;原本熱鬧商圈的店鋪招租日增,或者一家店鋪三天兩頭換老闆,一條鬧街轉眼冷清…

或許有人會說,那些景氣好的消息,是媒體和財團與政府聯手炒作出來的,目的是拉抬特定產品的價格好讓人出貨賺價差。的確,景氣論述的炒作有利商品交易買賣,但是,也總不能毫無根據的大喊多頭,鼓勵買進吧?

其實,上述的兩種景氣論述同時並存於台灣,並不奇怪。從社會學家Z. Bauman的全球化觀點來看,贏家是能夠自由地在全球市場上移動,全世界都是他們經商賺錢的沃土;至於失敗者,則是被困於特定土地之上,移動能力有限,所販售之商品僅有少數在地人會承購。

在這個邏輯底下去檢視台灣同時並存的景氣與不景氣論,不難發現,大發景氣論的,不是以全球為銷售市場的電子業,就是能吸引全球資金的股票基金等金融商品(房產熱的資金來源也多是全球化的贏家組,這也是台灣近年來豪宅如此興盛的原因),再不然就是有大陸話題的MOU相關產業(和中國簽訂MOU,持平來說,只是一種全球化策略),總之,都是能走出台灣,放眼天下的那群。

至於必須和台灣這塊土地緊緊綁在一起,僅能倚靠台灣的內需市場消費者的產業,幾乎全軍覆沒,就像計程車業的空車率日增(當然,產業進入門檻過低,供給過剩也是原因,不過,供給過剩相對來說就是需求不足,而需求不足就是市場半徑過小,以全球化觀點來說就是無法跨足國際市場的產業)。

在全球化社會裡,富裕階級與世界上其它富裕階級的連結、互動關係,比和本國中下/貧窮階級的人來得頻繁、緊密。全球富裕階層自成一國,雖然在國家總體經濟實力與GDP計算時,富裕階層必須和中下/貧窮階層一起計算。但是,兩者實際上的連結非常薄弱。中下/貧窮階級只是作為替富裕階層服務的存在。

加上近年來國家機器不斷往富裕階層靠攏,以景氣不佳為由推出各種有利富人的減稅、產業優惠、不利勞工之勞動契約等政策,更讓富裕階層得以肆無忌憚的掠奪財富(更不肖者還直接掏空企業,將大筆財富移往境外金融)。金融海嘯就是典型的富人階級剝削窮人的案例(次級貸款是種富人把錢借給根本還不起的窮人,富人再把這些次貸證券化推到市場上賣給中產階級的金錢遊戲)。

再以台灣近來最紅火的MOU簽訂來說,MOU讓金融業可以前進大陸賺錢(股票漲不停),但金融業獲利成長的,究竟對台灣整體經濟環境的改善有何貢獻?金融業所創造的業績和GDP,恐怕只屬於金融業的少數股東所有,其他平民百姓是看得到吃不到。不光金融業如此,其他因前進中國市場(全球化)而獲利的產業,其所創造的利潤,台灣的中下/貧困階級都是看得到吃不到。

反而是MOU簽定之後,台灣的中下/貧困階級因著市場開放,被迫得和中國的廉價產品與勞動力競爭,勞動環境將更形嚴苛。也就是說,台灣是更加開放而全球化了,但是GDP的成長與資本的累積卻都集中在少數富人圈裡,財富無法被流出,更糟糕的,中下/貧困階級的工作還可能被分食,未來在經濟上將更顯弱勢。MOU不是不能簽,只是,不能光以總體經濟統計數字的成長來過分樂觀的看待MOU,必須更加審慎的看待MOU對台灣中下/貧困階級的影響。

1980年代以來,全球經濟逐漸走上新自由主義政策,富人只想降低成本(製造業外移、服務外包),拋棄對國家的社會責任,增加獲利,結果搞得全球所得分配日趨M型化,富者越富而貧者越貧。

如果,政府/國家機器不能設從法制入手建立維持分配正義的社會體制,輕信新自由主義全球化論述,誤以為幫助富人階層的企業賺錢就能帶動一國之景氣繁榮(卻無是全球化的資本移動之便利性與境外金融避稅的實質效益),不斷對富人推出各種優惠政策卻減少窮人福利(例如,98年度社會福利總預算減少了將近一百億),恐怕景氣M型化的趨勢將會日漸明朗,富裕階層活在大多頭裡,中下/貧窮階層卻無法因此獲利,所得M型化也將會日漸嚴重,屆時才是真正的一國兩制,反受其害。「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的情況將會越演越烈。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