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有感想

誠懇的搬家夫妻

By
on
2009-11-03

誠懇的搬家夫妻

文/zen(部分文稿發表於2009/11/2聯合報繽紛版)

2007年底,因為結婚的緣故,打算搬離敦化南路和朋友合租的住處,遷往台北郊區,婚後的新居較大,適合新婚夫妻居住,租金也較便宜,經濟上較為負擔得起。

已經好幾年沒搬家的我,原本想一如往昔,找崔媽媽租屋中心合作的搬家公司,價格公道且服務不錯,從讀書時代起,每次搬家我都是找這些公司。

不過,這次卻有點不一樣,因為剛巧我要搬家前一陣子,岳母為了搬一些大型家俱,找了一個自營的搬家工人。結果岳母非常讚賞這位搬家工人,要我搬家時一定要找這位周先生。

既然岳母都發話了,自當遵命,便打電話和周先生約了時間。

結果,周先生是一位年約五十中旬的壯年男子,皮膚黝黑,身體精壯但已顯老態,約莫是長年從事搬家公司,留在肉體上的歲月勳章。

有點不好意思,因為我的家私中雖然沒有大型家具,卻有數十箱書,每一箱裝的都是厚實的紙本書,搬起來並不輕鬆,從前每次搬家,搬家工人一聽到紙箱裝的都是書,就會露出「這一趟很難賺」的表情,雖然還沒碰過要求加價或拒搬的,但心裡總覺得過意不去。

然而,周先生卻甚麼都沒說,一抵達現場,問候寒暄,問過工作範圍之後,就很熟練而專業的開始打包綑綁。

當我面帶歉意地告訴周先生,「這些都是書,很重喔,真是不好意思」的時候,周先生只是略略地微笑,表示這些沒甚麼,很快就可以搬完了。我原本還想,是不是應該一起幫忙,周先生只淡淡的說,「讓專業的來就行了,你只要在旁邊看著就好」。果然,不到一小時的時間,就已經完成了上貨的部分,準備往新居邁進。

後來,和周先生攀談,發現他的子女已經大學畢業,都在上班了。我問他怎麼不在家裡享清福,他只笑笑的表示,這麼多年,早已經做習慣了,不做怪怪的。現在出來做,沒有那麼大的壓力,就當是賺零用錢花,如果出車道外縣市,他就當作和老婆一起出去玩,沒壓力,工作起來也愉快。

周先生的夫人,看起來比較福泰,因為從事勞力工作,穿的很簡樸,但卻是夫唱夫隨,兩個人一起工作,先生搬什麼,太太就搬什麼,一副巾幗不讓鬚眉的氣勢,令人尊敬。

聽周先生的言下之意,並沒有一絲抱怨,或者認為孩子應該要賺錢孝敬自己,明明是非常辛苦的勞力工作,總是得汗流浹背、耗費氣力,但周先生卻不以為苦,反能自得其樂,更不覺得搬家是甚麼丟臉或見不得人的工作,對自己的工作相當自豪。

抵達新居,由於是電梯大樓(不像之前的住所是只有樓梯的三十年老公寓),搬起來更是迅速,沒幾下就搞定了。搞定之後,周先生只笑笑的說,等下還有一個案子,是要去台南的,這下可以和老婆去台南玩了。

事後想想,難怪岳母會推崇周先生,一定要我指名找他搬家。也許搬家賺的是辛苦錢,社會聲望比不上坐辦公室的白領階級,但他卻不以自己的工作為苦、為恥,認真專注,樂在工作,不卑不亢,夫妻兩人感情又好,給人一種舒服而安心的感覺,自然能贏得客人的好評。後來再有朋友要搬家,我也樂得推薦周先生,因為他的服務讓人滿意,無可挑剔。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