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社會觀察

雇主虐待何其多?—台灣社會制度性歧視外勞何時能停止?

By
on
2009-11-05

雇主虐待何其多?—台灣社會制度性歧視外勞何時能停止?

文/zen(本文寫於2009/10/19)

在台灣,人們普遍對外籍移工抱持著不信任、恐懼的態度。或許是「非我族類,其心必異」的「我群感」作祟,任意替外籍移工貼標籤,好比說媒體,甚至連政府單位都總是「外勞」、「外勞」的叫這群人,殊不知「外籍移工」才是正確稱呼這些來台灣從事3D工作的藍領階級勞工的正式稱呼。

連名稱都不願意好好的使用,更何況看待這群人的態度?

如果說,外籍移工十次登上新聞版面,大概有九次都是雇主控告外籍移工工作不認真,或者揪出外籍移工虐待看護對象,再不然就是報導外籍移工在台灣的犯罪行為伏法,卻很少認真的去關心三十多萬外籍移工在台灣的勞動條件與生存狀況,更別說幫助這群人融入台灣社會。就算不能融入,至少也讓一般人了解,他門和我們一樣都是人,都是人生父母養,來到台灣不是為了搶我們的工作,而是因為在自己國家太窮太苦太難,不得已才外出打工(好比說菲律賓,每年有八百萬人四散到世界各國工作)。

然而,實際上,外籍移工在台灣被雇主剝削,被仲介控制,被政府單位輕蔑的情況,要嚴重得多了。在台灣,誰都知道,被請來當家庭看護的外籍移工,必須順便幫忙不在工作範圍內的家庭清掃、煮飯,教小孩英文等等工作,這些都是非法的,而且還沒有額外付費。其他像被雇主剋扣休假/不給休假,超時工作/一天十二小時是家常便飯,扣薪水不發,仲介抽成不合理,被雇主性侵或言語虐待等等更是難以計數、罄竹難書。

甚至連政府所制定的外籍移工管理法令都充滿歧視。例如,顧玉玲在《我們》一書中揭露的,台灣的政府對來台從事3D工作的東南亞外籍移工的健康證明要求極為嚴苛,按照道理說這些外籍移工都是身強體壯之人,但在台灣,他們卻不能捐血。

數十萬的外籍移工為了一份工作,只要不是雇主嚴苛無理道毫無人性的地步,例如此次被媒體披露的一個越南籍外籍移工得照顧四十個老人,多半默默地承受那些加諸在自己身上的不公義。的確是有少數逃跑的外籍移工是因為個人行為不檢點,但絕大多數外籍移工之所以逃跑是因為受不了雇主虐待又投訴無門,在不然就是怕投訴後會被遣返且永不得再來台打工,而自己偏偏又需要收入養家。

就算能夠證明雇主有錯,外籍移工想要換工作也非常難,而且會在仲介那邊留下不好的印象,甚至覺得麻煩,不再替其找工作,將之遣返回國,而台灣的政府,甚至也默許這樣作法。

明明是我們的社會集體地虐待外籍移工,但卻透過媒體,挑出特定事件來將外籍移工建構成某種可怕的負面的形象,讓我們恐懼他們,自動地與他們隔離,甚至將外籍移工妖魔化。例如,我知道某些大學假日較常有外籍移工群聚,假日夜晚的大學女學生坦言走在校園裡會害怕被外籍移工強暴。對於賺錢有非常強烈渴望,而台灣的收入對其養活老家有著非常重要貢獻的外籍移工來說,絕大多數人根本不會去惹無謂的麻煩,我們之所以恐懼,是因為不了解不認識他們,加上他們總是群聚在一起,以及媒體總是報導負面新聞,才造成的偏見。

此次越南籍外籍移工被虐事件,其實才是隱藏在台灣社會底層的真實。遺憾的事,這些勇敢的人恐怕將會失去工作,失去得以讓他們養家活口的收入,而且很可能在媒體風頭過後被社會遺忘,被政府當作討厭鬼,遣返回國,不准其再來,就算可以再來,恐怕仲介們也都會把她們當作麻煩人物,根本不想接。

不能因為外籍移工不是公民,就不把他們當人看,就對社會上的虐勞現象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如果,中央的勞委會或地方縣市政府的勞工局,不能把外籍移工當作是和我們一樣有血有肉有家人有朋友會哭會笑會難過的人類看待,不能以信任的態度看待這群來台賺錢(為了養家)的辛苦人,同時也教育人民平等地看待這些外籍移工(當我們歌頌美國與南非廢除種族隔離政策,但自己卻漠視外籍移工人權被糟蹋),恐怕,制度性的虐待外籍移工事件還會繼續在台灣社會上演,這對於自認為是民主法治國家,重視人權與的台灣來說,毋寧是令人蒙羞的憾事。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