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籍品評介

不用讀書也能評

By
on
2009-11-11

不用讀書也能評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2009/10全國新書月刊)

書名:不用讀完一本書

作者:皮耶.巴亞德

譯者:郭寶蓮

出版社:商周

總是會碰上非得評論某本書的時刻…

在生活中的某些時刻,例如學校/公司/社團/教會組成的讀書會,上課

時老師的指定閱讀,演講時碰到作者詢問你對他的書的看法,所愛之人問起你對某一本她很喜歡的書的看法,朋友同事閒聊間提起某本暢銷書(台灣人對於暢銷書,永遠有必需閱讀否則就遜掉的壓力),我們必須對某一本沒讀過的書給出評論。

害怕別看穿我的心虛

許多人即便嘴巴不說,但對於明明沒讀過某一本書卻大剌剌的對該書進行評論,談得頭頭是道,煞有介事感到愧疚且心虛,害怕對方看穿自己其實並沒有讀過該書(甚至有時候根本連聽都沒有聽過這本書)。

皮耶.巴亞德說,不要對於沒讀過一本書卻得要做出評論感到羞愧,因為和你討論書籍的那個人,很有可能也沒有讀過所討論的書,或者讀過卻忘記了,亦或者只是站在書店剛好有看過書名、目錄,大致瀏覽一下,甚至只是看過媒體/網路上的書評而已,對方其實自己也很心虛。

不必讀過也能評論書籍

就算對方真的讀過那本書且熟記書中的內容也不用感到焦慮,因為討論一本書,其實不一定需要讀過。畢竟,就算讀過你也可能早已忘了書中的內容。皮耶.巴亞德說,和人討論一本書之所以可能,是因為有一座「集體圖書館」的存在,這世界上的書籍都隸屬於集體圖書館的一部分,都負責解釋某一塊領域的東西。

只要我們知道這本書所討論的主題,寫作者在這個主題的定位和立場就夠了。沒有一本書可以獨立於世界而存在,也沒有一本書可以不參考其他書淇而寫成,就算我們沒讀過正要討論的那本書,但憑著我們對於該書所討論之主題和方向的了解,我們也可以自行「虛擬」、「創造」、「推論」出該書可能的內容,再根據自己對可能的內容的看法給出意見,通常就能形成一份不錯的評論。

舉例來說,放眼教會,真正通讀聖經且了解其意義又能信手拈來的引用整本聖經之經文的基督徒,恐怕如鳳毛麟角,就算牧師也有力有未逮的時候。縱然我們沒有讀過整本聖經,卻還是可以對著沒讀過聖經的非基督徒侃侃而談,這是為什麼?

從皮耶.巴亞德的理論來看,那是因為,無論談論者(基督徒)和被邀請進來談論聖經的人(非基督徒),都利用了「集體圖書館」的概念,將聖經定位在某個角色上(基督教的經典,談論基督信仰的救贖之道與實踐的方法),我們可以就此定位,繞著聖經展開討論,就算對方沒讀過半句聖經經文,我們也可以透過「宗教信仰」之中某些共通的概念來進行討論。

被邀請來討論聖經的人也可以就其自己曾經讀過的類似書籍之觀點或其內心的想法(皮耶.巴亞德說,每個人心裡都有一座「內在圖書館」,是由過去所讀過之書籍文章累積組合而成,面對未識之書,可以從已讀之書來找出類比定位之法,然後再給出評價)對聖經做出評價,並不一定要真正讀過聖經,才能對聖經做出評價(這裡說的是做出評價,而不是做出正確的評價)。

評論重點在於自信與權威

和人討論一本書的重點不在於讀過該書沒有,而在於是否有自信、能否帶著權威性強勢的表達你對該書的看法,透過討論的過程中去創造出你對該書的見解,甚至自行創造出一本屬於你自己的書(你對於該書主題你所可能想像寫下的內容)。

舉例來說,當我們談到聖經時,其實是有一組概念環繞其中。好比說,我們相信受過神學教育的牧師是熟讀聖經的人,因此,當有一個人宣稱自己是牧師時,我們的內心深處不自覺的就相信這個人對聖經的詮釋與理解比我們高明,而且他一定讀過聖經。就算這個人是個騙子(只是謊稱自己是牧師),或者讀神學院時並沒有太用功牧會後又忙以致於聖經也不熟,但憑藉其身分所具有的權威性,信徒多半在腦中調整成接受這位牧師對聖經的解讀與評價,而非懷疑挑戰。同樣的道理,當一個社會學者在媒體上對一本社會學著作做出評價時,我們會相信該篇書評是可信的,不是因為我們相信他讀過這本書因而作出書評,而是我們相信他的社會學專業。也就是說,權威才是讓評論書籍成為可靠的關鍵,而非讀這本書。

人之所以評書,是為了認識自己

皮耶.巴亞德說,人們之所以想要討論一本書,多半不是真的想知道這本書究竟寫了什麼,而是想問自己,這本書究竟對自己有什麼意義,這本書能解答我的什麼問題,說穿了,人們是透過討論書籍來討論自己。重點是討論自己,書不過是藉以呈現自我的工具。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