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社會觀察

拆屋真是為花博?

By
on
2009-11-11

拆屋真是為花博?

文/zen(本文寫於2009/10/21,寫時評很有趣,最有趣的是隔幾天張貼這些原本很熱鬧的事情就好像不曾發生過一樣,有種沉默的荒唐。)

給你兩百萬,就要你讓出台北市的精華地段,搬離住了好幾十年的老家,只因為政府要蓋博覽會的主場館,為了活動美觀,嫌你的房子醜,要你搬走,情何以堪?

兩百萬聽起來很多,但是,卻連到台北縣郊區買個小公寓都不夠。而且,就算買了公寓之後,失去作生意的一樓店面,這些人要如何謀生?只為了政府辦一個活動,數十戶的居民就得被迫離鄉背井,搬離老家,政府憑甚麼有這個權利做這些事情?這些地是政府單位所有嗎?

只因為是政府,是國家機器,擁有合法行使暴力的權利,就可以任意的變更都市土地使用規則,佔住自己想要用的土地,將土地上的人民趕走嗎?

如果此邏輯可以行得通,今天強制徵收這裡,明天強制徵收那裡,只要以為了美化都市之名,就可以深入都市去將那些看起來覺得礙眼的老舊住宅/社區給剷除嗎?剷除之後,再將地化零為整,公開招標,讓財團來競標,買去蓋豪宅嗎?

既然如此,為何不去徵收信義計畫區周邊的土地,反正就規畫一個超大型的活動,就說政府因為活動需要要將整個信義計畫區都徵收,那不是更好,吳興街裡老舊房屋社區更多,徵收下來之後全部鏟平,再將土地賣給財團搞都市更新,不是更能帶動周邊發展嗎?

充滿豪宅的都市是最醜,最沒有生活機能,最不人性化,且最不適合居住的地方。加拿大地理學者珍雅各在其名著《偉大城市的誕生與衰亡:美國都市街道生活的啟發》一書中就曾提出過一個非常有名的研究結果,她說,真正適合人居住的活力之城,是由充滿生意盎然的大街小巷所組成,人們可以自由地使用街道,社區裡小販林立,各種生活機能的店家全都存在於一個社區之內,而不是只有豪宅豪宅豪宅,警衛警位警衛,街道像弄冷冷清清,建築乾乾淨淨。遺憾的是,台灣未來要走的都更之路,似乎只在乎房子能賣多少錢,不在乎社區未來發展。如果真按照目前的都更發展模式,落成後的台北城,大概會是一座漂亮而冰冷的死城。

為了辦花博,市政府要拆民房、封道路都不是不可以,只是,若以為只要發給拆遷補助費就算完事,那未免太過便宜行事。被拆了房子的居民,未來靠什麼維生,政府官員想過沒?特別是長年居住於此的,並非什麼富裕中產階級,只是靠著擺地攤做小生意維生的甘苦窮人。這樣做對嗎?難道不能有更為妥善的搬遷安置計畫嗎?一場花卉博覽會要花的預算還會少嗎?難道還在乎再多支出這麼一點錢將拆遷居民安頓好嗎?

再進一步來說,小老百姓為何要去配合政府推動最後只會被某些人當作選舉宣傳政績的活動?台北市的土地寸土寸金,更何況是圓山捷運站旁邊,那簡直是超精華地段,如果拿來蓋豪宅,不知道可以賺多少錢?讓小市民引進建商,舊地重建,分一個較好的居住環境,或者等待重建後的房子,賣個較好的價錢,既能顧及美觀又能照顧百姓生計,明明有兩全其美的辦法,為何不選?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