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創意考

建構創意的商業化機制,文創發展的當務之急

By
on
2009-11-11

建構創意的商業化機制,文創發展的當務之急

文/zen

(本文寫於2009/10/23,老實說這個論點我寫到很膩了,可惜的是似乎沒甚麼人在乎,主政者明知道體系的建構才是發展產業的成敗關鍵/不然幹嘛搞那麼多科學園區,但就是不願在文創世界上投資建構商業體系這件事。)

台灣的創意研發人才其實真不少,每年也都能在世界發明大賽中拿得優異成績,而且,其中不乏年輕優秀的創意大腦為國爭光的例子,像是年僅23歲的吳郁瑩就憑著「會呼吸的椅子」拿下國際設計競賽大獎,還在聖功中學與後甲國中就讀的蘇芳儀與蘇家儀姊妹,聯手發明了「多用途魔鬼氈橡皮筋」(僅僅花了五元),榮獲「IEYI世界青少年發明展」奪得「最符經濟效益組」第一名。

吳郁瑩的設計,據聞已有廠商相中準備量產發售,而蘇家姊妹的發明雖已取得專利,但似乎還沒有廠商登門尋求合作。

政府口口聲聲說要發展文化創意產業,提升創意經濟的規模與產值,我認為建構一套幫助創意發明者與生產製造商媒合合作的機制,是必要且刻不容緩的。舉例來說,政府可以設置類似「文學年金」、「電影輔導金」的獎勵計畫,給那些拿到發明大獎的發明人,或支持其發明工作的延續開展,或輔導自行創業,或協助販售專利。

另外,也可以成立「創意風投基金」輔導創意的商業化。創業資金取得不易阻礙商業發展,台灣之所以中小企業林立,電子業大廠多半由親友聚資成立公司,白手起家,就是因為願意投資的風投資金太少,愛情公寓在台灣募資失敗最後轉向國外風投,不就是好點子難轉好生意的最佳證明嗎?

創意再棒,點子再好,如果不能商品化,無法大量生產,那不過只是躺在檔案室裡的一張張專利證書或商業企劃書而已。然而,好點子如果能夠成為好生意,那麼未來的本夢比就很驚人了。

前一陣子,在TVBS的一步一腳印看到一個苗栗的老奶奶研發的無汙染高效洗潔劑,這麼好的東西,卻沒有更企業化或大規模生產販售的商業計畫,只有老奶奶與家人以家庭工廠的模式來製造與推廣。對於口口聲聲喊著要做節能減碳的政府,未能輔導這類優質產品進入市場經濟,不但是產品本身的浪費,更是經濟產值的耗損。

當年台灣政府為了發展電子業所創設的「科學園區」經驗,實在應該將其擴展到其它的產業,特別是文化藝術與創意研發相關的產業。鑽研創意經濟的大師理查.佛羅里達就曾為文指出,未來社會具有競爭力的城市必是能夠從基礎建設著手,建立一整套能夠留住創意人才的制度,像是給以創意工作者房屋租賃、稅賦方面的補貼,風投基金的引介與媒合等等。簡單說,如果製造業需要的是畫一塊土地讓企業興建工廠製造生產的話,那麼,文化創意產業需要的就是將城市/國家注入適合創意發展、生根的元素。

政府甚至可以更積極一些,籌辦世界級的發明設計大獎,吸引全世界優秀的創意大腦來台灣比賽。看到有好點子的,就直接給創意商品化的合約,日本近年來成立了不少發明設計類的國際級比賽,對於優勝者除了獎金,還有創意商品化的合約做為獎勵。

我們不能坐視一堆有好的大腦與創意的人才,發明創造出了一堆好東西,但卻沒有將創意商品化的規劃,坐視好點子蒸發。建立協助點子商品化的發展機制(平台),吸引國內外世界級優秀人才,再以台灣的資金與合約將之綁住,會比將人才送往國外參賽來得有幫助。出國比賽,縱然得獎成為台灣之光,成就的也只有得獎者個人,但如果建立創意商品化機制,將能吸引全世界的優秀大腦貢獻出最棒的點子。

台灣的失業率自從金融海嘯後不斷攀升,高居四小龍之首,表面上看來是金融海嘯衝擊景氣,實際上是替代產業的發展出了問題,製造業外移後的剩餘人口無法被利用,紛紛轉進低門檻的民生產業(例如擺地攤、開計程車),供給過多,把原本勉強還能維持生存的產業都給搞垮了。

想要走出失業潮,台灣已經沒有本錢走回頭路去搞高污染高耗能的製造業,以賴大陸市場雖然可以暫時遏止經濟數據的惡化,但終究非長遠之計。發展未來社會需要的產業,就如當年為政者看見電子業即將興起而投資科學園區的創見,加緊腳步培養下個世代的競爭人才,絕對是當務之急,而創意與研發人才的培養,幫擁有好點子的人才將好點子變成好生意,甚至把生意做到全世界去,絕對是台灣下一步要走的路。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