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與生活

正視攤販管理問題

By
on
2009-11-12

正視攤販管理問題

文/zen(本文寫於2009/11/3,說來好笑,政府又要就地合法化地擴張頂樓違章的使用權,卻對這些每天存在於大街小巷的攤販問題視而不見不想解決,真是偽善。)

日昨,媒體報導說,台北市大安區的攤販被開罰單未繳比率最高,甚至有攤販收了罰金總額高達千萬。

想來真是不可思議。

台灣明明就是一個攤販林立的國家,而政府明明是默許攤販存在,但表面上卻好像得要執行公權力對攤販開刀,於是,執法單位就好像得坐滿業績一樣,出去對攤販開罰單,雖然明知道很多攤販根本不繳罰款,而這樣的執法方式攤販也不會絕跡。

其實,有攤販是好的,攤販讓都市變得活潑、親切,看起來有活力,而且方便人民。試想,如果學校或公司附近沒有流動攤販來賣早餐,那麼將會有多國民因為來不及而放棄吃早餐。

香港不少專欄作家都曾為文批判香港政府以市容整潔與衛生為由取消了大排檔的執照核發,迫使攤販從非法變成合法,甚至因為執法過當而發生攤販在逃避開單不幸摔死的事件。

香港至少曾經合法發行執照給攤販,台灣又如何?

如果說,政府因為台灣樓房的屋頂為建數量太多最後決定就地合法化,承認某些屋頂違建存在的事實,那麼,為何不能訂定規則,讓攤販合法化。例如在都市建設時就預先設置攤販存在的空間,以租賃或免費方式提供人民使用。既然防止是不可能,為何不由政府出面管理理起來。

例如按照鄰里或社區,設置一定的區塊,開放一定數量的攤販位置/執照,供需要的人申請/租用。當政府願意出面管理攤販,容許合法的存在,自然可以對非法的開鍘,人民也較能心服口服。

攤販的髒和亂,都是可以透過規劃來防堵的。給攤販一個生存空間,其實也不難,許多攤販需要的就只是一兩坪的販售空間,只是一個停車位的大小。

讓攤販合法化的好處有很多,例如收稅,否則攤販賺的錢再多政府都課不到稅(如果攤販連罰單都不繳的話),那也不符合社會正義,畢竟攤販占用了社會資源以營生,納入管理,合理規劃,別讓原本能賺到的稅金蒸發。

流動攤販其實是一種生活智慧,允許流動攤販的存在對於社區維安其實也相當有幫助,例如古早時代小販們騎腳踏車或挑扁旦走進鄰里兜售豆花冷熱飲、燒肉粽烤香腸,可以聚攏人氣,夜間也有巡邏社區的功能。

考慮一下讓攤販有限度的合法化,會比現在假道學式的取締對社會國家人民有幫助。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