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事件簿

大方要做全套,小心扮凱不成反丟臉

By
on
2009-11-15

大方要做全套,小心扮凱不成反丟臉

文/zen

高級餐廳的小費文化

前一陣子,碰到一位好久不見的朋友小安。小安家境富裕,從小就和父母出入高級場所,深按箇中規矩。加上長得漂亮又懂打扮,追求者眾。

和小安一陣閒聊瞎扯間,她說前一陣子,有個追求她甚殷切的男生,在她生日前一天,請她上台北的高檔牛排館用餐,作為慶祝。對方盛情難怯,理由正當,不好推辭。

話說該牛排館相當有名,走的是美式作風,侍應生也會熱情的推薦餐點,鼓勵客人多消費,而且結帳時,會要求客人給小費。她也常去,算是熟客。

美國的餐廳由於侍應生沒有最低薪資保障,基本時薪又低,因此發展出小費文化,客人用完餐再結帳時,多半得留下消費金額的15%左右的小費,這筆小費就是服務生的主要收入來源。

餐桌上擺闊,千萬別擺一半

小安說,追求者為了表示自己的慷慨大方,要她千萬不要客氣,盡量點,往貴的點。小安不好意思點太多太貴(也怕吃不完,更怕讓對方破費),沒想到,追求者卻主動的找了侍應生來,硬是點了不少菜和酒水。

席間,追求者還三番五次要侍應生過來服務,對侍應生頤指氣使,要求多多。小安雖然於追求者對太侍應生的態度有些覺得不滿意,但想到這裡是高檔餐廳,也就沒再多想,反倒覺得此人還算貼心,又還蠻大方的,印象還算不錯,覺得下次或許可以再約會。

酒酣耳熱、杯盤狼藉之後,追求者叫來了侍應生,拿來帳單,確認了金額,簽寫了服務費之後,就開心的離坐去廁所解放了。

沒想到,被使喚了一整晚的侍應生,看到帳單上的小費之後,臉上原本專業的微笑突然閃過一絲陰霾,卻被小安發現了。小安知道這家餐廳的規矩,便客氣的把侍應生叫了過來,請他把帳單給自己看一下。這帳單不看還好,一看之下,讓小安覺得十分臉紅,追求者點了一大堆菜,又一整晚的要侍應生東忙西忙,結果小費只給了區區數十塊錢的零頭(也就是把不足整數的帳單金額給補了整數,而且還只是補到百位數),這要叫她以後來吃飯臉要往哪裡擺?小安無奈又覺得丟臉,隨即從自己的皮包裡拿出一份合宜的小費交給侍應生。

一臉開心、毫不知情的追求者從廁所出來後,小安便直說要離開。追求者以為是要去散步,趕緊護駕。小安則氣的一出餐廳門口,就撂下話說身體不舒服,自己回家,要對方不要送,以後也不要再約她出來吃飯。

真正的慷慨,流露於舉手投足之間

小安說,她不一定要吃很高檔很貴的餐廳,路邊攤她也很愛吃,氣氛又熱鬧。只是,作為客人的,應該入境隨俗,了解人家開門作生意的遊戲規矩。推說台灣沒有小費文化是不行的,而且,明明都點了那麼昂貴的菜不是嗎?為何在小費上卻是打手的小氣?她認為,要來高檔餐廳充胖子,那臉就請打腫一點,不要做戲做半套,讓她很丟臉,小氣又要裝凱的追求者,表裡不一,不要也罷!

《無名侍》的作者說,從一個人付小費的態度,就能看得出這個人的性格。大方慷慨的人,通常在給小費上也不會囉嗦,小氣的人則一定會斤斤計較,就算你服務再好也沒用。

像小安這樣會問侍應生自己的約會對象是否大方的人,其實不少,她們往往趁男伴離席的時候,招來侍應生,稍稍了解一下狀況。男性同胞們,千萬別以為餐館侍應生作的是低賤的服務工作就對人家頤指氣使還小氣巴拉,女伴可都是看在眼裡、放在心裡打分數的,只是嘴巴不說而已。

男人只會耍凱當然不好,一味吝嗇也不行,但最糟的恐怕要屬在看得到的地方炫耀莊凱,看不到的地方小氣本性盡露。真正慷慨大方的人,往往能從無意間的生活細節中窺知一二。對那些替自己服務的侍應生都小氣巴拉的男人,很難吸引女人的心,因為女人會想:「他連對侍應生都這麼吝嗇了?對我還會真的慷慨嗎?追到手之後會不會變得更吝嗇?」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