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創意考

文商雙全:一個好的文化首長該有的能力

By
on
2009-11-19

文商雙全:一個好的文化首長該有的能力

文/zen(本文寫於2009/11/6)

日前傳出聽奧主委盛治仁將接掌文建會主委,消息傳出,有人批評盛治仁並非文化人,和文化團體亦不熟,似乎在專業上有所欠缺。盛治仁自己也坦言文化並非強項,曾多次婉拒該職務,只是在馬英九總統堅持之下,決定接掌。

對於外界認為盛治仁不夠熟悉文化事務的缺點,並不難補強,畢竟盛治仁乃政治學者出身,在學院頗有一段時日,也曾擔任過基督教報刊的主筆,不能說全無文化方面的經驗。畢竟,就算是長期身在文化圈的文化人,也不可能窮通所有文化藝術領域。

外行人未必是缺點,管理學者就認為,外行人反而容易看見內行人看不見的問題,而且不用承擔內行人的倫理、人情、派系包袱,做起事情來反而可以更加大公無私。盛治仁的外行人身分,對於文化預算補助款該怎麼給,要給誰,也許反而能有別出心裁的創見也說不定。

一個好的文化首長,最重要的應該是能夠在位長久。文化的深耕、推廣需要長時間持續堅持。如果換總統或者換內閣就換文化部長,改朝換代就推翻前朝的所有文化政策重新來過,無法累積,恐怕才是文化藝術無法推廣的原因。

其次,好的文化首長應該是文商雙全的人才。懂得欣賞/鑑賞文化藝術也許不難,對文化藝術給出批評指教也不難,難的是經營文化藝術團體/組織,而且能從中獲利。光是會辦活動或分配補助款,雖然能讓文化藝術團體勉強存活,甚至能栽培出一兩個拔尖的世界級文藝團體,但卻無助台灣發展文化創意產業。辦活動或給補助式的文化政策是無法發展文化創意產業的。唯有懂得以商業語言/邏輯來談論、經營文化藝術工作,輔導文化藝術團體走出只能靠政府補助款過活的日子,最好能夠自給自足,甚至產生盈餘。

也就是說,一個國家的最高文化首長,除了關心高雅(精緻)藝術文化的保存與發展,同時也應該關心大眾流行文化的發展。畢竟,真要能夠成為獲利來源的文化藝術,大眾文化恐怕比高雅文化的機會來得大。好比說霹靂布袋戲,蛻變自傳統藝術,不斷改進,既保住藝術價值,又能走入市場,接觸尋常百姓家,不需政府補助,還能創造高額利潤。最近霹靂的拍片現場不是被火燒毀嗎?政府應該出手給予稅賦上的減免甚至重建上的奧援,畢竟霹靂是台灣的重要文化財。

我認為,新的文化首長除了要延續過往政策,一方面繼續爭取預算補助小眾的高雅藝術,推廣精緻文化;一方面也應該具備能從成功的文化藝術產業工作者身上看見台灣未來發展文化創意產業的道路,並且制定政策輔導其他有志於此的文化產業從業人員進入。獨厚高雅藝術與文藝推廣,輕忽文化的商品化與產業化,是文化部會被當作聊備一格的酬庸式職務,無法真正發揮影響力的原因。

想要發展文化創意產業,把文化當成好生意來經營,文化首長必須懂得商業運作邏輯,利用自己所擁有的行政資源優勢,輔導文化產業建立起得以自給自足/營利有餘的產業平台,將所相關領域的人才、企業全都串連起來,除了替其爭取補助,還有稅負補貼。文創產業喊了那麼多年,文建會歷任首長卻沒有一個人能替文化產業爭取到稅負或土地租金的補貼,以至於文化產業的房租稅負成本甚至比電子代工業來得高,這不是很荒謬嗎?

期待新的文化首長能從商業運作的角度來看待文化藝術事業的經營,不是個只會灑錢辦活動給補助的康樂股長。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