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社會觀察

亂倒廢棄物不是歷史共業,是特定企業的非法惡行

By
on
2009-11-25

亂倒廢棄物不是歷史共業,是特定企業的非法惡行

文/zen(本文寫於2009/11/12)

日前,高雄縣大寮鄉被某大學教授踢爆,有養鴨廠的土地被檢驗出含有超量的戴奧辛。該名教授指稱,自2006年以來他就追蹤該地區的土壤污然情形,且多次向環保署舉報,無奈都得不到正面回應,不見環保署出面調查。無奈之下,只好找媒體爆料。

新聞事件發生後,環保署的官員指稱受八八風災影響,導致該地區之土質監測進度落後,但已於日前驗出問題並且「屠殺」了九千多隻戴奧辛超標的鴨子。然而,環保署卻和業者異口同聲的說這裡的鴨子是第一次飼養,而且也還沒養成可販售之肉鴨就已經被發現並「銷毀」,其說法明顯與踢爆事件的教授與當地居民的說法不同,當地居民指稱該養鴨場至少有五年以上的歷史。

事件接下來的發展更加誇張,環保署廢棄物管理處處長何舜說,目前已經驗出有7處遭到污染,不過經濟部在今年4月才公告禁止使用爐渣用於農業用地填土,不排除還會有其它被污染場址日後會被發現。她強調「這是歷史共業」。

過去的台灣環保意識不發達,國家經濟政策又志力於發展製造業,工廠任意排放廢氣傾倒廢土,沒有人在乎,直到居住在廢土與廢氣排放付近的居民身體出現問題,加上國際上環保意識抬頭,才令國人發現環境保育以及工廠廢水廢氣廢土之安置的重要性。

問題是,設廠的是企業,同意設廠的是政府,賺錢的是企業,收稅的是政府,人民百姓就算不願意同意高污染的工廠設置在自家附近,許多時候也無力推反政府與大企業的計畫,被迫之下只能無奈接受(近來中科二期因為廢水排放問題遲遲提不出有力解決辦法,當地居民反對設置中科四期,民眾和政府/企業就槓上了,而且最後由政府和企業勝出,強行通過廢水排放沒有共識的計劃案,這也能稱為歷史共業嗎?)。民眾只是被迫接受,而且最後得承受惡果的往往是無權無勢的市井小民,這怎麼會是歷史共業?這是社會上特定財團/利益團體得利卻傷害廣大小老百姓生命財產安全的不肖企業/商人的惡行。

縱然不能追就既往,也該亡羊補牢,由政府編列預算或針對目前依然仍在開業之相關產業/企業課徵汙染稅,並且將此經費專案使用於土地整治。受汙染之土地若由民間所持有應該由政府補貼出面買下,劃歸為特區(類似國家公園的生態園區),不允許從事農林漁牧或製造生產等相關行為,積極投入生態重建才是,環保署簡單一句歷史共業,就想將責任分散到全社會身上,好把監督不全的行政疏失推卸得一乾二淨,未免也太取巧了。

人民百姓對於環境保護的無知乃情有可原,而且也直接深受其害的承受其惡果了,倒是賺飽了的政府和企業在這些問題上到底做了甚麼?是加派人手積極查緝整治,還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默許惡行繼續?我想從此次大寮鄉養鴨場戴奧辛含量超標事件中環保署的態度和反應,可見一般!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