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主基督

辦球員打假球,不管社會簽賭成瘋—職棒簽賭風波有感

By
on
2009-11-28

辦球員打假球,不管社會簽賭成瘋—職棒簽賭風波有感

文/zen(本文寫於2009/11/3)

最近一個星期以來,占據各家媒體版面的重大新聞,非職棒球員涉嫌拿錢打假球,被檢調單位大動作調查。

當媒體與檢調把問題焦點鎖定在受不了金錢/女性誘惑而接受不法份子招待,替人打假球的職棒球員身上,甚至發出強烈的道德譴責時,我總不免想,這些人不過只是代罪羔羊。

的確,身為職棒選手,該做的工作就是好好打球,拿錢作弊打假球之事絕對是錯誤且不可取的,也不該以職棒球員薪水太低作為拿錢的藉口(畢竟也有高薪明星球員涉案)。然而,當事件牽涉到黑道時,縱然有人能夠抱持高道德標準,被脅迫也不願意屈服,但人性的軟弱與貪婪,加上黑道在旁邊脅迫利誘,能夠堅持到底不屈服的,恐怕真只是少數。過去就曾經有職棒選手不願屈服而被教訓。

也就是說,如果把職棒簽賭的問題焦點全都放在這些拿錢打假球的球員身上,不去偵辦背後操控打假球的簽賭組織與黑道,似乎也太過簡化問題,而且最終恐怕無法真正解決問題,就好像過去檢調也曾四次大規模偵辦職棒打假球事件,但最後總是不了了之。

說穿了,職棒選手不過是任人擺布的棋子,背後操控這些選手的其實是龐大的金錢利益之流動,為了賺取這些金錢,握有黑暗權勢的人使盡各種辦法來威脅利誘球員替其賣命。而之所以有人要出重金收買球員打假球,是因為有人玩職棒簽賭,而且玩的人不少,涉及其中的利益龐大,某些人只想贏不想輸,於是想出這套「作弊」方法。

如果,人民不愛賭,賭風不要那麼泛濫,簽賭職棒的金額不是那麼龐大,就不會有人甘冒風險去綁球員打假球,就不會有球員被金錢誘惑去打假球。我不是說打假球是對的,也不是替打假球的球員找藉口開脫,而是想要請大家想想看,今天會發生這些問題,社會也要負很大的責任,然而,對於牽扯到複雜社會文化的部分,卻少有人去處理,大家都只跟著媒體起舞,去批判質疑不齒那些打假的球員。

只是,如果今天黑道找上門的換作是我,我是否有把握不會被威脅利誘?人的罪性與軟弱,黑暗權勢的手段…,在在都是將人拉往黑暗的巨大能量。今天我們不至於犯這樣的錯,不是我們道德水準比較高,只是我們比較幸運,沒有置身於那充滿誘惑與黑暗權勢的處境。否則,誰敢保證自己真的不會犯錯跌倒?就像耶穌對那些想拿石頭砸死行淫婦人的圍觀者所說的,「你們誰沒有犯過錯就可以拿石頭砸她?」當我們要開口批判、指責犯錯的打假球球員之前,是否更應該想想,耶穌的愛與寬恕,以禱告代替道德指責?

球員打假球的道德錯誤我們應該要批判,要檢討,但打假球背後所涉及的複雜簽賭交易,乃至社會上簽賭風氣之盛行,也是我們應該要認真面對的問題。政府帶頭做莊,又是開辦樂透又通過博弈條款,只准州官放火不准百姓點燈的一國兩制/雙重標準,難怪無法遏止橫行台灣社會的簽賭風氣。或許檢調只能處理球員打假球,但政府若漠視簽賭風氣盛行的社會結構成因,那就是把問題的責任全都推給球員,是讓球員當扭曲的社會風氣下的代罪羔羊,這樣的作為是更不被允許,更應該被嚴正面對且檢討改進的。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