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與學習

教育品質與學校多寡無關

By
on
2009-12-01

教育品質與學校多寡無關

文/zen(本文寫於2009/11/20)

成大校長賴明詔在成大舉行的「國立成功大學校長諮議委員會議」中以「自主、治理及職責:台灣高等教育的挑戰」為題發表演說,認為台灣高等教育品質低落的問題在於大學過多,教育部經費越來越少,解決高等教育困境的辦法是將大學分級分流(他以加州大學分四級為例)。

在台灣談高等教育問題的人,經常以大學過多做為問題焦點,言下之意,指的是因為市場供給過多,但是符合標準的人才卻不足,導致濫竽充數。

然而,供給過多真的是高等教育水準低落的原因嗎?

認同菁英教育的拔尖心態,不相信每個人都能一樣好,恐怕才是問題所在。

過去的台灣,大學少,為了擠進大學窄門,許多孩子從小就開始努力讀書,而不會讀書的,學校也早早就將之放棄,編入後段班/放牛班,放牛吃草。這些被正式學校教育過早放棄(只因為智育成績跟不上)的孩子,幸運一點的進入技職體系學得一技之長,成為藍領勞動階級,運氣差一點的被黑道吸收,變成流氓或幫派份子,成為社會問題。

菁英教育的心態其實很可議,只想得天下英才而教之,好像成大校長認為,頂尖學校如台大成大其實一直很好,有問題的是後段班的大學。

問題是,今天造成後段班大學氾濫或者學生素質變差的,並不是學生供給過剩,而是我們的教育體制依舊抱持菁英心態,依舊有一套拔尖的篩選原則,依舊無情的想刷掉那些某些課程跟不上的孩子,教育方式的錯誤,讓學生有了程度好壞之分,而非幫助學生認清彼此的能力不同。以成績好壞來分類,讓成績好的學生上好大學,成績爛的學生進後段班大學,於是,後段班大學成了專產品質差的大學生。

供給過剩的確是問題,特別是少子化趨勢日益明顯,能夠就學的學生人數少於學校所能開出的人數。但是,問題也就只是這樣了。後段班學校的學生素質太差,不能把問題歸因於大學過多,真正的問題是我們的教育體制失敗,唯有讀書(智育成績)高的拔尖菁英心態依舊領導著教育體制,我們依舊無法建立起不讓一人落後的教育態度/制度(例如芬蘭),我們依舊以分數好壞來分類/評鑑學生,我們把教育資源大筆大筆的分配給都市裡的少數學生,我們的教育制度過早的放棄了大多數偏遠地區的孩子與智育成績暫時趕不上的孩子(又不給予幫助),是教育制度先把孩子按成績好壞分類了之後,卻又讓孩子們全都上大學(因為廣開高等教育之門),這才是真正造成後段班大學程度差的原因。

成大校長的說法暗示,我們的基礎教育的教學方法是沒有錯的,淘汰/剔除成績差(無論原因為何)的孩子是正確的,不該讓成度不好的孩子上大學是天經地義的,卻沒認真想過更為根本的問題,如果基礎教育制度成功,如果我們的國民教育像芬蘭那樣不讓一人落後,讓全部的孩子都成為贏家,進大學還會有程度差的問題嗎?

今天大學教育品質的問題,不在於台灣選擇了普及化大學教育而不走精英教育(走菁英教育限制大學數量,只是透過供需管制讓進大學的學生的素質漂亮而已,只是把程度差的孩子再一次丟棄,忽略不管而已),而是明明高等教育要走普及化,但卻在基礎教育搞菁英化,搞篩選/淘汰,結果又讓所有的人都進入名為「大學」的高等教育體系(而非像過去的四技五專二技等其他大專),結果搞得那些頂尖學校的教授校長們不願自己的「大學」之名被玷汙,於是屢屢出來批判高等教育的品質問題。

如果教育品質和學校數量有關的話,那國小一定是教學品質最差的地方,因為國小最多,學生最多。大學生素質不佳的問題,也許更應該追究的是國民基礎教育唯智育是尚的拔尖心態,而非供需失衡讓爛蘋果進大學拉低了大學素質。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