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與生活

人心對於貧富不均的焦慮

By
on
2009-12-30

人心對於貧富不均的焦慮

文/zen(本文寫於2009/12/17)

日前,《天下雜誌》發表2010年國情調查,發現有93%的國人最擔心的,是台灣的貧富差距逐漸擴大。

擔心貧富差距擴大,不等於貧富差距已經擴大道無可挽救的地步,只能說現今台灣各種經貿現象讓人對未來感到憂慮。

有輿論認為,台灣貧富差距擴大,是因為政府不斷釋放利多給富人,像是調降遺產稅、營業稅等,加上房價與各種生活成本不斷飆高所導致。

的確,富人減稅造成資本累積的不平等情況日益嚴重。試想,遺產稅大幅減少之後,富人可以輕鬆的將財富轉移給下一代,替下一代準備優渥的生活,的確比一輩子都揹著房貸與各種債務的普羅階級生活來得優渥。

不過,貧富差距真正擴大的原因,並不光只是富人越富(那是統計意義上的貧富差距),而是中產階級的沒落與社會弱勢的赤貧化所導致。

近年來台灣產業西進與外移,連帶將許多藍領與白領工作外移,產業外移後,卻又無法創造出足以消化剩餘人口的替代產業。於是,既有的白領與藍領階級只好前往大陸工作,新的白領階級也只能前往大陸找工作(藍領工作則大幅萎縮,剩下的也多半交給外籍移工),再不然就只好成為非典型勞力(兼差、排班、派遣、約聘,因為新興產業所需的勞動力皆為此類),勞動項目和過往白領階級一樣,但所得福利卻遠不如過去的白領中產階級。也就是說,原本的白領出走台灣,新一代的白領則有項下沉淪的態勢。

至於原本的中下階層與社會弱勢,直接面臨外籍移工與向下沉淪的白領中產的幾壓,經濟情況更加惡化,只能仰賴政府的社會福利資源,勉強維生。

也就是說,富人階級以全球為半徑大規模的開疆闢土,賺取財富的時候,政府不向課徵稅收以照顧其餘階級民眾,反而提出各項減稅優惠幫助富人累積財富,而社會新興就業勞動市場條件則不斷剝削白領中產與中下階級貧民,原本壯大厚實的白領中產階級逐漸消失了(這一塊原本是維持均富的重要社會類屬),向下沉淪了,沒有中產階級支撐的社會,貧富日益兩極分化。日本就是最明顯的態勢,富者進出全球市場,貧者淪為打零工賺取勉強維持溫飽之收入,再沒有所謂的白領中產階級。

再加上媒體成天追逐社會名流,報導上流社會的奢華生活,看著電視上的富豪名流一擲千金,再想想自己工作一輩子都賺不到一棟房子,富豪生活價值內化人心(以富豪生活做為評估人生成敗的基準),相對剝奪感作祟,貧富差距擴大的感受自然越來越強烈。

景氣不好的時候,人心容易仇富,把富人的成功全都當成骯髒下流的代名詞,把富人視為仇人,代罪羔羊,雖然可以發洩心中不滿,但對解決問題卻沒有實質幫助。富人日富只是造成所得/貧富不均的原因之一,並非全部。

想要解決貧富不均的問題,除了向富人開刀之外,再創一個厚實的中產階級就業勞動市場(不一定要是過往傳統的辦公室白領,也許可以是文創/知識階級),把中產階級找回來,讓中產階級的生活型態(而非富豪生活)成為社會主流價值,再強化保護社會弱勢的社會安全網,讓幼有所養、老有所終,貧病有人照顧,生活不虞匱乏而人心不一心向錢看,貧富不均的相對剝奪感被排除之後,人心也不至於像眼下如此不安。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