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主基督

厚植教會文字基礎建設

By
on
2010-01-19

厚植教會文字基礎建設

文/ZEN(本文刊登於2009/11/29香港基督教週報)

書名:與文字共舞

作者:黃銀成

出版社:橄欖

基督教信仰,一直以來,都是一個重視文字的信仰,從聖經的編輯與翻譯的考究和嚴謹,到歷代聖徒撰寫的釋經、神學、靈修、教牧作品不計其數,歐美國家每年無數教會出版品登上暢銷排行榜…,基督教是有厚實的文字事功傳統的。

基督信仰傳入中國以來,也一直很重視文字工作,像是1807年到中國的馬里遜,在抵達廣州的第三年就展開小規模的聖經翻譯工作。1815年,馬里遜和同事威廉米怜一同建立了第一個基督教差會的印刷廠(還比中國人自行建立的第一座西氏印刷廠還早了15年)。

來華宣教的美國傳教士馬卡雷布朗認為,「單純的傳教工作,是不會有多大進展的,因為傳教士在各方面都受到無知官吏的阻擾。」學校教育可能消滅這種無知,然而在短時間內,在中國這樣廣大而人口眾多的國家,少數的基督教學校成效有限,除非辦報搞出版,不但能傳播福音,還可以帶來現代科學和哲學。

1842年鴉片戰爭結束,中國必須向西方列強打開門戶,西方教會開始大舉差派宣教士前來中國傳教,同時也帶來了印刷和出版設備,以及所欲出版的出版品。每個差會所派來台的宣教士中,都會任命一到兩名傳教士負責文字工作。可見差會對華文基督教出版的看重。

當時的華文基督教出版品,以中文翻譯的聖經與聖經注釋,靈修讀物,詩歌本、傳教小冊子,具教育性質的世俗出版品(掃盲讀物)。到了1907年,已有21所基督教差會的印刷廠。當年的出版工作不若今天,印刷廠同時肩負出版工作,統包印刷、編輯與發行工作。不過,1912年之後,差會所屬的印刷廠數量急速減少,因為中國民間印刷廠崛起,取代了西方差會自行經營的印刷廠,宣教士們開始將出版品交給中國人興辦的印刷廠,自己則專心於福音事功方面的出版工作。

截至1938年,全中國共有七十家基督教出版發行機構(絕大多數在上海),還有一百三十餘家基督教書房、圖書館。僅1912年到1949年之間,基督教在華出版機構便推出了大約三千種圖書,2700種小冊子,260種期刊,絕大多數是翻譯作品,中國基督徒所撰寫之比例較低,圖書約25%,小冊子40%。

以1949年的中國約70萬基督(新)徒人口來看待上述出版成果(328萬天主教人口),足見早期基督教對於華文文字出版工作的看重(台灣的基督徒,就僅有的1941年的統計來看,共74670人,僅佔全島6249468人的1.2%)。

可惜的是,當初宣教士寄望出版品所能展現的效果,並沒有出來。出版品雖多,但卻沒有風行全國的特出作品。主要原因,除了當時中國人仍然不認識基督教之外,中國文盲仍多,出版品性質未必適合當時中國風土等等(本土作者與適合當時中國可讀作品太少),都是原因。

此外,基督教出版機構雖多,出版總量驚人,但卻缺乏整合,像盤散沙,只是把書印出來,鋪出去,至於鋪到哪裡,能不能賣,似乎缺乏後續追蹤,以至於無法取得市場影響力。發行工作,是基督教出版人最薄弱的環節,每個出版單位都自行建立發行管道(重複建立造成資源浪費,甚至不必要的競爭),而且始終無法透過整合性合作來補強。

由於無法在市場取得銷售佳績,因而基督教出版社長年處於虧損狀態,仰賴差會捐款與當地贊助來弭補。由於經費來源受制於差會,因而在出版品的種類選擇,還有出版組織的人士與經營主導上,多由西方差會說了算。

此後,華語基督教界雖然繼續投入文字工作,但因為出版事業的積弱不振,加上中國的福音路線似乎逐漸偏向口傳福音的戴德森,而非文字福音的李提摩太,教會出版逐漸淪為教會牧養與口傳福音的輔佐,只有短暫時間能自身所處的華人社會之思想對話,教外人士對於基督教文字出版品的興趣不大,甚至是根本忽視。

教會出版無法開花結果,與其說是教會界不重視,或者將原因歸咎於銷數不好,不如說是不知道該如何重視,不知該如何有系統的培育文字工作人才,引導弟兄姊妹進入文字事奉領域。

雖然大家都認為文字工作對於福音鬆土工作很重要(特別是大量仰賴文字傳播資訊的網路世代的形成),也有許多教會出版社堅持在文字工作上努力,但是,對於培養華與基督教界文字工作所需的人才的系統性方法,卻是長期空懸的。

能夠大談文字工作的效用與培育文字工作人才的,都是已經對文字工作有一定的理解和愛好的基督徒,切入的方法也都是較為進階(至少是擔任過出版社編輯的程度)且偏向出版品領域。對於更基層也更日常的教會事功與文字工作的配搭的教導,的確相當少見,直到竹南盛教會傳到黃銀成這本小書《與文字共舞》的問世,才補了這個長年以來的缺乏,讓人真正看見確實從日常教會生活扎根文字工作之有計畫有系統培訓文字工作人才的做法。

黃銀成的《與文字共舞》,以簡略的篇幅探討文字事功的異象(教會為何需要文字事工),成為教會文字工作者所需具備的七點特質(養成寫作習慣,中文打字習慣,精確使用字彙的習慣,蒐集資料的習慣,閱讀的習慣,體驗不同生活的習慣,以文字和人互動的習慣),其它的篇幅都是以自身的文字工作經驗出發,鉅細靡遺的從零開始,介紹關於編輯、採訪、寫作的基本執行訣竅(例如編輯流程的安排,教會刊物版面的設計,邀稿,審稿,改稿等工作),希望透過文字編輯能力的傳授,提升教會周報、社區報、教會網站的編輯與製作能力(定位周報內容,設定讀者,規畫版面,思考稿件來源,誰來負責編輯工作,安排工作進度)…

黃銀成的沒有任何預設,完全從零開始教起的《與文字共舞》,不空想培育暢銷作家好讓福音透過文字工作廣傳,而是從教會日常生活中的運作所需的文字服侍入手,希望培育厚實的教會文字工作同工,先讓對文字工作有興趣的弟兄姊妹從教會周報、社區報、教會網站的編輯製作入手,在教會日常工作所需的文字服侍上鍛鍊能力,預備心,再逐步拓展到教會的報刊媒體網站,乃至一般的媒體報刊與網站,真正落實以文字和社會對話,傳播福音。

《與文字共舞》雖然是一本傳遞文字工作技巧的實用小冊子,但卻包含了最多最基礎的教會文字工作的需求,這樣一冊小書,花不了多少錢,卻能讓教會報、會內刊物與網站上更豐富而吸引人,且懂得如何引導對文字工作有負擔的弟兄姊妹投入文字事奉,是本值得推薦的好書(當然,本身已經有文字編輯能力或從事出版業的基督徒可能覺得此書較淺,但試試看以此書作為引導教會弟兄姊妹建立文字工作的入門,應該會有意想不到的收穫才是)。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