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主基督

大師論上帝:佛洛伊德提問,魯益師回答

By
on
2010-03-09

大師論上帝佛洛伊德提問,魯益師回答

文/zen

書名:兩種上帝—佛洛伊德的問題,魯益師的回答

作者:Dr. Armand M. Nicholi, Jr.

譯者:盧筱芸

出版社:校園

不能無視的佛洛伊德及其人性研究

無論是夢的解析,還是人類性格發展階段的建構(肛門期、口腔期、性器期),本我、自我、超我三論,壓抑、投射、精神官能症、潛意識、性欲等觀念的提出,佛洛伊得的研究大大拓展了人們對於心理意識的理解。

無論你是否同意佛洛伊德的觀點,都必須承認他對人類意識的探索有其卓越的貢獻,雖然,佛洛伊德的理論日後不斷招來後世學者的批判與修正。

但是,在佛洛伊德之後,但凡有人想要討論人性心理意識這個問題,無論是心理學、社會學、政治學、文學批評,乃至醫學歷史、教育、法律…,只要是與人有關的問題,全都無法避開佛洛伊德不談。就算是反對佛洛伊德的人,也必須直面其理論,給出令人信服的說法,才能放行。

以科學實證主義探問上帝的存在

佛洛伊德雖然是猶太人,卻不信屬靈的世界觀,只相信科學(實證主義)的世界觀,並且認為,唯有透過實驗證實的知識才是可信的,其他建基在玄學思考,無法以科學實驗證明知識則無法接受。

只是,像佛洛伊德這樣一個致力於開展人性與心理意識的大理論的學者,還是猶太人,且成長於一神論的基督教社會,就算自己不信上帝的存在,仍然必須面對「上帝存在與否」的問題,而且給出一套符合期理論邏輯的陳述。佛洛伊德知道,上帝的存在與否是人類最重要的問題,自己不能逃避。

上帝不過是人渴望完美的投射

佛洛伊德認為人生是沒有意義而痛苦的,世上充斥許多讓人痛苦的事情,而人是渴望快樂但本質上卻是不快樂的,唯一能帶給人類快樂得只有肉體的歡愉,但是人類為了維繫社會運作又不能無止盡地放縱人類的歡愉,於是出線的道德與法律來約束人的本能,但卻同時約束了人的快樂,而愛不過是性欲的昇華。

在《摩西與一神教》中,佛洛伊德提出他對上帝的看法。他認為上帝是不存在的,上帝只是現實生活中不完美的人對於理想中的完美人類的投射,是一種渴望或得父母庇護卻不可得後的結果,宗教信仰一點都不真實只是幻象,人們渴望透過發明上帝和宗教來解決現世的問題但卻是一場空。

佛洛伊德不信上帝的存在,而且以悲觀的角度看待人類的存在,認為人類的存在是苦而沒有意義的,人死了就死了,死後沒有生命,活著也難以盡如己意的追求快樂,因為道德規範給約束。

魯益師說……

對於佛洛伊德的上帝論,Dr. Armand M. Nicholi, Jr.認為,英國文豪魯益師關於信仰與上帝的作品中的立論,正好能夠逐一回覆佛洛伊德對上帝的存在的追問,給出清楚明白又令人信服的解答。

Nicholi設法保持客觀中立,讓雙方的觀點自行說話,先援引佛洛伊德對於某個上帝問題的觀點,再以簡要的解釋佛洛伊德的看法,接著再導入魯益師在同樣的問題上的看法,再給與簡要的解釋。Nicholi只針對問題找尋答案,不站特定立場先有結論再找對自己有利的證據。

在《兩種上帝中》,Nicholi比較了佛洛伊德與魯益師對上帝、上帝存在的看法,探討有上帝的人和沒有上帝的人在道德、快樂、性、愛、苦難、死亡等生命重大問題前所提出的見解。

Nicholi發現魯益師對上帝的存在的說明,彷彿是對佛洛伊德的上帝投射論的反駁。魯益師認為正是因為上帝存在,人是上帝所造的,且在犯罪已先曾經品嘗過那樂園的完美,才會渴望再回到那份完美的狀態,人對於完美與上帝的追尋,人對永恆的執著,是因為有過美好經驗的原故。

至於快樂,魯益師認為人原本是可以快樂而且神也希望人快樂,人之所以不快樂是因為自己濫用自由意志,做了錯誤的選擇的緣故。道德不是人所發明的,是神在創世之初就放在人的心理。性是神看為美好之事,只是人犯罪墮落之後讓性被汙穢了。愛則壓根不是甚麼性的昇華,而是神最美好的禮物,愛的實踐靠的是一心為他人著想的堅決意志。苦難是幫助人達至老練品格必經的過程,是上帝的祝福。死亡則是一種生命形式的轉化,我們最終都要回到父那裡去,品嘗與神的美好團契。

此外,Nicholi讓佛洛伊德與魯益師針對單一主題個字介紹完兩造的理論學說之後,緊在接著比較該主題在兩人的生命史中的影響(見證),像佛洛伊德與魯益師在婚姻、愛情、友情、喪失親人、承受挫折(苦難)等重大人生經歷方面的談話記錄,試圖找出兩人各自遵守所信仰之事而活的過程中,兩人所活出的生命光景。

Nicholi驚訝地發現,佛洛伊德的人生活得糟透了,當兩個人各自遵循其所信仰的世界觀而活時,佛洛伊德明顯活得不好(憂鬱、頹喪、暴戾、不善與人交、對死亡與病痛充滿恐懼),魯益師則明顯活得平安喜樂,總能靠著支取來自上帝的力量來度過苦難。此外,Nicholi還發現有幾次佛洛伊德都差一點因為生命中的苦難難受想乾脆接受了上帝的存在,但卻都因為堅信自己的理論而在最後一刻放棄。

魯益師和佛洛伊德代表的,其實是有信仰者與吳信仰者的人生態度,《兩種上帝中》告訴我們的除了有神論和無神論者的學說之外,更提供了信奉有神和無神兩種人的生命故事,讓我們從實際生活見證中去看看是屬神還是屬世的世界觀,對人生來得有幫助。

Nicholi還有一個最寶貴的教訓是,別只聽信那些無神論者把上帝數落得一無是處,把自己所信奉的吹捧的頭頭是道,還要觀察其實計生活,從他怎麼活(而不光是怎麼講)來判斷到底要不要接受這份世界觀/信仰,畢竟,說一套說一套的人實在太多了,無神論者很可能對外大力宣揚自己不信上帝,但遭遇苦難時卻大聲呼喊上帝,求神幫助,這樣的人傳的無神論的道能信嗎(同樣的提醒:說自己信有上帝但卻過著好像無神論的生活,同樣是無法讓人信服,接納其所傳的上帝)?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