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社會觀察 教育與學習

零體罰像不合時宜的假道學,合議制體罰或許是好辦法

By
on
2010-04-05

 

(本文寫於2010/4/2,誠如廢死需要緩步推動,考慮社會情況,廢除體罰難道就不需要嗎?可以無視台灣教育現場的需求而以一紙公文就廢除嗎?雖然我也贊成廢除體罰,但應該循序漸進地推動,畢竟新的師生互動與管教方式需要花時間去培養,而過渡期如果要體罰,最好應該是由第三方來處理,不應該把管教權過分授予任課教師,這是體制默許悲劇發生.)

日前爆發台北某國小教師連呼小二學生九巴掌事件,不禁讓人對思考教師是否有權,如果有,又該如何對學生進行體罰的問題?

支持體罰者認為,現在的小孩有的實在太頑劣,不體罰實在不知道怎麼管教?

反對者認為,體罰就是一種暴力,而且是建立在老師/大人的權威之上的暴力,是對學生的身體自主權的侵犯,一點體罰都不該有。

我相信,支持與反對體罰者都有,至於體罰的存廢與否,我認為是可以討論的,然而,目前對於體罰的討論,多半有一個盲點,那就是根據過去教育現場施行體罰的方式作為體罰存在的唯一方式,以此作為討論基礎來討論體罰的存廢。

過去的教育現場的體罰方式的確不當,但不代表體罰這件事情本身就不對或不可行,或許該被討論的不是體罰的存續與否,而是如果有家長支持也願意授權老師對自己的孩子進行體罰時,學校能否有一套正確的體罰程序,既可以讓孩子透過體罰而學習到自己的錯誤,不傷及學生自尊,又能免去體罰中摻雜著私刑與教師個人主觀判斷的盲點?

我認為是可行的!

對於某些教育團體推動零體罰,我認為其理念非常好,但現階段台灣教育現場由於個別教師之素質與學生家長之要求…,有相當一部分的人是願意接受某種程度的體罰,也就是說,體罰在某種條件限制下是可以存在的。

畢竟小孩就是不懂就才要教,而某些來自特殊環境的孩子可能必須透過適度的體罰才能達到教育的效果。體罰並非一無是處,比較大的問題應該是體罰的執行沒有一套標準審核作業程序,放任老師按照其個人主觀進行體罰,更讓少部分孩子因為某些不適任教室或教師個人情緒失控時過度體罰造成悲劇。

我以為,過去台灣教育現場的體罰的最大問題,就是毫無約束,全憑教師主觀判斷,這個老師認為那樣要體罰另一個老師卻覺得不用,裁量權全都在老師身上,講難聽點,碰到不適任教師,體罰根本成了變相的私刑。把體罰學生的權利授予個別教師,卻忽略了並非每一個老師隨時隨地都能做出理性客觀的判斷,是教育單位失職,不願對老師進行監督。

縱然過去的台灣允許體罰存在,也不可以隨便地授權給單一教師,更不可以在學生出問題的當下進行體罰。

我以為,與其齊頭式平等的廢除體罰,不如讓體罰在嚴格的規範底下被公正的執行。

舉例來說,學生入學時應由學校統一對家長進行問卷調查,了解家長接受體罰的程度。由教育部與學校出面,規範學生出現甚麼樣的重大偏差行為實可以執行體罰,幾年級的學生可以進行哪種程度的體罰(畢竟小一生和國三學生不可能一體適用同一種體罰,就算一體適用的效果也絕對不同)。

其次,體罰必須採合議制,也就是當老師覺得有需要對某一位學生進行體罰時,應該找來學生家長其他老師與校長,開個體罰會議,針對學生的犯行進行討論,最後共同決議是否進行體罰(當然,前提是學生家長同意自己的孩子接受體罰)。體罰不該由個別老師私下執行,應該由校方老師與家長共同協議且同意之後,選擇一個適合的場地與時間來執行(也許學校應該有體罰執行室)。

或許有人會覺得太麻煩,但體罰是一種合法的暴力行為,如果被允許執行,原本就應該審慎評估,豈可太過隨便?

此外,面對越來越難管教的學生,老師應該被要求增加心理輔導方面專業,了解現代學童的心理狀態與可能出現的偏差行為。學校也應該擴編輔導室,引入學校社工,讓一些專門處理學生情緒,定期安排老師接受情緒/壓力測驗,了解老師承受的教學與班級管理壓力,找出需接受輔導或不適任之教師,安排接受專業輔導或者轉任專任教師(好像當警察因為執法而開槍之後,都得交付專業心理諮商評估其精神創傷)。

老師從事的是學生的社會化工作,難免碰到和來自不同階級家庭與價值觀的學生,又必須長時間和學生相處,其實是一種相當繁重的情緒性勞動,教育單位應該針對老師的情緒/壓力管理設計相關的配套措施,疏導老師的情緒壓力/疲勞。

透過程序管理適當的授權教師對學生進行體罰,在管教上並非全然是負面的,體罰應該防堵的是對學生尊嚴的傷害又無法透過體罰達成糾正學生偏差行為,而不是一味地推動零體罰,如果零體罰的結果是讓老師變相以言語暴力羞辱學生,恐怕學生受到的傷害會比體罰還要持久且難以抹滅。

大人們應該好好坐下來商討出一套足以遏止偏差行為又不傷還學生自尊的體罰執行標準作業流程,而不是出了問題時把責任推給個別老師或學生,那對這些當事人來說都是永久性的傷害,是雙輸的悲慘結局。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