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主基督 逆社會觀察

小心民粹主義綁架理性思考,操弄悲憤情緒

By
on
2010-04-25

最近一陣子以來,廢死與反廢死鬧得沸沸揚揚。

就法律的層次,死刑的存廢可以訴諸公共討論,支持者與反對者都能各抒己見,把話說得清楚明白。

遺憾的是,近來台灣的廢死議題卻不是走上理性辯論,我看見有心人仗勢自己的社會影響力,針對能夠挑起群眾情緒的部分,選擇性的發言批判/攻擊廢死,加上部分媒體推波助瀾,整個社會突然之間被撕裂成兩個群體,支持廢死與反對廢死。

這兩群人彷彿仇敵,非要致對方於死地,只要在媒體上看到另外一方的意見,就氣得破口大罵,網路上充斥著不可思議的情緒性言論,不知情的人還以為是兩個世仇的國家在開罵。

甚至不惜抬出能夠吸引社會輿論同情/悲憤的被害人家屬,強烈要求處死犯罪人,由於發動議題者早已經做了民粹設定,將相反意見者妖魔化,以致於當任何相反意見見諸媒體時,只會更加強化自己的公義意識,甚至認為對方是在逼迫自己,以致於任何討論空間都不存在,要不就是支持我的論點要不就是迫害我。

事情發展至此,其實探討廢死或反廢死已經沒有意義,那不過是藉由一種議題來挑起社會對立與仇恨情緒,將反對我的人妖魔化,視為仇敵,物除之而後快(至少在言語上)。廢死議題,早已經被有心人士綁架,作為爭取其特定利益的籌碼,群眾的憤怒被巧妙的轉化為民粹主義,到處都是消滅「他們」的言論。

許多對廢死議題發表反對言論的朋友,根本不在乎也沒有想去了解廢死團體至今以來所做的各種努力,了解原來中華民國的法律其實曾經有過很多的不合理的司法審判以及不合理的死刑(例如政治犯),了解廢死團體其實也做了很多努力在保護/補償被害人家屬的事務的推動上…,反廢死者只抓住一個點,那就是殺人償命,犯錯者必須付出生命來償還,以了卻被害人家屬的悲憤,其他的全都不在乎,選擇性地遺忘了。

我對於情勢這樣的發展感到害怕,到處都是人的罪行的擴張、蔓延,彷彿只要打著「正義」的旗號,就可以愛說甚麼就說甚麼,愛做甚麼就做甚麼。再深入一層去想,反廢死支持者之所以群情激憤,非得要處決那些死刑定讞的罪犯,其實和近來台灣社會陷入一種「沒有異象」、沒有希望、沒有未來,貧富差距不斷擴大,社會的不公平不正義情況四處蔓延無法解決(例如高房價、高失業率),苦悶的心情無法發洩,以至於當有一個議題是「支持」他絕對能夠滿足其內心的正義感,還能緩解內心對未來的不安與徬徨時,隨即一呼百諾,風起雲湧。

反對廢死與支持槍決死刑定讞的背後,反映了一股更強烈的苦悶而無法找到出口的社會氛圍需要被面對。

沒有異象,民就放肆,民粹主義在死刑議題的推動下被深化了(原有的統獨對立的民粹情緒都還沒有化解),弟兄姊妹真的要迫切的為台灣社會守望禱告,盼望聖靈能賜下智慧,破壞掉操弄民粹主義者的詭計,同時也幫助更多人走出彼此對立、仇恨的民粹主義悲憤情緒,以理智、對話的態度面對重要的公共議題,面對那些排山倒海而來要求我們贊成其立場的言論,看清這些論點的背後是否藏著誘惑我們陷入紛爭與自以為義的陰謀詭計,不要被同仇敵愾的悲憤情緒左右判斷。

在混亂的時代,我們更需要屬天的智慧,願神幫助我們!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