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地想出版

陳樹菊與教科書

By
on
2010-05-23

陳樹菊與教科書

文/zen(本文寫於2010/5/13)

教育部有意將陳樹菊女士的故事寫入國中小學的教材之中,作為品格教育的一環,的確是令人欣慰的事情。

不過,聽聞此消息,雖有部分教科書廠商表示,原本就考慮要將陳樹菊女士的故事編入教科書中,卻也有部分教科書廠商對於教育部直接下行政指導棋感到不以為然。

其實,像陳樹菊女士這類感動人心又能激勵人向善的好人好事,的確值得透過文字出版傳播出去,讓更多人能夠了解,起而效法,帶動一股社會善良風氣。

不過,教育部是否需要大動作的指示教科書廠商編寫教材?我認為大可不必。

以日前才奪下法國世界麵包大賽冠軍吳寶春師傅為例,早在吳寶春師傅贏得冠軍之前,就有出版社幫寶春師傅出書,紀錄其一路走來的點點滴滴,書籍推出後,感動社會各界,銷售成績也頗為亮眼。類似由民間出版社自行尋找值得出版的感動故事,每年總有好一些能夠成出現在暢銷排行榜,顯見我們的社會對此類閱讀有深刻的需要。

當陳樹菊女士的故事在媒體發酵時,我也曾經想過,陳女士的事蹟,非常適合出書(現階段拍電影是太扯的構想)。好比說找來插畫家,將陳樹菊女士的故事畫下來,再加些畫龍點睛的文字,就是一本學前教育最好的教材(童書)。再不然,也可以做成類似《佐賀的超級阿嬤》、《一碗清湯蕎麥麵的故事》般形式的勵志書,透過文字出版的力量,感動人心。光是編寫成教科書,只有學生能讀不說,還可能為了符合文字格式等需求而將故事給扁平化,那就太可惜了。

最好還是由民間出版業者來做。

如果說教育部或相關政府單位(如管理出版業務的新聞局、國立編譯館) 非得出手干預的話,那麼,與其在陳樹菊女士的單一個案上下指導棋,要求教科書廠商將陳女士的故事編入教材,還不如將思考的格局眼光放遠一點,以陳樹菊女士的故事作為例子,建立起一個補助編撰/出版類似能夠啟發國人品格教育的好書。

舉例來說,由政府單位每年編列一筆預算,好像國立編譯館的學術原典翻譯補助計畫,或由政府公布值得撰寫成書的名單(像是每年的好人好事代表、孝行獎、優良教師等等),由民間出版社來競標接案出版,或由民間自行提案,再向相關單位申請補助款(政府部門最好不要自己做,政府出版品在編製預算、發行與帳務管理問題上太過麻煩,使得多數書店與經銷商都不願意經手政府出版品)。

若出版後引起市場好評,帶動社會善良風氣之發展,教科書廠商則可斟酌情況向這些出版社購買文章轉載使用權。

建立一個能夠讓好人好事的故事被社會看見,且產生傳遞正面影響力的出版模式,是比較妥切的做法。

甚至引起市場好評時,還能賣出電視電影等衍伸性商品,成為文化創意產業的火車頭,好像日本諧星島田洋七所寫的《佐賀的超級阿嬤》系列,不但風迷日本,還拍了電影,且圖書電影版權行銷世界各國,不但將阿嬤的生活智慧傳遞出去,也替文化產業賺進大把鈔票。由政府建立一套補助出版的機制,而非針對特定個案下指導棋,可以避開濫用特權的批判,可以發揚好人好事,帶動善良社會風氣,還能帶動文創、出版發展,一舉多得,何樂而不為?

如果教育部還是要強行下指導棋要求出版社將陳樹菊女士的故事編入教科書,不要隨便找個寫手整理報章雜誌上的報導就寫成文章,放在教科書中,最好統一找一個人去採訪,做成文字稿,交由各出版社去編寫文章,而且,請記得一定要支付陳樹菊女士版稅,不要拿了故事就跑(雖然善良的陳樹菊女士可能完全不會在意),讓陳女士可以將自己的故事再轉化成行善的資源,而不只是被消費。

如果說,陳樹菊女士成名之後,被消費已經是無法避免的事實,那麼,我們應該思考的,不是拒絕消費陳樹菊女士,而是怎麼消費的健康且又有幫助,更不會反客為主的搶了陳樹菊女士的風采。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