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社會觀察

野生梅花鹿得有主才能活嗎?

By
on
2010-06-20

野生梅花鹿得有主才能活嗎?

文/zen(本文寫於2010/6/11,國家遂行合法暴力的方法,就是造冊列管,統計計算.不可分類者一律視為不潔而屠殺之.)

日前台東外海發現一頭落海梅花鹿,經釣客與海巡署通力合作後,順利獲救。沒想到,動植物防疫檢驗局高雄分局以台灣沒有野生梅花鹿,「無主物」來源不明,又為口蹄動物,擔心爆發疫情,迅速地將獲救梅花鹿安樂死。這已經是第二起落海梅花鹿獲救後卻被安樂死的事件。

為什麼動植物防疫檢驗局不能更深入地追炸獲救梅花鹿是否為野生或人為蓄養(畢竟已經是第二起),身體有無攜帶病毒,就逕自引用法條,迅速地將一條寶貴的生命給處理掉了?

雖然說「依法有據」,但未免不通人情,這類來源不明馬上處理的心態,真能防役嗎?這已經是第二起類似事件,萬一哪一天台灣外海要是出現大規模梅花鹿落海,是否也要一一救起,然後再撲殺?深入追蹤,找出問題,不也應該是防疫單位的工作嗎?逕自以「無主物」為由消滅獲救梅花鹿,難道這個世界是人類的嗎?動物也得和人一樣被政府編碼造冊管理,或證明擁有主人,才有存活的資格嗎?

說穿了這根本只是貪圖自己行政工作方便的官僚心態,以看似科學理性的「防疫」之名,手刃生命的劊子手(社會學家包曼曾說,納粹能夠屠殺六百萬猶太人,是以理性科學程序建立了一套高效率的殺人流程,人在其中執行命令絲毫不會感到罪惡感)。端著科學理性執行屠殺行為,冷血殘酷至極。

如果政府單位不認真看待這兩起最後都被處以安樂死的獲救梅花鹿事件,制定一套相關的調查追蹤辦法,就是放任相關單位高舉動物根本不懂的法律,任意撲殺生命,這對動物們來說,根本就是虐殺、屠殺。梅花鹿何辜,無論他是走私還是私人偷養,甚至是野生,牠都只是活著而已。但牠存活的事實卻抵不上官員以(傳染)「可能性」為由,以「有罪推論」將之撲殺。

梅花鹿是早在人類出現在台灣許久之前,就已經存在的物種,說到底牠們才是台灣的主人,後來因人類的撲殺捕捉而絕跡,但也許並沒有真正絕種而在某個我們所不知道地地方悄悄繁殖,如今落海,防疫單位完全不思其他可能的選項(將動物隔離圈養,委託相關單位進行科學調查),直接以法律條文來處決一條生命,實在荒唐可笑,凸顯國人對於動物生命權保護的輕忽草率,以及人類的傲慢自大。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