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社會觀察

從名模老公打人看台灣網路鄉民的奇特正義感

By
on
2011-01-15

從名模老公打人看台灣網路鄉民的奇特正義感

文/zen(本文寫於2011/1/6)

日前,各大新聞媒體播出一段跨年夜,某白衣男子打人的監視錄影器畫面,後經網路人肉搜索,得知打人的是某王姓名模的老公,被打的則是身障人士。

雖然打人的辯稱自己當時被對方的車輛撞到,且對方還口氣很不好的反嗆,但因為不知道他是身障人士,所以才動手打人。

雖然我覺得就算不身障人士,只是被嗆就動手打人其實也很誇張,更別說被打的就坐在改裝過的身障專用機車上,且不但被打落兩顆門牙,還被菸疤燙傷,而從被打都不「起身」反抗等不合常理的反應來判斷,就算出手當下不知道對方是身障,打了之後應該也會知道才對,從各種面向來判斷,打人的所說的只是替自己開脫之詞的成分很高。

不過,其實這裡我想說的並不是打人的很可惡而被打的很可憐,而是整起事件其實很可悲,從監視錄影器畫面來看,跨年夜當天的事發現場,陸續有非常多的民眾經過(據官方統計數字指出,當天有85萬人次到信義計畫區跨年),有那麼多人目擊一位身障人士被打,卻沒有人敢站出來主持正義(社會心理學說,人多反而會分散人門出面解決問題的責任感,叫做社會影響理論,人越多越不會有人出面主持正義,因為大家都覺得別人會去做),得等到新聞鬧上媒體版面,才有一堆不在現場的網路鄉民大發嘴砲正義,又是要起底,又是要人肉搜索,我覺得這個世界真的很荒謬。

還記得高三那年我在圖書館自修,晚上離開時莫名其妙被三名小混混堵住,毆打了一陣,該圖書館的正對面就是警察局,我被打的當下不知有多少人路過看見,卻一沒人出手制止二沒人幫忙報警,大家都冷漠地走掉,而我也只是被打完之後自己收拾完畢,自己去看醫生。

平日裡大家看到新聞媒體播出的手機偷拍影片或者監視錄影器流出的一些違反社會秩序甚至暴力犯罪都感到義憤填膺,但是,讓我們仔細想想,幾乎每一次的事發現場,都有不少民眾在場或路過,但事情卻總是得鬧上媒體後才引起廣大的輿論討論,討伐之聲才會出現,事發當下似乎碰到的人剛好都不是平日最義憤填膺的網路鄉民,都不會有人出面來制止(或者只是幫忙報警),這種先考慮自己的安全無虞之後才來主持正義的作為,大概也是台灣特有的產物。究竟為什麼我們只敢躲在電視或網路後面大聲咆哮那些令我們不滿的錯誤行為,卻沒有勇氣在事發當下出面制止,或許是我們更應該好好深思的問題?!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