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主基督

提防民粹正義中的數量暴力與自以為義

By
on
2011-06-12

提防民粹正義中的數量暴力與自以為義

文/zen

是非對錯在今天的台灣社會,不再由道德規範、法律或價值信念來決定,而是由支持者與反對者的數量多寡來決定。

無論功利主義(追求最多數人之幸福)、個人至上主義(只要我喜歡,沒甚麼不可以),還是康德的普世價值原則,都不再是正義的根基,無論絕對還是相對的真理/正義都已退位,只剩下民粹式的正義。

所謂的民粹,指的是把一個社會重大議題化約成簡單的正反兩種意見,而且也只允許兩種對立意見的存在,並且將和「我們」抱持不同意見的「他們」妖魔化,貼上邪惡等價值判斷的標籤,指控他們是壞人,藉此來挑起支持「我們」的意見的群眾的憤怒,利用此憤怒情緒來推動自己的論點。

例如不久前爆發的大法官提名爭議事件,因為提名作業中出現了一位女法官,是去年因為某個性侵案件的判決出現重大爭議,引發過社會輿論批評(指責為「恐龍法官」,這本身也是一種貼標籤的汙名化行為)。不少人認為不該提名這位法官擔任大法官。

提名出現過爭議性判決的法官當大法官,是否恰當,原本應該是可以訴諸公論的國家大事(要找一個一輩子從來沒做出爭議性判決的法官,大概放眼全世界都沒有)。畢竟,一個爭議性判決的出現,原因有很多,可能是法條設計出現漏洞,也可能是控辯雙方在法庭上的攻防本身就有瑕疵,還可能是法官的法學見解不同…,然而,在這起爭議性判決的事件上,沒有訴諸理性討論的空間,事件登上媒體之後,隨即被人貼上了「恐龍法官」等標籤,完全無法討論。

原本可以透過個案凸顯出某些司法制度的問題,趁勢推動司法改革,卻因為特定有心人士(不外乎媒體、政客,以及想搏取民意的某些名人)不斷訴諸道德性語言的控訴,利用貼標籤、汙名化,民粹等手法,透過醜化與妖魔化個案中法官,利用撕裂和鼓躁情緒來挑起群眾對特定議題/人物的不滿,以民意壓力來審判或要求換得某些利益。法官最後成了代罪羔羊,真正的問題完全沒有被觸及,更別說解決。

說來諷刺,這樣的場景對基督徒來說真是再熟悉也不過。與新約聖經中,行淫婦人被逮,一眾鄉民鼓譟地要拿石頭把他砸死,還有耶穌被釘十字架的過程,如出一轍。

然而,比起今天,當年那些準備搬石頭砸淫婦的鄉民還要善良許多,當他們聽到耶穌說,「你們中間誰沒犯罪的就可以拿石頭砸他?」眾鄉民知所廉恥的離開了,但今天我們社會中有很多人,一點都不覺得拿石頭砸已經被貼上邪惡標籤的人有什麼不對,就算耶穌問了「你們中間誰沒犯罪的就可以拿石頭砸他?」,我們也會說自己犯的是小錯,那些人犯的是大惡,不能相提並論。

人心,再也沒有比此更驕傲的了!對自己和他人有兩套道德標準不說,對他人的錯誤,甚至根本不去深入了解事情的來龍去脈,只是人云亦云,當網路上有人開始轉貼某一種言論,就被誘惑而跟隨,成為助紂為虐的幫凶。

人心之所以墮落致此,是因為這個時代失去了足以信任,可以依賴的核心價值。也可以說,人們的心裡沒有神(所代表的絕對價值),沒有來自神不可動搖的是非善惡的判準,加上只依靠情緒而非理智來判斷一件事情的對錯,結果就是人心一再的被有心人士所挑起的仇恨憤怒所操弄,成為打壓異己的幫手。但我們深深感到憤怒的邪惡,很可能跟耶穌一樣,根本是無辜的,是被人推上十字架去的代罪羔羊。

願主幫助我們,無論面對任何看似再憤怒而理所當然的邪惡,都不要人云亦云,都應該要小心查驗,深入了解事件始末,仔細分辨正反雙方的論述。並且留心那些整個社會都一面倒地支持的意見。孔子不也曾經說過,「眾好之,必察焉」嗎?特別是當「我們」「大家」都覺得是對的事情時,更需要冷靜而理性的檢驗。因為,「魔鬼」真的就藏在細節裡,如果不留心分辨,不是落入法利賽人式的驕傲,自以為義,誤以為自己可以替天行道、斬妖除、魔執行正義,其實卻早淪成為傷人的幫凶。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