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與學習

債與償~學貸怎麼借和還?

By
on
2011-09-20

債與償~學貸怎麼借和還?

文/zen

日前馬總統針對教育議題,拋出一項利多,宣布針對弱勢家庭的學生,學貸可以展延償還日期,從原本的八年,最多可以延長到43年。

延長還款時間,看似減輕還款壓力,不過,卻延伸出新的問題。

像是還款總金額增加,目前的學貸利息雖低,卻仍然是要償還利息的。除非未來學貸改為免息,否則延長償還期限,等於是要借貸者繳更多的錢。老實說,壓力雖然有減輕,但效果極有限。更何況,此舉卻便宜了銀行業者賺取利息,不也是一種劫貧濟富?

有人建議,學貸應該由政府成立專責單位來承辦,且以免息的方式借貸給需要的人,免去銀行向借貸者與政府兩邊收取費用。

由政府承辦的想法雖好,卻不可行,貸款就該由金融機構來執行作業,這是分工社會應該遵守的程序正義。此外,如果有民間銀行自行推出低利學生就學貸款,難道也不行嗎?難道政府可以出手阻止嗎?據我所知,民間的銀行業者早就有承做出國留學的銀行貸款。

筆者以為,今天學貸問題之所以嚴重化,主要是大學就學人數激增,且弱勢學生只能就讀學費較貴的私立學校(因為城鄉差距、家庭對子女教育投資之差距等因素造成),且因為大學數量激增,高教補助款被稀釋,學校只好調漲學費因應,結果便是學費越長越高,借助學貸款的學生越來越多。

雖然我一向認為,大學並非義務教育,政府其實不需要介入學貸問題,念不起的孩子就不要來念,不過,有鑒於台灣社會在教育資源分配上的錯置問題嚴重(如前所述,弱勢學生因故只能就讀高學費的私立學校),還有軍公教子女本身享有優渥的教育補助等因素,政府的確不能不管弱勢家庭的子女就學問題。

然而,我認為最好的作法,是高教資源分配制度的改變,縮減大學與研究所的招生名額,強化獎學金制度,就能大幅減少需要助學貸款的學生人數,而省下來的預算又能再直接挹注在學生身上。

舉例來說,由教育部成立一個專責單位,從原本分配給公私立院校的補助款撥出一部分來成立「獎學金」基金會(另外,各校也可以自行成立全額獎學金),。只要是弱勢家庭或其他符合申請資格的學生,考上大學,就給予全額獎學金(學雜費全免,一年一審,成績或其他在校表現達到某種標準就給與,且補助書籍與生活費,生活費補助的部分可以校內打工來換取)或某種程度的獎學金(視學生成就與需求分階段判定)。

另外,也可以鼓勵學校和企業合作,由企業提供獎學金名額(可讓企業抵稅),領取企業獎學金的學生寒暑假必須到企業實習、打工,出社會必須到企業工作,也是一種做法。試想,若是台灣前一千大企業,每個企業每年都能提供五十~一百個名額,就有五~十萬個獎學金名額,再加上政府的公辦獎學金,減少助學貸款學生人數與貸款壓力,絕非不可能之事。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