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社會觀察 教育與學習

不適任教師的輔導、評鑑與退場

By
on
2011-09-27

 

一年一度的教師節,除了感念老師的辛苦奉獻,幫助教師爭取更合理的工作環境與工作權益(如最近有所突破的教師籌組工會),我想,許多父母家長更想知道的是:不適任教師該如何處理?

從不久前暴發的台南特教學校老師性侵學生,到新聞媒體三不五時踢爆的教師不當體罰、教師情緒失控等問題,許多家長更關心的不是教師的工作權,而是那些可能傷害孩子的不適任教師,該如何被揪出然後排除?

根據心理學的社會怠惰理論,一個組織裡必定有害群之馬,縱然數量極少,還是很可怕,組織必須建立篩選不適任教師的制度。

當然,篩選不適任教師並非一股腦的排除,可以根據個別教師的情況與症狀給予不同的安排。

舉例來說,若是年資已符合退休或優退資格之不適任教師,應該強制優退或優離,若是年輕教師,則可啟動輔導機制(或建立強制留職停薪的休假制度),幫助不適任暫時離開教育現場,或進修或尋找專業諮商輔導,解決工作不適任的問題。

畢竟,老師是非常特別的一種工作,老師工作的成敗影響的是一個人的未來人生,碰到不適任老師的不當體罰,對孩子所留下的陰影將是一輩子無法抹滅的。因此,筆者認為教師的篩選與淘汰機制應該從嚴,補救措施當然也要有完整配套,但是教育單位更應該考慮到的是受教的孩子可能受到的傷害,而不光是教師的工作權!

此外,我們必須承認的是,目前教育現場第一線教師追求的進修,多以學歷取得為首要考量,而取得學歷又是為了保住飯碗、加薪與升遷,真心想充實自己的老師當然也有,但利益的誘因更大。而且,更重要的是,工作與進修兩頭忙的結果,是教師生活壓力太大,反而容易情緒失控。

根據筆者長期觀察,許多被貼上不適任標籤的教師,只有極少數是真的有犯罪偏差行為(如校園最常見的性騷擾)或不適任,絕大多數情況都是因為教師在面對學生時,因為教師的角色與個人本我性格的緊張關係所產生的認知失調,加上一時情緒失控而犯錯(如過當體罰),當然造成此一情緒失控的原因很多(如前所述的工作進修兩頭忙之外,今天的孩子頑劣者比例變高,怪獸父母變多,老師的行政工作太多,校園人口密度過高所帶來的壓力等等也都是原因),重點是,在這個遠比過去重視個人隱私與個人人身獨立自主性的時代,老師除了傳道授業解惑還成了某種的服務業,在工作過程中付出相當程度的情緒勞動(必須保持高EQ來面對同儕與學生還有家長),與過往的老師角色差距甚大,有不適應教師的出現乃屬必然之事,教育單位應該從制度面的方法去設計補強與幫助不適任教師的做法,而不是每次出了問題才來補救,卻永遠將問題個案化而不願意通盤面對制度中的缺失,導致問題一再重複出現,老師家長和學生三方都受傷,且彼此之間因為一次又一次的重大個案被搬上媒體版面而逐漸對對方失去信任,從而讓問題更形嚴峻。

設置不適任教師的稽核、輔導、再進修、優退與解職制度有其必要性,政府必須拿出魄力辦下去,不能屈服於教師團體的工作權訴求而再三推拖,否則受害最深的將是國家未來的主人翁!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