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社會觀察

佛里曼的稱讚…

By
on
2012-03-24

佛里曼的稱讚…

文/zen(本文寫於2012/3/13)

《世界是平的》一書的作者,紐約時報專欄作家佛里曼日前在專欄中寫道,除了美國之外,他最喜歡的國家就是台灣,因為缺乏天然資源的台灣,竟然靠教育與技術鍛鍊,創造出外匯存底第四的成就。

我想,喜歡聽外國人稱讚台灣的台灣人大概會很開心,更何況佛里曼可是之名暢銷作家。

只不過,佛里曼的稱讚,是否過譽,只看到台灣好的一面卻沒看到台灣的問題,只看到個人努力的成就面卻沒看到戰後國際環境的影響,特別是他本人素來又是新自由主義思想(支持小政府,相信個人努力能勝過環境障礙)的大力推手,以及從地緣政治的角度來看,戰後美國強力扶植日本南韓台灣香港新加坡等足以封鎖中國大陸的國家等美帝世界佈局,以各種方式優惠台灣(如美援,開放美國市場給台灣企業…),恐怕才是台灣經濟發展的先天脈絡。

甚至某種程度上要感謝台灣缺乏天然資源,否則以美國熱衷扶持讀財政權以控制天然資源的做法(看中東、印尼、非洲等擁有龐大天然資源的國家經濟發展狀況就知道了),台灣的處境恐怕無法想像。

從帝國的角度來看,戰後美國為全世界願意為他所用的國家安排了不同的角色,缺能源有人力的就扶持經濟發展,有能源的就派經濟殺手進入掌控該國的能源,扶持獨裁政權以壓制人民與國家發展。

好比說,日本不也和台灣一樣少天然資源而多天災,日本社會的成就難道不比台灣更高?

另外,從新自由主義者之眼來看,台灣的確是個好地方,企業稅賦是世界主要工業國中最低的(遠比美國的19%還低,只要11%),企業享受超低廉的水電等天然資源的補貼(奇怪的是,台灣並不產天然資源,能源價格卻比世界上一堆國家還便宜?),整個國家從上到下,努力把生產成本轉嫁給社會環境和窮人、勞工(低薪與過勞),實現利潤最大化而成本最小化。

如果我是資本家,勝利組,我也喜歡當台灣人。如果是勞工或失敗組,那在台灣就開心與幸福不起來了!

至於佛里曼提到的缺乏天然資源卻靠技術鍛鍊創造驚世成就,就算從新自由主義的角度來看,的確台灣曾經有過那樣一個時代,但是,一來那是台灣在教育與經濟等社會制度全面改革為新自由主義模式之前的時代,吳祥輝曾經說過,創造台灣驚人成就的一切都是在過去奠定的,我們如今是在享受,但未來需要靠現在創造,遺憾的是現在的各項國家制度的設計卻不利於未來台灣的發展,更別說還有少子化與高齡化等人口結構變遷的衝擊等著。

醫生工作就是最典型的例子,台灣社會過去把最好的人才與最多的資源投注於發展醫療,於是台灣雖小卻有了許多優秀的醫生與醫院,遺憾的是,近年來醫療工作血汗化,醫療訴訟增加,醫療工作者收入減少等不利因素,讓許多醫生紛紛轉出高風險高勞動力的四大科,轉進報酬高而風險低的醫美產業,而今攻讀醫學院的許多準醫生未來也是選擇輕鬆好賺錢的科別多於難賺錢高風險的科別,長此以往,台灣醫療體系將會崩潰。

其他各行各業也幾乎都面臨和醫療體系相同的困境,首先是教育制度的改革(失敗),接著是教育與就業無法銜接(課程設計不良外,資本家不願再培訓人才更是關鍵,不久前工商大老才直接挑明要政府承擔社會新鮮人的職業訓練責任),企業無法創新升級出走台灣的同時,帶走了一批中產階級骨幹,剩下留在台灣的只得承受低薪過勞的惡質就業環境。

佛里曼的稱讚,只對了一半,而且是很可悲的過去的那一半,至於未來台灣是否還能如佛里曼所說的靠技術鍛鍊創造成就,看看哀鴻遍野的勞動情況,越來越低的生育率,我想答案應該是否定的,除非我們能像過去一樣,熱心培育人才,給與人才應得的薪資報酬,使其有舞台能發揮所長且能得到相應的報酬,否則好的人才恐怕將被鄰近亞洲國家給挖角一空。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