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社會觀察

富士康的問題不在血汗工廠

By
on
2012-04-04

富士康的問題不在血汗工廠

文/zen

最近一陣子以來,中外媒體對於富士康的生產工廠的關心不曾斷絕。從一開始香港和西方媒體指控富士康是血汗工廠,到富士康不斷高調對外宣布加薪,公開公司生產設備與員工工作狀態以自清,到後來有西方媒體人承認自己「造假」,蘋果執行長親自拜訪中國富士康的工廠…,外界簡直霧裡看花,搞不清楚富士康究竟是怎麼了?是血汗工廠,還是外國媒體栽贓抹黑?如果是後者,為何之前不斷傳出有人跳樓輕生;如果是前者,但富士康的工作待遇,並不比其他中國大陸的製造業差啊?令人摸不著頭緒!

其實,嚴格來說富士康並不是血汗工廠,因為他並沒有以極不人道的方式剝削員工,甚至給員工比其他同類型工作更好的收入和福利(雖然比不上西方國家的製造業薪資,但如果比不上西方國家的薪資就算血汗,別說中國,台灣也全都在血汗企業裡工作,薪資所得的水平還是要跟本國其他同質性工作者來比,不能進行草率的跨國比較)。

可是,要說富士康的工作環境全都沒有問題,也不盡然是如此!富士康的工作環境的確有問題,不過,其工作環境的問題有其先天上的限制,加上後天上的設計不良所共同造成。

先說先天上的限制,美國汽車大王亨利福特曾經說過,「我想要的只是工人的雙手,他們卻給我整個人」,現代工業生產制度的精髓是「流水生產線」,將複雜的工作切割成一個個清楚明白的步驟,每個工人只需要負責自己那個步驟,企業主因而省去培養技術工人的花費,可以流水生產線的方式大量生產商品。人被化約為螺絲釘,只要做好自己眼前的那份工作就可以了。這樣的工作模式,嚴重打壓人的自主性、創造性…,把人也當成了工廠的一種零件。因此,原本就會有人無法適應這類型的工作。

再加上後天設計的不良,過往富士康的製造基地走的是「規模經濟」,好比說深圳龍華廠當地全盛時期的員工人數高達四十萬人,這樣的人口規模放到一般城市裡來說也已經很了不得,是兩個嘉義市的人口量了。然而,這數十萬人和一般市民有什麼差別?

有的,他們全都只剩下「生產關係」,其他的社會連帶全都被切斷了,來到富士康的工廠工作的工人們,必須住在公司的宿舍,雖然有室友也可能變成朋友,但是卻得離開自己過往的人際網絡獨自生活在工廠與宿舍之間,雖然富士康提供了大量的休閒娛樂設施,但是,這些設備並無法彌補失去人際網絡的惆悵,甚至可以說因為廠房基地的大,工作人數的多,反而更顯出來自工作者的孤獨,每個人都變成了一座孤島,但沒有人應該是離開人際網絡的孤島,於是乎便有人無法承受其無形的精神壓力(中國已經富起來,不可能再像過去那樣要求農民工放棄一切人際網絡,只為了到城裡賺錢,越來越多人也看重自己的非生產面向的滿足)。

所以後來富士康決定西進後,也決定縮小廠房規模,甚至建立讓工人可以通勤上下班的工作半徑,讓員工可以和家人朋友維繫住關係,相信當工人們越多能取回非生產關係的自主權時,過去的連續跳樓事故將能有效減少。

擴大來說,富士康之前發生的連續事故,其實是中國崛起後的某些負面縮影,農民工只能隻身到城市工作卻無法落籍,被迫切斷與家人朋友的人際網絡,讓自己成為一件生產工具而不再是人,除非中國政府願意正視農民工的勞動異化(不只是自己生產的產品買不起,還有人際關係為了工作而扭曲變型)的問題,否則隨著一胎化與80後的長大必須出社會,這樣的切斷人際網絡後所造成不幸事件恐怕還會在其他地方上演!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