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主基督

工價的多寡與工作的選擇

By
on
2012-04-06

工價的多寡與工作的選擇

文/zen

前一陣子,有位在工作場合中認識的年輕弟兄找我聊天,一談之下,才知道他最近正在向老闆爭取加薪。

這位弟兄畢業自頂尖的國立大學,工作能力很強,且花了很多時間進修自己的專業(更令人佩服的是,對信仰的追求也很認真,在服事上也同樣花了非常多心力,特別是照顧比自己年輕的弟弟妹妹),還不到三十歲,換過幾次工作,但已經從跑業務的基層,做到了一家新興文創產業的品牌經理,一手包辦公司海內外品牌行銷大小事。

不過,由於公司乃是草創,雖然因著某幾項暢銷商品而有獲利,但還是無法給出太好的薪水,這位弟兄就是因為自己的薪水實在偏低,所以跑去跟老闆談判。

雖然說,他當然也知道自己還年輕,還沒結婚,一人飽全家飽,在工作上能累積成就,有所學習,是比高薪更重要的事情。

只不過,面對和自己一樣學經歷背景,差不多專業能力的同儕,和女朋友,只因為選擇的行業不同(這位弟兄身邊不少朋友從事金融業,且在外資公司上班,年紀輕輕不到三十歲,年薪百萬者比比皆是,但他的收入卻連國民平均所得都不到),公司不同,就得承受如此巨大的收入差距。

加上身邊同儕和女友給他的無形社會壓力,令其喘不過氣來,因此想要轉換跑道,換到同樣從事品牌行銷與業務開發的工作,但是收入比較高的產業/公司。

我靜靜地聽著他說出內心的想法,我知道他當然都了解我會告訴他的大道理,所以我跟他分享了我自己的經驗。

從研究所畢業之前,我已經在國內的某大圖書售通路找到一份不錯的工作,畢業後短暫服完兵役,就投入職場,且因為從讀書時代開始我就在一些刊物網路上投稿寫作,因此擁有正職的同時,也擁有一些寫稿的兼差,當時的我還是單身,一人飽全家飽,沒有學貸甚麼的,和同儕與同行比起來,收入頗為不錯,且社會地位也高(雖然,其實人家是因為我上班的公司很大而覺得了不起的成分居多)。

後來,輾轉換了幾次公司,都在同一個產業內(出版業),薪水也越換越高,但是,我卻一直沒忘記內心的感動,決定將來一輩子要獻身文字事奉的心,三年後,我存了一點錢,賣掉幾年前貸款買的小套房,離開公司,成為全職的文字SOHO。成為SOHO的第一年,全部的收入加起來才十餘萬,完全靠過去的存款支撐(台灣可發表的園地本來就少,教會有稿酬的刊物就更少了),且直到第三年才勉強達成損益兩平,直到現在即將邁入第七年,雖然已經不像一開始那樣捉襟見肘,但收入始終不比一面在公司上班一面兼差寫稿來得多,但是,我卻不後悔,而且覺得感恩,因為上帝保守,讓我能做我想做的事情,讓我能用我想做且能做的事情來服事。

今天我們所生活的資本主義社會,很遺憾的工作和工價之間並沒有必然的關聯性,不是因為工作難或辛苦,收入就高,工作收入的多寡,更多和該產業能否創造巨大的經濟產值(姑且撇開道德爭議的問題)。例如,農夫工作非常辛苦,且對社會有很大的貢獻,但收入卻遠不如一個菜鳥金融業人員。也就是說,工價更多的和產業生態有關,而不一定是工作能力。

也因此,知道自己想做甚麼,知道上帝放在我們身上的異象是什麼,知道自己該如何透過工作活出神所要賞賜給我們的生活,所要我們做的見證,會比能夠賺多少錢,生活上的物質等級能提多高來得重要。

當然,可以爭取合理的薪水時還是要去爭取,特別是擁有那樣的能力時,只是,工作真的不是只看重工價的多寡,就向我和那位年輕弟兄所說的,他是因為對台灣的文創產業有抱負才進了這一行,若果真只在乎賺錢,那乾脆去賣房子或轉戰廣告或金融業(以他的能力可以做的高薪產業)。

工作不只是為了賺取生活溫飽所需的花費,還是為了能夠自我實踐、幫助社會、見證上帝…,工作的收入雖然被迫服膺市場邏輯而有多寡之別,但工作的選擇卻不該只服膺市場邏輯(考慮金錢的多寡),還有其他更高的律在引導著我們的求值選擇。

年輕的弟兄姊妹,雖然知道天職的召喚很重要,但往往容易因為自己所學所長、社會主流價值、同儕與家人等因素的影響,選擇工作時難免出現矛盾兩難的情況,不知道該選擇理想還是務實。

不過,我不會八股的說非得選擇自己的異象,如果真的實在太好奇太想滿足其他人的期待,就選擇自己能做的最高薪產業試試看也無妨,畢竟年輕,犯錯跌倒或繞點遠路,其實也無妨,沿途所看到的風景,最後都將成為一生美好的幫助!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