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社會觀察

承認吧!我們就是愛偷窺

By
on
2012-04-07

承認吧!我們就是愛偷窺

文/zen(本文寫於2012/3/7,日前新聞報導,老婦人已經安然謝世,我個人認為,事發後一些媒體的一再打擾也一定程度造成了老婦人的困擾吧.這是個不想成名也可能被成名的時代啊…人家說你是大善人,你就得紅….)

日前網路上流傳一張照片,照片中一名男子以布巾裹著老婦人,在醫院候診室等候看病。照片迅速透過網路流傳開之後,終於驚動媒體,很快地找到人,挖出身家背景(結果竟是一大孝子),暴之於社會大眾,又引發瘋狂討論。

然後,當事人突然接受記者聯訪,除了說明原委,更請媒體不要再打擾他的母親。原來,竟然有記者直接闖入當事人母親的病房,拿著錄音機麥克風訪問老婦人,當事人無奈,只好出面接受採訪。

當初拍照的人,也許正洋洋得意於自己揭發了一件好事,卻沒想過網路傳播之快,對當事人造成的盛名之累。並不是所有做好事的人都想高調上媒體出風頭(也許活在全面媒體化時代的人很難理解),有許多人只想安安靜靜地活著,盡本分的工作生活。

隨著數位影音工具的崛起,社群網站的便利,影下一個令自己有感覺(或感動或憤怒)的片刻,上傳網路,群聚民意,再鬧上媒體的事件越來越多。

如果是拍下作奸犯科之影像,提供給檢調單位作為搜查之用,倒也無可厚非,如果未經同意且未做任何隱匿個人資料的處理(如針對話面人物打上馬賽克),就是侵犯隱私,對於沒有違法且不願意曝光的平民百姓(公眾人物是另外一回事)任意的攝影,甚至放上網路流傳(偷拍者和傳遞者都一樣),無論藉口多好聽,說穿了都只是直指人心深處一個幽暗之人格特質:我們愛偷窺。

我們愛偷窺,所以狗仔報刊媒體在台灣越演越烈,所以電視新聞越來越多的行車記錄器與監視錄影器畫面,網路上越來越多未經當事人同意就上傳的照片…,當我們嘴上唾棄那些狗仔媒體侵犯他人隱私的同時,我們其實正在幹和這些人一樣的事情,甚至更墮落而低俗,畢竟狗仔拍的是公眾人物(公眾人物就是靠拋棄隱私來換取高知名度與高收入),甚至是追查隱匿不法,一般人的偷窺,大多只是為了滿足自己的情欲需求(或感動想分享,或憤怒想罵人,或者甚至只是想嘲笑一些不如自己或可笑之人)。

《我愛偷窺》(立緒)一書的作者認為,人們之所以愛偷窺,因為偷窺能夠讓我們產生快感,是對於日常生活娛樂日漸麻痺之後少數還能讓我們產生快感的一種新娛樂,或許是日常生活過於沉悶無聊讓人們更加想要尋找可供娛樂之事物,當然也是媒體科技的便利讓偷窺成為簡單之事。

過去我們曾經如此唾棄針孔偷拍,唾棄那些偷拍他人裙底風光或全裸鏡頭的下流人士,然而,認真來說,不經他人同意就就偷拍他人隱私上傳網路公之於眾,所幹的事情和散佈裸照本質上是一樣的,都是把他人赤裸裸地呈現在社會面前,差別在於一個呈現肉體,另外一個呈現內心世界。

在這個追求娛樂至死的年代,方便的網路與影音工具已經讓人類無可自拔地愛上偷窺,生活在全民監控的社會,似乎只能自求多福,想要低調生活者也難保有一天不會「被迫成名」,從而毀掉了自己原本平淡的生活。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