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與生活

油價到底還是要漲

By
on
2012-04-19

油價到底還是要漲

文/zen(本文寫於2012/4/1,先漲油價,最後因為抗議聲浪過大不漲電價,讓老百姓繼續每年花四百億補貼工業電價,似乎是此波漲價潮中暗藏的貓膩,且而今看來似乎真的會往這條路上走…)

愚人節當天,經濟部宣布本周起取消緩漲機制,讓中油一次先漲足累積應漲而未漲的金額,約3.2元。雖然有一些配套措施,但可以想見的是,漲價的衝擊恐將大幅浮現。

在野黨批評,中油本身的人事成本過高問題都還沒有解決,就還是決定要漲價反映虧損,實在不合理。

的確,老實說中油台電等國營事業的人事成本過高問題,近年來年年被挖出來檢討,卻始終不見改善,此次亦然,顯見中油打算「強渡關山」,反正「頭過身就過」,輿論壓力再大只要我擋得住,一切於法有據,民意或在野黨壓力也奈何不了我。

我個人其實並不反對漲價,無論漲價的價格是用來達成中油的法定盈餘,或者彌補虧損,都沒關係。台灣的油電瓦斯價格的確普遍偏低,問題是,好比說新加坡也是高油價,但是他們有非常良好的配套措施,像是由政府另行補貼交通運輸事業,以穩定交通運輸事業從業人員,且將人群分散到大眾運輸設施上,因為高油價可以抑制個人私家車輛的使用,對於環保節能減碳有所幫助。

高油價未嘗不可,只是應該有防止民生經濟受到嚴重衝擊的配套措施。

反觀台灣,只有92漲少一點叫做配套措施,對於高用油且屬於中低收入的計程車業簡直是致命一擊,國營事業經營不善的虧損卻讓國家中某些中低收入階層來承擔,再沒有比此更惡質的事情。

更別說為什麼同樣是賣油,同樣的價錢,台塑可以賺錢,中油卻虧損?若說中油必須配合國家政策,那麼大可以修改成本計算方式,把配合國家政策所導致的虧損部分排除不計入成本(有戰略價值的特殊物資與國營事業,改用另外的成本計算公式想來也合情合理),問題是中油根本就什麼都不打算做,只打算把他們認為的虧損與成本轉嫁給消費者。

說來好笑,無論中油漲價或降價,最後賺最多的都是台塑。因為凍漲造成的低價讓台塑可以出口石油賣到高油價的國家賺取價差(或許我們應該修法,讓中油某種程度也能出口石油到高油價國家,賺取利潤補貼虧損),漲價則讓原本營運成本比中油低的台塑可以賺更多利潤,而其中的價差虧損則是由小老百姓買單(只是會計帳方式的差異,看是直接從口袋掏錢買,還是拿稅收買)。

筆者強烈建議,如果漲價必須執行,請至少以逐步調漲的方式進行,不要一口氣漲足,這簡直是放任中油對全國人民打臉(誰叫你們吵吵吵,不讓我漲),否則造成巨大的民生衝擊而造成社會動亂,後續所必須支付的社會成本,以及可能因為經濟不佳而造成的家庭破碎,看了實在令人不忍心!

盼望中油在反應大環境的經營條件不佳而決心漲價之時,也真能認真檢討內部的人事成本結構,解決不合理的優渥福利所造成的成本浪費,該省都省還是虧損,要漲價老百姓也才心服口服一些。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