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與學習

論文引用率第一又如何?

By
on
2012-04-22

論文引用率第一又如何?

文/zen(本文寫於2011/11/15,台灣的高等教育,越來越朝商品化以及以學術預算/升等綁架教授以控制學術圈的批判思考能力的方向發展)

日前,2011世界大學科研論文質量評比分領域和分學門成果出爐,台大首次在農學、臨床醫學、工學、生命科學、理學、社會科等6個領域拿下全台第一,往年工學皆由成大拿下第一,此次輸給台大。

不僅如此,台大的科研論文總排名也位居兩岸三地第一,台大穩居世界前三百大大學。

此一訊息,在教育部或大學者眼中,是值得大肆表揚誇口,引以為證明台灣科學成就與實力的證據!甚至一些有心人,大概又會以此做為替自己爭取加薪的理由。

遺憾的是,台大之所以能夠拿到科研評比的冠軍,靠的並非只是學校自己的實力。誰都知道,五年五百億預算,台大拿最多。分配到最多資源的學校,成績最好,本屬應然,沒什麼特別值得驕傲的事情。

其次,台大素來和中研院交好,許多學者教授採合聘制,本身已經擁有龐大研究資源的中研院,結合台大,發揮乘數效應,創造出好成績也是應該的!

嚴格來說,台灣從來就不缺拔尖的頂級人才,許多人可能不知道,全球排名前兩百佳的醫院,台灣就佔了14所,台灣在世界醫學領域的卓越表現,也是相當驚人的。

然而,社會精英拔尖,創出傑出成就,不過是盡了自己的專業本分而已,並不值得特別驕傲或吹噓,特別是這些成就乃是傾國家之力,以特殊預算或待遇的方式補貼出來的。

看看日前台大校長和電子業大老闆,雙方彼此的吹捧、客套,學者在財閥面前的嘴臉,這樣的大學就算論文引用率世界第一,似乎也令人自豪不起來?

我以為,當今台灣的大學更重要且必須被當成問題的是:拔尖的社會菁英,是否盡到自己的社會責任?

一個學者教授寫出了頂尖的學術論文,是否也以其專業來關心國家大事?一個享有盛名的學者教授,是否敢於運用社會所給予的聲望,為老百姓發聲,批判社會上的重大議題,敢於直接與政府或既得利益群體衝撞,甚至不惜得罪核發研究預算給自己的單位?

解嚴之前,不少學者教授敢於挺身而出對抗威權政府,曾有台大校長感於將警總拒絕在校門之外,2000年的時候,李遠哲以一篇文章撼動台灣社會,姑且不論其最後的是與非,那樣敢於對社會提出建言的學者,如今的台灣社會是越來越少,學術論文產量越多,學者所需的經費越多掌握在國家手上,為了拿到研究經費,越來越多學者心中自己設立了「小警總」,只管做好份內事,爭取自己的升遷,不再過問國家大事,台灣社會對於學院無法出產公共型知識份子,甚至與財團和國家機器掛勾的批判聲浪,越來越大。

學者所撰寫的論文引用率極高固然值得高興,但如果學院對國家正在發生的重大議題噤若寒蟬,自我約束不敢發公義之聲,是否更令人感到憂心?

大學的存在,不只是為了爭取世界排名,不只是為了等著上位當官(學者教授通常是政務官的備位人選),更不只是為財團服務(替其進行科學研發),更是為了做為社會獨立思考的良心,為了規勸社會之錯誤而存在的一種反身性機制,為了幫助社會看清盲點,針對社會大事提出建言。

若學者教授不願意當烏鴉,卻跑去結黨營私(好攬研究經費),搞得學院學閥林立,甚至貪汙弊案不斷,就算論文引用率世界第一,就算台大超越哈佛成為世界排名第一,也不夠資格稱為頂尖或卓越,因為這樣的大學並不肩負起自己的社會責任,而且只不過是從更多需要經費補助者的手中,奪走有限的資源來成就自己的學術聲望。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