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主基督

上帝的產業也敢搶?!

By
on
2012-04-24

上帝的產業也敢搶?!

文/zen(本文發表於長老會教會公報)

328士林王家被台北市政府「依法行政」,強制拆除後,終於引爆廣大民怨,最後迫使台北市政府宣布在都更法修訂以前,暫停一切拆除作業。

當初事件爆發時,我還開玩笑地和朋友說,無論如何,總不至於連教會都「被都更」吧(主動都更不算,近年來都會區不少教會算是主動都更重建了)?!

沒想到,光是最近一週內,接連看到台中南屯的天主堂,以及台北文山區的便以理教會,都「被都更」。兩所上帝的產業「被都更」的狀況差不多,都是未經教會同意,以多數決的方式將教會的土地納入都更建案中。

其中台中南屯天主堂碰到的狀況更是令人痛心,不但建商出動表決部隊,而且僅以三百萬元為代價購下天主堂部分的土地。然而,若天主堂要再買回土地,竟然要支出近億元(但建商只同意天主堂買回20%土地,開價2800多萬)。

後來我更仔細地思考了這兩起被都更案例,台灣都會區不少老教會,在地超過五十年,擁有都會區的精華地段,想必過去也一定有過很多建商來洽談合建、改建,只因為沒有強大的都更法可以依靠,鍛羽而歸。而今不然,現今這套都更法採多數決且偏袒建商,政府淪為打手,擁有寬闊土地的老教會成為建商覬覦的肥肉,如果老教會偏不巧又是小教會的話,恐怕抵抗建商的力量會更加薄弱。

曾經被納粹逼迫的德國牧師馬丁·尼莫拉晚年寫了一首詩,懺悔自己當年的無作為:

當納粹黨來抓共產黨的時候,我沒有站出來為他們說話,因為我不是共產黨;
當納粹黨來抓猶太人的時候,我沒有站出來為他們說話,因為我不是猶太人;
當納粹黨來抓工會的人的時候,我沒有站出來為他們說話,因為我不是工會的人;
當納粹黨來抓天主教徒的時候,我沒有站出來為他們說話,因為我是基督徒,不是天主教徒;
當納粹黨來抓我的時候,已經沒有人站出來為我說話,因為他們都被抓走了。

所以,弟兄姊妹們別再認為,士林王家被強制拆除的事情和我們沒有關係,也別再以為教會可以關起門來,聚自己的會、敬拜自己的上帝,不與世俗打交道,部關心世界上正在發生的惡事,只關心永生,不關心世界上的事情是可以的。

我們不干預世界的惡,世界的惡反倒要找上門來。今天有許多人跳出來聲援台中南屯的天主堂,因為許多台灣人民感念當初天主教會在台灣貧困時幫助台灣社會,人們記住這份恩情,更不齒於建商的橫行霸道,以惡法壓迫良善。

台灣的財團,連永生神的產業都敢掠奪,如果我們不能對於即將在全島各地發生的惡事(強迫都更)更加警醒,禱告並且團結起來監督政府修改惡法,以公民不服從抵抗惡法,恐怕下一個被黑暗權勢攻擊的就是我們!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