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與生活

希臘縮減開支換外援,台灣應警惕

By
on
2012-04-24

希臘縮減開支換外援,台灣應警惕

文/ZEN(本文寫於2012/2/13)

終於,希臘政府無懼國內數十萬上街抗議人士的反對,一口氣通過大規模的財政縮減方案(公務員減薪,減少退休福利等),換得了歐盟繼續紓困1300億歐元。雖然說,希臘債務問題還是沒能解決,不過,害怕國家破產得退出歐元區的希臘政府,只好兩權相害取其輕,先把錢借到手再說。

其實,希臘債務問題之嚴重,不在舉債金額過高,而是希臘政府長年支出大於收入,明明不斷向外舉債,卻把借來的錢用於強化公務人員的薪資福利,不用於改善生產環境,還放任國民逃漏稅。《自食惡果》一書作者麥克路易士的觀察發現,希臘政府甚至連預算審計局都沒有,一開始連自己國家欠了多少債務都沒有概念,國民逃稅情況嚴重,花錢能力遠勝過生產能力。

雖然說,今天的台灣,國債問題不若希臘嚴重(二十年前的希臘,也不相信自己今天會碰到國家破產的情況),不過,近年來台卻也有益趨嚴重化的傾向(好比說光是最近四年,國債增加了超過一兆元,加上隱藏性債務,台灣的國債已經高達13兆新台幣),政府的舉債已經快達法定上限(政治人物只想放寬舉債上限),地方政府各個苦哈哈(連雙北市每年都有一百億的預算缺口),卻也是不爭的事實。

考慮到少子化、高齡化的人口趨勢,未來能夠賺錢來繳稅的國民越來越少(要記得,台灣是全世界稅負第七輕的國家,且73%的稅金由受薪階級承擔),需要撫養的老人,需要照顧的社會弱勢卻越來越多(社會福利支出金額越來越高),若再考慮軍公教戰後嬰兒潮的退休必須支付的退休金(大多都是月退俸,還有政府每年得補助700億利息支出的18%),勞退基金大虧近千億元…。

如果政府單位繼續浮濫編列、使用預算,每年砸大錢辦一堆沒有長久經濟效益的煙火秀活動,興建一堆根本無法回收成本的蚊子館(最新一批的大型蚊子館有花蓮的劇場,台中的台灣塔,根本不能運轉的核四追加預算…),不把寶貴的預算用於生態環境修復,社會安全網的建構,以及開始償還國債,等到2017年台灣人口紅利正式告罄,必須面對人口縮小以及經濟發展雙停滯時,國債問題或許不會馬上爆發,但卻可能在未來某一個時間點上,因著某一次的全球性經濟不景氣而引爆(別忘了,台灣市場小,經濟成長動能主要來自製造業外銷與進出口貿易),《崩世代》一書的作者群認為,此一關鍵時刻可能出現於2030年,離我們不到20年,絕大多數人在有生之年都可能會碰到,如果政府單位不能大規模的改動國家預算的編列與使用方式(誠如內政部長過去在公程會主委時代所說過的,某些不必要的工程就不要蓋了),恐怕遲早也將步上希臘等歐豬國家的後塵,自食(透支未來的)惡果。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