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主基督

我竟然也有業配人生!

By
on
2012-04-26

我竟然也有業配人生!

文/zen(本文發表於No512國度復興報)

凡事都可行,但不都有益處。凡事都可行,但不都造就人。~哥林多前書10:23

最近一陣子,台灣兩家大報社互相槓上了,頻頻在自家的媒體版面上,為文抨擊另外一家媒體。姑且不論誰是誰非,會否落得狗咬狗一嘴毛,唯獨有一件事情沒有人能否認,那就是今天的媒體,受制於資本社會的商業邏輯挾制。

是的,就是廣告!

廣告主已然成了第四權的新審查機關,當一家媒體打算報導批判或可能會對廣告主不利的新聞時,廣告主往往會揚言「拒買」廣告。屆時,報社的業務部門就會跑到編輯部門開罵,除非報紙業主敢於放棄商業利潤,力挺編輯部,否則便是下一次當廣告再抗議時,媒體就拉下相關新聞不報!

很不幸的是,無論哪一種媒體,官方的也好,民營的也好,亦或者是NGO支持的也好,都需要廣告主的支持才能生存(沒有收入,媒體無法存活,即便是NGO辦的媒體,也需要來自NGO母會的預算支持),也因此,或多或少都受制於廣告主,無法完全客觀報導新聞事件,那也是為什麼前一陣子有許多民間人士聯合起來,要求政府不得再編預算向媒體買廣告(一般正常的廣告)、廣編稿(由廣告主寫好交由媒體刊登,貌似新聞實為文宣),還有「業配新聞」(由新聞媒體撰寫,夾雜特定立場或廣告的新聞報導)。當政府成了媒體最大的廣告主時,媒體便無法客觀而公正地監督政府的施政。

已故德國社會學家尼可拉斯盧曼認為,新聞媒體是當代社會的觀察器,人們透過媒體了解社會的狀況。因此,當媒體受制於廣告主,無法客觀報導新聞時,我們所認識的社會世界已然出現偏頗。

前一陣子,我便拒絕了一份工作,那是一家合作很久的教會刊物,請我幫忙採訪某個教會機構。不過,刊物編輯暗示,被採訪的單位下了「預算」,約定了要露出的版面數量,於是我了解,原來是要做「業配」(當時我確實下了一跳,「原來教會刊物也有業配?」),只能鎖定在對方許可採訪的範圍。

當下我便婉轉地拒絕了這份工作,我表明我自己的立場,倒不是無法採訪,或者對該機構有任何不滿(例如,神學見解上的差異之類),單純是我個人不想做「業配新聞」。

當然,我完全了解教會刊物營運不容易,每個主事者都被龐大的預算壓力壓得喘不過氣來,帳目滿江紅是常有的事情。然而,我總以為,「業配」是教會刊物萬萬不能做的事情,縱然只是「錦上添花」而不是替人「化妝」。

我不敢豪氣的替教會刊物說,刊物需要的預算神都會供給,因為實際上文字工作在台灣的教會界不受重視,所能分得的資源非常稀少,遠不如海外宣教等其他的福音事工,也因此雖然文字機構也很努力的為營運預算禱告,努力縮減成本支出,甚至減少發刊次數/頁數,乃至變賣家產…,卻還是撐得很辛苦。

所以,我不會說,教會刊物不能夠接「業配」這樣的大話。只不過,如果「業配」收入乃至新聞廣告化後的收入,也還是無法讓收支損益兩平,那又何必淌這樣的混水?

此外,一但開了「業配」大門,一開始或許還能審慎挑選合作對象,但是會否最後卻不知不覺地向錢低頭,然後找一堆理由合理化自己的作為?

或許是我多慮,但是,我認為有一些事情,最好從一開始就不要踰越那條界線比較好!

教會刊物作為媒體,當然可以拉廣告預算,甚至接廣編稿,總認為無論如何,我認為「業配」是不可以做的,是不可跨越的那條線。「業配新聞」說穿了,是出賣讀者對新聞媒體的信任,刊物為了預算而妥協於廣告主,卻又不敢明著讓讀者知道這件事情(金錢交易)的存在,對於媒體誠信來說,是很大的聲譽資本的傷害!

教會刊物需要更多的弟兄姊妹、教會/宗派來關心、禱告,請有感動的弟兄姊妹奉獻,或更努力的幫忙推廣銷售,並且教會刊物得想辦法找出財政獨立自主的一條路。唯有財務獨立自主,能夠自負盈虧,才可能讓教會刊物完全地為主所用,不受可能發生的道德試探索誘惑,這條路漫長又艱辛,但是,正因此才要堅守住那條分界線,使自己產出的報導文字能無愧於神恩!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