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與生活

提高證交稅,不過是再剝散戶一層皮

By
on
2012-05-03

提高證交稅,不過是再剝散戶一層皮

文/zen

財政部課徵證所稅之路艱難險阻,除了課徵辦法一變再變,工商大老也紛紛跳出來批判證所稅。

日前郭台銘說,證所稅稽徵成本太高,政府為了收一百億的稅可能得付出一百五十億的成本,根本不划算。

工總理事長許勝雄則更直言證所稅「絕對課不到我們!」並建議由提高證交稅來代替證所稅課徵。

基本上,提高證交稅的確是好辦法,如果政府只是想單純多收點稅金。問題是,開徵證所稅的真正目的並不一定在能收到多少的稅金,而是宣示在台灣以錢滾錢,賺取「資本利得」者也要和賺取勞動薪資所得者一樣要繳稅,以其達成稅負公平。

更別說增加證交稅根本就是找散戶麻煩。證交稅是證券有交易就要課徵的稅收,無論賺賠都必須繳納。如果說,工總董事長支持無論賺賠都必須繳納的證交稅,且還直言證所稅絕對課不到他們,那又何必大動作反對,或者要求調高課徵基準,還要能夠抵稅…。

馬政府的電價調漲已經因為民怨而改為分階段緩漲(但熟悉經濟學的人都知道,一次漲足才能壓制通膨,分階段調漲反而會助長通膨),如果證所稅再因為民間壓力而改弦易轍,恐怕最後房地產實價課稅也將無疾而終。

別忘了馬英九總統在2008年上台時大幅調降遺產稅(從50%調降到10%),更大幅調降企業營所稅(從25%一口氣調降到17%),政府對財團企業大減稅,企業不知感恩也不回饋在加薪上,當政府檢討稅制認為有修改之必要時,一碰到會調資本家企業主的部分馬上就哇哇大叫,不然就以出走相逼,問題是綜觀歐美資本主義世界百餘年來的歷史,每一次的改革(如最低工時從十二小時改為八小時,允許勞工組織工會等等)出現資本家都大喊會活不下去,實際上卻是越賺越多,除非政府能從歷史中了解資本家玩的把戲,拿出魄力堅持下去,否則最後稅改將越改越糟,政府必須增加的稅收來源只能向受薪階級與中產階級開刀,繼續放任資本家逍遙自在,並且看不起政府!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