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與學習

免學費的十二年國教,到底誰來買單?

By
on
2012-05-04

免學費的十二年國教,到底誰來買單?

文/zen(本文寫於2011/10/14,最近十二年國教又吵翻天,不過已經沒人在乎預算編列的問題,一堆明效吵著不想改變拔尖作法的篩選學生方法.也許現在的十二年國教入學辦法不是最好,不過以前那套靠著淘汰/割捨80%學生的受教權的拔尖精英主義制度是錯得不可以再繼續了,少子化的未來,台灣再沒有80%的孩子可以被放棄,必須讓每個學校都是名校,台灣才有未來可言)

即將開辦的十二年國教,政府雖然已經籌措到第一年的「學費」(十二年國教上路之後,公私立學校的學費比照國中小,由政府承擔絕大部分費用,預估每年需要兩百億元),但有學生家長團體擔心,未來教育部可能因為經費不足而刪減地方政府的國教預算來填補十二年國教之學費缺口,變項擠壓其他教育經費的支出,家長團體建議,政府應該趕緊找到十二年國教的專屬財源。

國家機器的運轉,靠的是從人民與企業那裡收來的稅金的重新統籌分配。也就是說,其實沒有所謂的真正「免費」,「免費」不過是由國民全體來共同分攤。政府推動十二年國教的學費免費,甚至是各種育嬰津貼的補貼,由國民全體一起來承擔養育國家下一代的責任,這是完全可以理解與接受的事情。畢竟,從個人面來說,雖然有人決定不生小孩,但國家的運轉卻需要源源不絕的年輕人口投入,因此,要求不生育者也負擔照顧下一代的責任,是可以接受的事情。

問題在於,目前國家的稅收在近十餘年來大幅減稅措施以及政府不斷舉債之下,已經呈現入不敷出的情況,偏偏為了解決少子化與高齡化等問題,政府每年還必須投入大量的新預算來支應,除非政府能在短時間內創造出豐沛的財源(但看起來是不可能,財政部長李述德所說的舉債投資是為了創造更多收益,根本沒有落實的一天),否則,政府就必須認真考慮,打破因襲過往預算分配的方式,以台灣社會未來所需之預算分配方法來重新審思政府預算的分配。

舉例來說,因為台海兩岸緊張關係,長年以來,小小台灣每年得承擔超過20%以上的國家總預算用於軍事國防之上,反觀日本,戰後因為不准發展軍隊且國防軍費嚴格被限定為國家總預算的1%(國防則在戰後初期,基本上交給了美國),使得稅收盈餘可以大量地投資於公共建設等方面,讓日本在戰後快速復甦崛起(反觀台灣,當年民窮國弱的時代,為了對抗對岸,曾經有國防預算一年高達將近50%國家總預算的情況發生),若是兩岸在和平協商(無論統或獨)能夠取得大幅的進展,軍事預算能夠大幅縮編,則預算盈餘則可以用以挹注於其他更需要經費的部門。

本文並非要求政府隨即調整軍事預算的比例,國防預算只是一個舉例,是希望政府應該更審慎的編列與執行國家經費,好比說蓋了無用的「蚊子館」,去年姚瑞中教授率領團隊走訪全台灣後寫出了一本《海市蜃樓:台灣閒置公共設施抽樣踏查》,直指全台百餘處蓋了之後根本沒使用的蚊子館,已經夠令人怵目驚心,沒想到今年姚瑞中老師竟然還能再接再厲推出續集《海市蜃樓II:台灣閒置公共設施抽樣踏查》又指出全台一百多座閒置公共建築,而且是造價更高且浪費更大的蚊子館。若說國防經費不能砍,那麼,蓋完之後任憑閒置的蚊子館總可以不蓋吧?

總之,政府為了因應未來台灣競爭力所必須做的投資(例如十二年國教免費),不能再以舉債或者砍其他教育經費的方式來補強,必須通盤考慮國家總預算的分配方式,砍掉藏在國家總預算中的浪費,好好整頓有限的國家預算以用在真正需要的地方。

否則的話,如果為了十二年國教免費結果政府又靠舉債來支應,那根本不是「免費」,甚至連國人共同分攤都撐不上,只不過是先拿下一代未來的錢來使用罷了,還不如繼續收費(只要做好弱勢學生的學費補助政策),還更符合國家資源分配的公平正義原則。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