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社會觀察

環境汙染罰責不可思議的便宜,根本就是變相鼓勵企業犯罪

By
on
2012-05-04

環境汙染罰責不可思議的便宜,根本就是變相鼓勵企業犯罪

文/zen(本文寫於2011/10/7,本文所討論的,幾乎可以涵蓋所有台灣法令對組織/企業犯罪罰則嚴重偏低的情況,除了公平交易法對聯合壟斷的懲罰之外…,台灣的政府真的是從法制度面開始就非常照顧企業主,許多針對企業嚴重犯罪的罰責比個人違法還要輕…)

日昨台中市議員踢爆,一家外商公司申請到八期重劃區興建商場。還沒得到主管機關核准,已經違法動工,且盜挖土方1.8公頃,違法獲利上億元。

更誇張的還在後頭,一開始負責主管的機關根本沒發現,發現之後,竟然只處以十萬元罰款,接著默許廠商繼續非法開挖。

被市議員發現之後,主管機關市府交通局人員竟然表示:「請他馬上改正(已罰10萬),如果沒有改正,我們要罰他30萬。」完全沒有提到追回被盜挖之土方以及非法獲利的追討的問題,更沒有強制停工的作為。

難怪市議員質疑這根本就是官商勾結。

無獨有偶,爭議多時的松山菸廠案,得標的遠雄建設,也在還未經主管機關核准的情況下私自動工,被環保團體踢爆之後,卻仍不見市政府有任何作為,情況比台中市政府還荒謬?!

另外,工安意外不斷,完全無法徹底解決的雲林麥寮六輕廠,據傳日前竟然又送了第四期擴廠計畫的環評報告書給環保署,環保署完全沒有質疑六輕廠的營運能力不佳所導致的各種環境汙染與破壞,沒有要求改善後再來申請擴廠,僅以送審環評資料不足為由駁回,請求增補資料之後再送。

從上述三個開發案來看,撇開承辦官員人謀不臧、圖利廠商的指控不談,更嚴重的是制度設計不良。當一個違法的盜採砂石可以獲利上億,政府單位卻只能罰各區區十萬元,最重不過三十萬元,且只有民事罰款卻沒有刑事責任,不就是默許不肖廠商從事非法商業行為?

六輕也是一樣,每次工安意外,雲林縣政府都只能根據空汙法祭出每日最高100萬元的罰鍰,對年營收數百億的台塑集團來說,根本不痛不癢,要不是連續發生工安意外實在鬧得太大,雲林縣政府強制要求停工,台塑根本就依然故我。後續甚至還對政府表示,找不到本勞來做廠房維修要找外勞,完全不覺得自己有錯愧對國家政府社會人民,依然故我的成本至上。

難怪有人說,罰責太低就是默許企業違法,台灣在環保方面的相關法規的罰責實在太輕,對於違法廠商根本不痛不癢,處非改為沒收營收利潤,甚至祭出超高額的懲罰性賠款,否則,廠商只會有恃無恐,反正非法責任只不過罰個幾萬元,非法開採不過罰個十萬元,廠房燒掉空氣汙染不過罰個幾百萬,對獲利動則上百億的大財團根本不痛不癢,難怪台灣的環境汙染問題遲遲無法有效解決,鄉下農業用地一大堆非法工廠。

如果說,政府和老百姓支持亂世用重典(台灣人普遍都相信死刑不能廢,嚴重的暴力和殺人犯罪應該判死刑),那麼,重大的環保、經濟/商業、組織犯罪也應該視同重大暴力或傷害犯罪,嚴格審理並重罰才是,不能因為財團資本家比較有機會靠近政客透過遊說來干預立法,就讓資本家犯罪的部分都是重罪輕罰,美國鬧得沸沸揚揚的佔領華爾街不就是對政客輕放資本家的不滿聲浪之凝聚,隨著貧富差距日益擴大,台灣的政治人物若不能認真傾聽民意,哪天99%被統治的不滿民眾也站出來抗議時,一人一票可是足以推翻不到1%的為富不仁的統治階層的統治合法性!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