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與生活

政府得認真打房了

By
on
2012-05-15

政府得認真打房了

文/zen

日前傳出台北市信義路二段「勤美璞真」每坪304萬的天價,姑且不論是真是假,都說明了台北的房價炒作的肆無忌憚,如果政府再不打壓房價使其回到合理水準,遲早青年世代與中產階級會再現民國79年的大規模無殼蝸牛上街頭抗爭運動。

根據統計,2011年台北市的房價與租金比已經飆升到64倍(買房子的錢可以租同等房子64年),名列全球第十六位,比鄰近的東京(23倍)、香港(31倍)都還要高出許多。

歸咎原因,台北市的房地產之所以近年來不斷飆高,除了特定人士炒作(還記得不久前才因以人頭炒作房地產而交保的英業達董事長葉國一嗎?),還有一個深層因素,那就是2008年政府大降遺產稅(從50%一口氣降到10%),據了解大降遺產稅後回流台灣的熱錢多達十五兆,這些錢找不到良好的產業投資標的,於是紛紛流向房地產。

此外,台北市的都市計畫乃是因地制宜,故而不像東京倫敦紐約有明確的分區,住商混合是台北市的特色,炒作房地產時卻成了一項恐怖的利器。台北市的高貴豪宅區旁邊可能是中產階級住宅區(如信義路四段與鄰近的吳興街),結果少數豪宅價格被炒高後,也連帶帶動鄰近的中產階級住宅區。也就是說,近年來在大台北四處林立的豪宅除了自己炒出天價外,也順便拉抬了鄰近的中產階級住宅。

2008年之前,台北市大安區的中古屋一坪還在三四十萬之間,而今恐怕加一倍的錢都買不到。

然而,高房價並沒有帶來高成交率,有行無市是目前房地產的普遍狀況,整個市場被不合理的高房價卡死,政府又不敢痛下決心打房,於是整個市場就拖在那裡,除了少數的豪宅可能以高價成交,其他的假豪宅或被炒高的中產階級集合住宅是喊價多而成交少。

土地持有成本太低,是放縱這些投資客持續長期持有房地產,即便賣不出去也不肯降價求售的關鍵。

反觀政府單位的打房動作,除了央行以減少貸款成數方式打壓炒作房地產之外,其他各政府不們全都是玩假的,奢侈稅上路一年只收到三四十億元的稅金;說要調高豪宅稅卻是變來變去,且稅率也還是低得可憐;房地產實價課稅被市場抵制(和證所稅一樣)。

筆者建議針對非自用住宅(一個人名下有兩棟房子以上者),課徵房屋持有稅,持有越多稅率越高,並且同步配合縮減待款乘數、調高利率(如買第二棟房子以上則不許貸款或調高利率),暫停沒有公共利益的都更(籍合住宅住民改建非都更,都更必須服合公共利益才能辦理,否則由北市府釋出的獎勵容積率將會進一步再炒高房地產的價格)。

台北市不合理的房價,已經到了天怒人怨的地步,勞動階級所得沒有上升,房價卻拚命飆漲,富人玩炒房遊戲還不需要繳稅,房地產不斷炒高且不斷興建新房屋(如都更的獎勵容積率),但是台灣無論經濟還是人口都沒有此一成長幅度,遲早會泡沫化。等到泡沫化,資本只會迅速竄逃,但是貸款買下過高房價的中產階級將會葬送一輩子(甚至或延子孫),日本1989年的泡沫化就是最慘痛的例子。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