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社會觀察

飢餓遊戲已經開始,你是王城的觀眾,還是十二區的參賽者?

By
on
2012-06-01

飢餓遊戲已經開始,你是王城的觀眾,還是十二區的參賽者?

文/zen

我本來不想寫這篇文章的,主要是我認為根本沒用。不過,早上我做了一個夢,要我寫下這個正在進行而殘酷的「飢餓遊戲」,只好姑且一試地寫了。

很多人都讀過飢餓遊戲這部小說,然而,你知道嗎?

飢餓遊戲,早已在台灣開打了!

也許你以為,自己時在王城裡,觀看殺戮遊戲進行的觀眾;實際上,除非你生在資本家或統治階級,也就是即便不用整天忙碌工作,還能活得很滋潤,出入有名車,住豪宅,有傭人可以使喚,錢多到花不完,海外還有根據地…,否則,其實你不是王城的居民,而是十二區的奴役。

是的,無論願否承認,你我都是十二區的奴役。我們每個人被分配到一些工作,必須竭盡所能的努力工作,才能勉強溫飽。

的確,是有些人的生活光景比另外一些人好,但是,說穿了都是奴隸,而且我們所擁有的微薄之物,隨時可能被國家機器奪走(想想都更、土地徵收、失業潮…)。

我們和其他的人民,彼此並不真正交流往來。我們只是功利性地互相利用,而且在統治者的許可之下。我們更多地時候,認同統治階層的價值觀,假想自己屬於統治階層,以為統治階層會善待我們,統治階層所做的一切都是為我們好。

讓人民互鬥,向來是統治者擅長的遊戲,好比說前一陣子的士林王家拆遷,一開始便有心人想製造王家和其他贊成拆遷戶之間的矛盾互鬥,真正該負責任的人卻躲在後面不出來。

統治者壟斷一切的國家建設,一如飢餓遊戲那樣,不同區之間的人民是無法自由地搭乘交通工具往來聯絡,我們唯一能去的地方只有王都。雖然現實生活中我們看起來好像可以達稱交通工具抵達所有地方,實際上在我們心裡,我們渴望抵達的其實只有王都。

再加上我們友忙不完的工作,還不完的房貸,渴望成為王都居民的心,使我們更不願意與其他人民真誠的連結,特別是在攸關我們未來的公共事務上。看看證所稅、核能、國家開發,資源重分配等重大議題,廣大中產階級是如何的冷漠、不作聲?明知道國家的統治階級正在掠奪走一切,只因為統治者丟下了飢餓遊戲(新自由主義:只要夠努力,還是有人可以從貧窮中脫穎而出,成為衣食無缺的統治者),讓每個人都抱持一絲絲微薄的勝出希望,因而放棄團結起來對抗統治者。

統治階級掌握媒體,他們可以透過媒體要求人民觀看一堆垃圾節目,藉此對人民洗腦,轉移人民對於真正重要大事的關注(所以受歡迎的主流媒體全都掌握在統治者手上),每天餵養垃圾給工作繁忙疲累到只想開懷大笑的老百姓看,逐漸將人民洗腦成不關心公共事物,甚至認同統治階級的附庸。

飢餓遊戲已經開打,你我必須靠著殺掉其他人,搶奪他們身上的糧食和財產,才能搏取上位。我們本身並不創造任何的東西,只是遵循統治階級所定下的遊戲規則,靠著殺掉其他和我們一樣的人類(包括其他國家的人民),賺取自己的溫飽/剩餘,好說服自己其實是更靠近統治階級而非十二區的窮人。

然而,實際上我們都是可悲的窮人,只能彼此虐殺,而統治階級正高高在上,觀看我們彼此殘殺以取樂。

這就是小說/電影《飢餓遊戲》真正要告訴我們的故事,一個並非架空,而是真實地存在於你我生活的新自由主義市場經濟底下的殘酷故事,只要我們身為人民的一天還遵循統治者設定的遊戲規則爭奪著成為飢餓遊戲的贏家,遲早有一天,我們會輸光一切,特別是你所鍾愛的家人、妻女、朋友,因為遲早你們必須反目成仇,只為了讓自己活下去。

想要破解統治階級的飢餓遊戲,必須付出極大的代價,甘心樂意賠上自己寶貴的生命,只有當每個人都放棄參加飢餓遊戲,不求自己的勝出上位,飢餓遊戲才可能瓦解。這也是我感到悲觀的地方,我們深受新自由主義思想的洗腦,相信自己只要努力就可以打敗其他人成為統治階級,因而我們不願意與其他和我們同樣光景的人聯手推翻傷害我們的統治階級,反而願意認同統治階級。

看看挺身而出對抗統治者不公義作為的人是如此的稀少,便可知我所言不虛!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