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主基督

聖經分章節,嚴防斷章取義

By
on
2012-06-03

聖經分章節,嚴防斷章取義

文/zen

我們今天所使用的《聖經》,與初代教會有很大的不同。

除了尼西亞公約決定了正典的經卷,以及現代的《聖經》是從古代眾多手抄本歸納整理之後得出的一個綜合整理版本外,還有一點不一樣,那就是今天我們習以為常的章節分段,是中世紀的坎特伯里大主教開啟了《聖經》斷句工,在此之前,《聖經》是沒有分章節的。

或許你會問,《聖經》分章節有什麼關係?

關係可大了!

從好處來說,分章節方便排版、印刷、出版、閱讀、查經、引用…,讓更多人可以更便利的親近《聖經》。

然而,分章節卻也不是完全沒有問題。好比說,我們都知道,古代中國的文言文也沒有標點符號來斷句,因而句讀如何標,經常就影響了文本的解讀。舉一個我們常聽到的例子,「下雨天留客天天留我不留」這樣一句話,不同的斷句方式,就能產生不同的理解。

或許你會再問,理解的多樣化,不也很好嗎?上帝所賜的《聖經》,原本就包含無窮的意思,供人解讀。

是的,理想上來說是如此沒錯。

可惜的是,事情並不會只按照理想的模式運轉,《聖經》分章節之後,雖然讓基督徒能夠更方便地熟悉《聖經》經文,卻也讓《聖經》更為碎片化,更要命的是,傷害了《聖經》的連貫性所傳達的訊息完整性,洛克便擔心《聖經》的分章節會造成「不只是一般人僅將《聖經》的某一節奉為金科玉律,連擁有更高深知識的人,在閱讀時候都會錯失它原本的力量和連續的力量,以及隨之而生的啟發。」

法國法蘭西學院院士Roger Charter更在其著作《書籍的秩序》中明言,《聖經》的打散的影響是災難性的,因為「每個教派都能在《聖經》的某些段落中找到立論的佐證,從而賦予自身立足的正當性」。當某個教派或某個神學主張只引述《聖經》的某個章節段落而略去其他的段落,又將某些段落以《聖經》無誤論、聖經是神所默示等神學主張將其絕對化與正統化,將變成無法進行理性討論或者以其他《聖經》經文來辯駁的絕對主張。其危險是,不懂釋經學原則的一般信徒,將被罔顧釋經學原則而擁有「克里斯馬」(天賦英才)的教會領袖所引導走上偏頗之道。

簡單以白話文總歸一句來說,就是《聖經》的分章節能讓人更加方便的「斷章取義」,根據自己的需要解釋《聖經》,不管此一段經文的上下文或乃至整部書卷的核心意義。

為何依附於基督宗教聖典基礎上發展出來的異端與新興宗教之多不勝數且無法有效消滅?很大一個原因是後現代主義的相對主義強化了《聖經》分章節之後各別章節在神學上的絕對性,使得某些原本只是次要性且只在《聖經》出現過一到兩次的經文被上升到主要性的地位,而且給予絕對的權威。

近年來在教會中快速崛起的成功神學就是最好的例子,成功神學抓住舊約聖經(如《以賽亞書》)中少幾句經文大做文章,撇開新約聖經,特別是耶穌基督親自的教導(關於承受苦難、揹十字架、照顧貧苦缺乏之人等等),大談信仰上帝能夠得到物質豐盛的祝福(且更反向推論,得不到物質祝福就代表不夠虔誠信靠主)。

有人嘲諷這類只取《聖經》部分經文的來信仰的做法是「自助沙拉吧」式的基督信仰,允許人們只信自己喜歡的部分,拋棄上帝要我們持守的部分,而我們卻仍然自我感覺良好地以為自己是重生得救的基督徒。

說了這麼多,並不是要否定《聖經》斷句的價值,而是提醒,不從《聖經》整體來理解個別經文所可能出現的信仰危機,我們除了禱告仰望,求主引導,更重要的是在神學教義上的自我裝備,唯有每一個人都認真研讀《聖經》,了解貫穿《聖經》的核心價值(上帝的創造、人的墮落、耶穌基督的救贖、人的悔改、基督的再臨、新天新地),從整全的角度解讀《聖經》經文,才能避免被隱藏在教會中的敵基督、偽天使所誘惑而偏行己路卻不自知。

我們所信的耶穌基督雖然是又真又活的神,是超驗的真神,但是我們所生活的教會,以及我們人卻是受制於歷史時空環境的有限存在,除非能深刻了解此一侷限在我們信仰生活實踐與神學教義學習上的影響,否則我們很容易被當代主義(以當下生活環境所接觸之價值觀為絕對真理)誤導,甚至被摻了水的假福音給誘騙上當。

神可能賜個別的人一句經文作為終身的引導,不過,神不會只賜一句經文(且顯然與《聖經》中其他主要教導有所偏離)就興起一個宗派,《聖經》如此浩大,有心人要扭曲拼貼解讀出自己需要的樣貌,並非不可能之事,我們應該嚴防批著羊皮的狼混入我們之中!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