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主基督

傳福音,卻也使人與上帝隔絕的矛盾…

By
on
2012-06-14

傳福音,卻也使人與上帝隔絕的矛盾…

文/zen(本文發表於2012/6/10香港基督教週報)

基努李維主演的電影《驅魔神探:康斯坦汀》裡,設定了一個非常有意思的神學問題(姑且先撇開成立預設時不合正統神學教義的部分不談)。電影中,天使加百列打算偷偷與撒旦之子(瑪門)合作,放瑪門進入人間,讓瑪門在世界上為惡。

康斯坦汀問加百列為何要如此行?加百列帶著忌妒的心情說,他不懂為何上帝要如此特別憐憫渺小的人類,無論犯什麼錯都能被寬恕(只要願意悔改),使得人們太過看輕福音。加百列認為,人必須經受大考驗的試煉,經歷及大的苦難,落入深深的絕望之餘,然後悔改,才配得上神的重價恩典。

康斯坦汀覺得加百列瘋了。不知道,您是否也覺得電影中的加百列瘋了?不過,現實生活中,其實我們多少都在做加百列想做的事情:一邊把人推離上帝,同時又一邊積極大發熱心地傳福音。

說來弔詭,台灣的出版市場上有非常多的暢銷書,是由具備基督徒身分的專業編輯、行銷企劃與書店人員合力推動的成果。

更奇妙的是,暢銷書裡不乏阻撓人認識上帝,甚至引領人背離上帝的「好書」(好比說包裝成正向心理學的New Age)。

這樣的現象,不只出現在出版產業,其他各行各業也多少都存在。例如愛主的基督徒金融理專,可能在金融海嘯爆發前賣,給自己的客戶一堆連動債,最後害得自己的客戶血本無歸,家破人亡。他們是否都不知道這些金融商品有問題?從事廣告業的基督徒,設計出超棒的廣告,引誘人們毫無節制地大買特買,刷爆信用卡成為卡奴。

當然不是說,這些錯誤都是基督徒造成的,那些甘願受誘惑者自己當然也要為自己的選擇負責任。然而,基督徒難道就不用為自己選擇作有害人的專業工作負責任嗎?

也就是說,生活在資本主義社會的基督徒,在世俗工作若服膺專業倫理的引導,極有可能必須從是讓人遠離上帝的工作。而且,工作成效越好,越讓人遠離上帝。

同樣一個人,在職場上操持業務之餘,熱心向職場上的同事傳福音,下班在教會熱心服事,隨時裝備自己準備傳福音。如此一個虔敬愛主的弟兄姊妹,為何來倒世俗職場卻能毫無愧疚之感的投入使人遠離上帝的專業工作?為什麼會造成此一人格分裂?

我想和聖俗二分的信仰生活有關。當前教會無力自外於資本主義體系,也無力另創一套更好的經濟體系,使得基督徒必須服膺資本主義體系,才能賺錢養家,發達致富。結果,便孕育出忠心愛主的弟兄姊妹過著雙面人的生活,在職場上幹著使人遠離上帝之事,離開職場後再拚命傳福音的矛盾現象!

基督徒成了化身博士,身上同時擁有善與惡兩種力量。在世俗生活時服膺惡,回歸信仰時則服膺善。

我無法輕易地指責這樣的生活型態。生活在屬撒但的世界,就會碰到類似的兩難之事。我們為了活下去必須做會讓人遠離上帝的事情。

如果只是為了活下去,在資本主義體系中佔一個最起碼可以溫飽的位子,那麼無可厚非。

如果不只是為了活下去,而是為了讓自己活得更好(卻以榮耀神的名義包裝),那麼,就算沒有違反世俗的道德法令,恐怕我們所做的事情在神眼中看來,仍是不討喜悅的,因為我們正在把人推離上帝。

每一個基督徒在世俗工作時,必須了解自己手上正在做的工作是否是使人遠離上帝。如果是,卻因為工作的關係不得不做時,必須將工作以禱告交託在主手上,誠實地面對聖靈,我這麼做是不得已,沒得選擇(不做我會丟掉工作,沒了工作我會餓死街頭),亦或只是為了成就自己?

相信「萬事都互相效力」,這些不得不透過我們的手所送出去的惡意/傷害,至少能夠成為偽裝的祝福,幫助那些不幸落入此一試探中的陌生人,使其成為日後認識上帝的開始。

人與人之間,都有無形的網絡連結,牽一髮而動全身,我們所做的事情將會影響整個世界(以我們無法理解的複雜方式),壞事不一定有惡果(帶著偽裝的祝福),善事也不一定有好果,箇中奧祕只有神能了解,我們只能謙卑帝禱告,並且知道自己所做的一切並不是為了成就自己。

今天的世人,正被包裝得很漂亮的「自我實現」所蒙蔽,誘導向遠離神,高舉自己的墮落沉淪之路而不自知,甚至有部分弟兄姊妹還以為,自我實踐的自己是活出神的旨意。

加拿大哲學家暨政治學者查爾斯.泰勒在其著作 The Malaise of Modernity一書中指出,當代社會的「自戀文化」中的一個重要展現方式,就是以「自我實現」做為生活的主要價值,而且很少願意承擔外部道德要求或者對他人的嚴肅承諾。

舉個最常見的例子,個人主義的自我實踐讓人寧可選擇拚事業而放棄結婚生子。人們不願意因為生孩子而放棄目前的生活水準,事業上可能的升遷,都因為那可能拖累自己,使得自己的人生無法自我實現。

不顧外部道德與對他人承諾的自我實現,成了非常自我中心的事情,泰勒認為是自戀文化的具體展現,是一種僅僅是自我放縱和利己主義的表達,根本不受任何理想的驅動,甚至更要命的是假裝成自我實踐的自我放縱(享樂主義)。

自戀文化藏在自我實現中偷渡到當代社會生活之中,以勵志、學術、宗教信仰、人生哲學、同儕壓力、廣告/行銷等各種各樣的方式鼓勵人們信奉。

然而,自戀文化可以說是人類的自我中心,人義論的最大展現,正是聖經中所說的罪的最大展現,驕傲的自以為義,高舉人自己,將神、社會、他人等排除在外,只要求享受權利卻不願意屢踐義務。

自我中心高舉自己,視自己的需要滿足為人生最重要的事情,自我實踐成了自我合理化此一論點的最佳包裝。

企業只在乎利潤最大化,政客只在乎自己能否選上,每個人只在乎自己能不能擴張自己的境界,至於擴張境界所必須付出的代價,所造成的外部成本,都不在自己的考慮之內,更別說幫助社會上窮苦大眾(甚至更惡劣者還引用新自由主義論點,認為貧窮是自己懶惰所造成)。

在自我實踐之前,一切社會責任退位,自我實踐成了生命中最重要的事情的同時,也讓人成了最自私自利卻又有自我合理化的藉口。

而今,自以為義的自我實踐開始偷渡到基督信仰之中,以成功神學之名鼓勵弟兄姊妹追求個人成就的極大化,追求人生的自我實踐,追求自己的人生目標/理想(異象,只有自我完成而不幫助社會的人生異象),甚至告訴弟兄姊妹自我實踐是神的美好旨意。

成功神學暢談個人生命的豐盛、活出美好,告訴弟兄姊妹越虔敬者越能賺大錢贏得成功在教會的地位也越高,卻不談先求祂的國和祂的義,也不用揹起十字架跟隨耶穌,不談約伯那無來由的全然承受苦難,不談基督徒的社會責任(那做在最小的一個身上,就是做在主身上),信奉自我實現的基督徒不斷累積世上的財富,卻對鄰里餓死的窮人不聞不問。

自我實踐若不能伴隨著愛鄰人(盡心盡力,愛人如己),不能成為好撒瑪利亞人反而成為剝削結構的共犯,那恐怕便落入假裝成光明天使的撒但的陷阱,以為信奉耶穌基督,其實則是追拜瑪門去了。

你能相信,耶穌允許你擁有龐大的財富是為了炫耀,而不是為了幫助其他需要幫助的弟兄姊妹這樣荒謬的事情嗎?耶穌呼召我們悔改,是做祂的門徒,做能夠改變世界的光和鹽,倒空自己,成就福音的小基督,不是為了拚命賺取財富與聲望而不顧一切的(偽)自我實踐者。

教會也應該在小組/團契與聚會中多為弟兄姊妹的工作禱告,多為容易陷入屬靈征戰的職場禱告,保守弟兄姊妹能夠免於從是使人遠離福音的工作,或擁有屬天的智慧來化解、逆轉這些原本會使人遠離神的工作,不要輕率地以二分法將世俗定為罪,甚至要求弟兄姊妹離開他所身處的職場。

每一個弟兄姊妹進入每一個(合法存在)職場,都有神美好的旨意,只要我們能夠時刻警醒,不求私利顯大,順從聖靈的引導而行,先求祂的國和祂的義。或許我們還是無法自外於某些使人遠離上帝的某些工作,但是我們敢於宣告,這些經由基督徒之手所為之惡,最後都能成為滿滿的祝福。

如果您不只是受雇者而成為領導者,擁有自己的企業時,也請務必遠離那些使人遠離上帝的工作(這是基督徒企業領袖落實聖俗合一生活的最佳做法),即便那些工作能為公司帶來龐大的利潤,也要為了福音的緣故,拒絕之!切莫臣服於瑪門,臣服於偽裝成自我實踐的自戀文化,為了利潤而做出使人遠離上帝之惡!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