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主基督

成功神學的自我實踐與自戀文化

By
on
2012-06-19

成功神學的自我實踐與自戀文化
文/Zen(本文發表於長老會教會公報)

今天的世人,很可能正被包裝得很漂亮的「自我實現」所蒙蔽,誘導遠離神,高舉自己的墮落沉淪之路而不自知,甚至部分主內弟兄姊妹也相信,自我實踐的自己是活出神的旨意的美好。

加拿大哲學家暨政治學者查爾斯.泰勒在其著作 The Malaise of Modernity一書中指出,當代社會「自戀文化」的一個重要展現方式,就是以「自我實現」做為日常生活的主要價值,而且很少願意承擔外部道德要求或者對他人的嚴肅承諾。

舉個最常見的例子,個人主義的自我實踐讓人寧可選擇拚事業而放棄結婚生子。人們不願意因為生孩子而放棄目前的生活水準,事業上可能的升遷,都因為那可能拖累自己,使得自己的人生無法自我實現。

不顧外部道德(成本)與對他人承諾的自我實現,其實是非常自我中心的,泰勒認為這是自戀文化的具體展現,是一種僅僅是自我放縱和利己主義的表達,根本不受任何理想的驅動,甚至更要命的是假裝成自我實踐的自我放縱(享樂主義)。

自戀文化藏在自我實現的美好理論中偷渡到當代社會生活之中,以勵志、學術、宗教信仰、人生哲學、同儕壓力、廣告/行銷等各種各樣的方式鼓勵人們信奉。

然而,自戀文化就是人類的自我中心,人義論的最大展現,正是聖經中所說的罪,驕傲的自以為義,高舉人自己,將神、社會、他人等排除在外,只要求享受權利卻不願意屢踐義務。

自我中心高舉自己,視自己的需要滿足為人生最重要的事情,自我實踐成了自我合理化此一論點的最佳包裝。

企業只在乎利潤最大化,政客只在乎自己能否選上,每個人只在乎自己能不能擴張自己的境界,至於擴張境界所必須付出的代價,所造成的外部成本,對他人的傷害,全都不在自己的考慮之內,更別說幫助社會上窮苦大眾(甚至更惡劣者還引用新自由主義論點,認為貧窮是自己懶惰所造成)。

在自我實踐之前,一切社會責任退位,自我實踐成了生命中最重要的事情的同時,也讓人成了最自私自利卻又有自我合理化的藉口。

而今,自以為義的自我實踐開始偷渡到基督信仰之中,以成功神學之名鼓勵弟兄姊妹追求個人成就的極大化,追求人生的自我實踐,追求自己的人生目標/理想(異象,只有自我完成而不幫助社會的人生異象),甚至告訴弟兄姊妹自我實踐是神的美好旨意。

成功神學暢談個人生命的豐盛、活出美好,告訴弟兄姊妹越虔敬者越能賺大錢贏得成功在教會的地位也越高,卻不談先求祂的國和祂的義,也不用揹起十字架跟隨耶穌,不談約伯那無來由的全然承受苦難,不談基督徒的社會責任(那做在最小的一個身上,就是做在主身上),信奉自我實現的基督徒不斷累積世上的財富,卻對鄰里餓死的窮人不聞不問。

自我實踐若不能伴隨著愛鄰人(盡心盡力,愛人如己),不能成為好撒瑪利亞人反而成為剝削結構的共犯,那恐怕便落入假裝成光明天使的撒但的陷阱,以為信奉耶穌基督,其實則是追拜瑪門去了。

你能相信,耶穌允許你擁有龐大的財富是為了炫耀,而不是為了幫助其他需要幫助的弟兄姊妹這樣荒謬的事情嗎?耶穌呼召我們悔改,是做祂的門徒,做能夠改變世界的光和鹽,倒空自己,成就福音的小基督,不是為了拚命賺取財富與聲望而不顧一切的(偽)自我實踐者。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