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與生活

對付血汗企業,唯有重罰才能令其守法

By
on
2012-06-25

對付血汗企業,唯有重罰才能令其守法

文/zen

去年七月一號開始,違反勞基法工資工時規定的企業,得以對外公佈名單。日前蘋果日報彙整一年來被勞委會公佈違法的458家企業名單。

勞工團體認為,這些企業之屢罰不怕,被公佈名單也不怕,應該修法,違反勞基法最重得以勒令企業停工。

筆者以為,停工的懲罰,一來太重,二來若營運出現狀況最後倒楣的還是勞工,雖然立意良善(為勞工著想),但是,懲罰最好還是以罰款為主。

台灣的企業之所以趕壓榨勞工,說穿了就是本小而利大,一次勞動檢查被糾舉出違法,不過罰2~30萬之間,對動則聘用數百數千名勞工的中大型企業來說,被抓到罰款的成本,遠小於按照法律規定支付薪資。

想杜絕此一亂象,唯一有效的辦法就是大幅調高違法的罰責。由原本現行的罰款2~30萬,改為推定制,根據勞工受損之權益,推算一定金額後,除了必須補給所有企業內員工薪資之外,政府還向違法企業收取一定乘數之罰金。且違法被抓到的次數越多,罰款得按加倍計算。

為何台灣的企業不太敢聯合漲價,主因恐怕是公平交易法的罰責非常重,500~2500萬的罰款(或營業額的10%),讓企業不敢隨便聯合漲價。

韓劇《市政廳》裡,擔任國會議員的趙國曾經在一次審查環保法條的會議上發言,國家在法條上的罰責過輕,根本就是放水讓企業違法。

非法責任制、過勞與低薪,已經成為足以動搖國本的重大國家議題(年輕人不婚不孕,因為過勞與低薪;有能力者紛紛出國謀出路,因為台灣勞動條件不好),政府必須認真考慮修法調高罰責,否則,勞動檢查或者公布企業名單,都沒有用,商人將本逐利,只有讓他們會感到肉痛的罰款,才能真正起約束作用。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