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主基督

柴玲可以原諒鄧小平與中共嗎?

By
on
2012-06-25

柴玲可以原諒鄧小平與中共嗎?

文/zen(本文發表於長老會教會公報)

最近一陣子,包含教會評論界在內的香港輿論圈,對柴玲公開發表,基於基督信仰的緣故,原諒、寬恕鄧小平與中共政權在六四的所作所為,發出極大的批判。

輿論普遍認為,柴玲沒有資格做此一宣稱(不能因為她以前被標舉為民運領袖),代替所有人決定要寬恕中共。有人則持陰謀論,認為柴玲此時的發言,是為了自己的事業想要前進中國。

教會界有人認為,柴玲搞錯了寬恕的意思,寬恕必須搭配悔改,且縱然被害人選擇寬恕,該追討的不義惡行還是應該被追討。還有人認為,柴玲之所以會有此一寬恕論的發生,是福音派教會太過高舉「白白的恩典」所造成的扭曲。

我私心想,柴玲是基於我們的主耶穌,還在世人仍做罪人已先,就已經準備好了寬恕(十字架的福音),只要我們願意悔改、認罪,就能得蒙寬恕。

美國民運領袖馬丁路德金恩博士,在他一面主張以非暴力,推動廢除種族隔離運動的同時,也不斷地向黑人弟兄姊妹們發出呼籲,懇請大家寬恕仍然認為種族隔離政策沒有錯的白人弟兄姊妹,金恩博士認為,被迫害者先做好寬恕的準備,等到加害者將來悔改時,便能和好,而不會因為那個錯誤的存在的翻案,而翻轉了雙方的地位(被迫害者成為新的加害者,因為取得了道德制高點)。

我想,柴玲最大的錯誤,不是基於基督信仰而發出寬恕論,而是他只有口頭的潔淨,只是發表文章,表示自己寬恕了鄧和共產黨,卻不若金恩博士,同時推動要求犯錯者悔改,補償受害者的作為,讓犯錯者了解自己的錯誤並且願意認錯悔改的行動。

此外,柴玲更像是援引自己當年民運領袖的身分代表性,逕自決定了所有人必須寬恕,而非像金恩博士,為了預備黑人弟兄姊妹們的心,四處奔走、宣揚預備寬恕論。

柴玲的寬恕論,我以為頗有他山之石,可以攻錯的意味,放到台灣來看,曾經是被壓迫、剝削的群體(如二二八、白色恐怖等),是否可以寬恕那些曾經傷害我們的群體,特別是這些群體的代言人已經公開為此事道歉,也陸續推動補償、修復(即便還不是令人很滿意)?

被害者、受壓迫者當然可以寬恕加害者、壓迫者,甚至在加害者還未了解其錯誤已先,就先給出寬恕,但是,卻不代表其他該追討的錯誤不用追討,該認的罪不用認,罪就能夠平白無故的消失。

寬恕與悔改是配套出現的,最後達到的目標是關係「合好」,而不是單方面不顧對方意願的寬恕,對方並不覺得自己有錯,然而錯誤也在此一寬恕論發出後被逼到角落,假裝已經消失不見,那就糟糕了。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