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創意考

香蕉與猴子:創作的報酬不斷遞減的時代

By
on
2012-06-29

香蕉與猴子:創作的報酬不斷遞減的時代

文/zen(本文發表於2012/6/28蘋果日報民論版)

本屆金曲獎,施文彬代武雄老師領獎時所說的「只出得起香蕉的公司,當然只請得到猴子(聽說武雄老師其實也是轉引網友a-chin的話)」,引起廣大共鳴。同為音樂創作人的張懸,便在其臉書上提到,十五年前唱片界買斷一首歌是五萬元,而今則為兩萬元。

創作的市場價格今非昔比,似乎不單單出現在唱片業,文字創作、電影、工業設計等產業也有一樣的問題。以過去台灣最多專職寫手的言情小說來說,十五年前一本言情小說買斷的價格約五萬塊,如今也只剩兩萬不到,還要面臨更多來自中國對岸更便宜的作品的競爭。出版社一本起印兩三萬冊的重點主打書,花在封面設計上的費用最多不過兩萬元。

創作的市場價格日漸低落,是非常嚴峻的問題,畢竟創作是產業的火車頭,沒有好的創作,產業開展不了,對於想以文創立國的台灣,絕非好事。

如果可以,我相信不少業主應該也不願意自己只出得起請猴子的香蕉,也希望能夠重金禮聘創作人,向其購買作品。只不過,創作人的收入不斷下滑,倒不一定是業主都只想剝削創作財,也有產業生態變革的不得已。

網路崛起,使得創作發表的「交易成本」歸零,有志於創作的素人可以透過部落格、Youtube等媒介逕自「出版」自己的作品。《鄉民來了》一書的作者克雷‧薛基說,此一變革,造就了「先出版,再篩選」的時代(有別於過去的「先篩選,後出版」),大量供給,再到市場上捉對廝殺。

克雷‧薛基說,嶄新的創作發表生態,註定只有極少數能夠成功,絕大多數都是失敗的,加上明星的馬太效應(贏者全拿),以及大眾文創商品的暢銷與否,與作品本身的水準並無絕對正相關,最後業主們只好將有限的資源做更為稀釋的平均分配,導致新進者與未成名者的基本報酬的不斷遞減。

歐美的職業運動選手的待遇,是最典型的例子。有人氣的頂級天王,年收入超過十億台幣,板凳球員年收約莫只有一千萬元,但兩者的球技並沒有100倍的差距。

某種程度上來說,網路崛起後的創作世界,的確是超大量的業餘人士與超少量的專業/明星一起共享,而且,極少數的專業/明星能分走的大餅比其他業餘人士多很多。維基百科就是一個典型的例子,80%的內容由重度使用者撰寫,其他20%由廣大的群眾撰寫。

不過,我其實很相信「生命自會找到出路」,如果真心熱愛自己的創作事業。就說今年金曲獎的最大贏家五月天,正式出道十三年,現在雖然是賺錢實力第一的天團,不過,正式出道之前,當大多數人都還在大學由你玩四年的時候,他們已經勤奮地跑著校園演唱,哪裡有表演就去,且完全不計較一場能賺多少錢。

出道前的刻苦耐勞,成了他們成名後面對唱片業第一波產業萎縮(人們不再買CD)的最佳應變之道,五月天開始推出大量的現場演唱會,世界巡迴演唱會,無論是上海北京台灣的數萬人大場次,還是日本的地下樂團規格小場子,都戮力認真的一場接著一場,賣命的表演,從而在唱片銷售低迷的時代,開出自己的紅盤,成為明星一哥(享受馬太效應)。

面對專業創作人的待遇不斷下滑的產業趨勢,產業環境的確更險峻,成名致富的確更不容易,但從體系的角度來看,其實是更嚴苛的篩選機制的誕生,實力不夠強、名氣不夠大、意志不夠堅定…的人,都會被排除在外。堅持到底不一定能得到相應的報酬(創意從來不是努力就能有對等收穫的一種工作),但是,無法堅持到底一定不可能有機會脫穎而出。大環境變得如此殘酷而現實,也許創作人也應該更加務實地面對,忘掉過去那些曾經美好的輝煌年代!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