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主基督

世界不是平的-M型世界的成因、結構與基督徒的回應

By
on
2012-07-07

世界不是平的-M型世界的成因、結構與基督徒的回應

文/zen(2009年春天寫的,談好的題目,後來被嫌文章太長太難沒用,放著放著就忘了,三年多後翻出來看,還是一樣,那就貼一下吧…)

自從金融海嘯以來,台灣的失業率居高不下,最保守估計都有接近6%的水準(廣義失業率約7%),寬鬆估計,也就是加入非典型就業(如兼差打工,派遣),則高達11%。這還不包括生活在貧窮線以下的貧戶,以及單親,家有殘障人士與慢性病患之類的高風險家庭。

然而,另一方面的台灣,卻呈現奢華氣象,許多台商大老闆在政府降低贈與稅等各項富人稅後,紛紛回台置產,炒起這波大台北房價高峰。

如果世界是平的,怎麼一向自豪所得水準相當平均的台灣,竟然呈現如此巨大的不平等?這是暫時的現象,還是已經成為新的社會結構,難以逆轉?

世界一點都不平

2006年,紐約時報專欄作家佛里曼,出版《世界是平的》,以其精湛的文筆,暢談網路的崛起與共產國際的垮台,將世界帶入全新的時代:平世界。此後的人類,只要善用網際網路,便可以將工作外包到成本低廉的地區(例如中國、印度、東歐、東南亞),自己則能坐享網路無國界的好處,以全球為半徑展開自己的生涯。

在佛里曼的眼中,只要充分利用新科技,這個世界再沒有任何能夠阻攔人類發展的障礙。佛里曼正面看待全球化的優點與貢獻,固然指出了人類社會文明的重大突破,可惜的是,真實世界並非一如佛里曼所說,越來越平坦。

鑽研創意階級的學者理查‧佛羅里德,在其新作《尋找你的幸福城市》提出他長期分析「全球夜晚燈光照明聚集區域」的資料證明,人類財富,並非平均分配於全世界,而是群聚於少數夜晚燈光明亮的超級大都會區。沒能成為都會的地區,早已被全球化秉棄,成為全球化的輸家。世界非但沒有變平坦,反而更崎嶇了。

我們所生活的真實世界,其實比較像大前研一在《M型社會》一書中,分析日本國民所得分配所畫出來M型[zen1] ,富人與窮人分流,所得/生活差距不斷擴大,稱當今之世為M型世界,恐怕並不為過。

M型世界的誕生

在M型世界裡,贏家階級(資本家/企業主)拿走了絕大多數的財富/資本,輸家階級則是賣光了勞動力,卻連賺取基本溫飽的收入都成了奢望。從美國到日本與歐洲,乃至香港、南韓、台灣,越是發達而成熟的資本主義社會,所得分配兩極化的現象越是嚴重。

日本學者佐藤俊樹的《不平等的日本-告別全民中產社會》、三浦展的《下流社會》還有大前研一的《M型社會》均不約而同地指出,當前日本中產階級不斷萎縮,向中下階級沉淪。此外,向上流動的管道已經被封閉,除了原本就是富裕階級的下一代外,中產與中下階級未來已經很難向上流動。

如果世界誠如佛里曼所說的是平的,那麼,為何不是所有人皆能雨露均霑,共享現代化的豐盛果實?為何少數資本家階級盤據絕大多數的財富,其他廣大勞動階級卻是連基本的溫飽都成了奢求?

當代知名的馬克思主義地理學者大衛哈維就在其著作《新自由主義空間》中為文指出,近三十年來的經濟榮景,並非靠著創造生產所孕育,而是富國靠著剝削、掠奪窮國(發達國家以外債的方式控制非洲窮國),富人/資本家則以效率化/利潤最大為名,壓低勞動薪資,剝削員工福利,造成今天的貧富兩極分化,窮(人/國)者恆窮,無法翻身。

正所謂成也蕭何,敗也蕭何。跨國/連鎖企業的成功,是過去三十年來全球經濟繁榮的主要推手。然而,跨國/連鎖企業的獨特運作模式,卻也是造成M型世界的元兇。

跨國/連鎖資本主義的崛起-財富網富人圈流動

自從1970年代末期以來,新自由主義經濟學派抬頭,新自由主義認為,經濟活動應該交由市場(供需原則)決定,希望政府鬆綁各種經濟與金融活動的管制。美國雷根總統和英

國柴契爾夫人,積極響應新自由主義經濟學的呼籲,鬆綁各種商業與金融活動,讓企業能更加自由而靈活的進出全球市場。

鬆綁後的英美企業,積極進軍世界,發展成一家家富可敵國的跨國/連鎖企業,其他工業強國發現英美鬆綁後的成功,也紛紛群起效尤。例如,1990年代的通用汽車公司的年營收,高過丹麥國民生產總額;艾克森石油松的年營收高於挪威國民生產總額;豐田年營收高於葡萄牙國民生產所得。

以房地產來比喻,跨國/連鎖企業就像是在大台北東區擁有許多辦公大廈的包租公,每個月的房租收入,扣除必要支出外,還足以再買下新的大樓。於是,包租工就每個月收租,收了租後買屋,不斷擴大自己的房地產版圖。至於一般市井小民,就是向包租公租房子的人,每個月得繳房租;就算不是租房子,而能向銀行貸款買房子,那也等於把房東換成銀行,每個月還是要按時繳納貸款,還得保佑自己20年期貸款清償完之前,不會丟了工作(否則隨即被龐大的房屋貸款壓得喘不過氣來)。也就是說,包租公每個月坐收租金之餘,還能不斷買入新的大廈,貸款購屋的市井小民,卻得乞求一切順利平安,才能在二十年後換得一間中古屋。

跨國/連鎖企業在全球市場的大獲全勝,幹掉了無數街角商店,像電影《電子情書》中,梅格萊恩經營的獨立書店「街角書店」,敵不過湯姆漢克斯經營的大型連鎖書店FOX的競爭而倒閉。

跨國/連鎖企業以大量採購的模式,壓低進貨折扣與各種經營成本,使其得以提供消費者最優惠的商品價格,例如電影中的FOX連鎖書店。

然而,跨國/連鎖企業崛起而倒閉的不只是書店,還有各行各業獨立經營的店面,像是社區裡的雜貨店、早餐店、漫畫店、機車行、麵包店、快餐/飲料店、量販店等等。至於倒閉後獨立門市的市場,便被連鎖公司給接收,換成了跨國/連鎖企業經營的門市。

或許不少人認為,連鎖商店門面乾淨整潔,遠比傳統店面來得舒服、好逛,價格也便宜,服務升級價格卻更低廉,有什麼不好?

較不為人知的是,當傳統獨立經營的商店不敵連鎖商店紛紛歇業,就業市場勞動薪資所得卻出現了變化。市場大量被跨國/連鎖企業吞併、佔據時,代表原本獨立開店的微型企業主,將轉型成連鎖門市的店員、店長或加盟主(工作總要有人做)。然而我們知道,過去在社區開一家雜貨店所賺得的盈餘可以養活一家人,但是今天,在連鎖超商工作(即便擔任全職/店長,更別說兼差/打工/排班),所賺的薪水經常連養活自己都很困難。

股東資本主義的威力

跨國/連鎖企業明明有賺錢,為何給員工的薪水卻那麼低?箇中奧妙,就在「股東資本主義制度」。跨國/連鎖企業不是股份有限公司就是上市/上櫃公司,公司由一小群大股東/董事掌握。在此制度的運作下,公司的CEO與經理人只對股東/董事負責,不需要對員工負責。CEO與經理人經營公司的最重要目的,就是替股東/董事賺錢。因此,每年公司在扣除必要的人事開銷與必要成本支出後,所有的盈餘,將由股東/董事與被許可的高階經理人以分紅/配股的模式分走。不少企業為了儘可能讓股東分得利潤,發展出各剋扣員工薪資與廠商成本的作業流程。

當然,並非所有企業主、資本家都是無良的,有些具備企業家精神的資本家/企業主,深知員工是公司最重要的財富、資產,總是肯花大錢培訓員工,分紅/配股也都把員工納入其中,例如台灣過去電子代工產業的員工分紅配股制度,就是利潤共享的制度。可惜的是,近年來資本家不再擁有過去像松下幸之助等實業家的企業家精神,願意把員工當作寶貝來保護的越來越少,反而是把員工當耗材使用的越來越多。

以超低價銷售為訴求的美國平價百貨沃爾瑪百貨為例,沃爾瑪正是挾自己的通路優勢(遍及全球的零售門市),要求供應商壓低進貨成本以滿足其低價銷售策略。供應商為了壓低進貨成本,只好把製造工廠外移到勞力/土地/稅賦成本最低的地區,直接衝擊本國勞動力的聘僱)。沃爾瑪的確提供客戶最低價的產品,但所付出的代價卻是讓許多勞動受薪階級無工作可做。

除此之外,沃爾瑪為了達到利潤最大化,在經營上,以盡力減少企業開支為最高經營指導原則,除了公司絕不花錢在無謂的裝潢上,另外一大強項就是儘可能的壓低員工薪資與各項福利。最直接的作法,就是盡量減少正職員工的聘僱,改聘排班、兼差,算時薪的打工仔。

結果,沃爾瑪的確靠著低價訴求,賺進了大把大把的鈔票。不過,沃爾瑪的員工卻沒有此等福份享受,錢全都進了沃爾瑪的股東和董事口袋。

放眼全世界,除了沃爾瑪,還有成千上萬的大型跨國/連鎖企業效法沃爾瑪,以效率最大化之名壓低員工薪資/利潤,壓低供應商折扣,追求企業的利潤最大化,也就是股東與董事的利潤最大化。也就是說,少數人瓜分了絕大多數的盈餘,其他絕大多數人則陷入連賺取基本溫飽都顯得困難的處境。

掙扎求生的窮忙族

日本評論家門倉貴史在《窮忙族》(Working Poor)中指出,日本有越來越多人淪為拼命工作卻無法賺得足夠溫飽的收入的「窮忙族」。窮忙族之所以崛起,起因於企業為了降低製造生產成本,大量地將工作外包給土地與勞力成本低廉的發展中國家(如中國、東南亞)。就算在本國,也儘可能縮減正職員工人數,改以約聘、派遣、兼職、排班員工為主,因為約聘、派遣、兼職、排班員工都只需領取最低時薪,又沒有勞健保等員工福利,雇主還可以隨時說停聘就停聘,大幅降低企業人事成本支出,有效提高企業競爭力、運作效率與獲利能力。

不斷萎縮且被掏空財富的中產階級、知識新貴

過去三十年來,英美日歐乃至東亞四小龍等國的「中產階級」逐漸萎縮,中產階級的工作不斷蒸發。傳統中產階級做的(辦公室/白領)工作,不是被新的自動化科技成熟而移轉給機械(想想銀行ATM機,取代了多少過去只能靠行員執行的工作),就是因為全球化與網際網路的崛起,大量被外包給薪資低廉但能力相當的發展中國家,例如美國將客服、會計與軟體開發業務外包給菲律賓或印度;日本、台灣將製造代工廠外包到中國大陸、東南亞。

至於手上還有餘錢的中產階級與知識新貴,資本家集團則發展出各種奢華名牌精品、名車、豪宅等誇富宴、炫耀式消費,務求將其金錢往富人圈的口袋吸。以買屋貸款來說,近年來隨著房價飆漲,貸款買屋已經成了中產階級的沉重負擔。此次金融海嘯爆發後,許多中產階級直接面臨經濟衝擊,主要原因都是房貸壓得放無薪假或失業的中產階級不知如何是好。華爾街的資本家更是利用高薪養奢華消費的生活型態來控制金融從業人員,這些人為了賺取高薪,不擇手段,從而發展出各種光怪陸離的衍生性金融商品。

無論窮忙族還是中產階級,出賣勞力/知識辛苦賺得的所得,結果卻被資本家集團拿走了。在市場上流通的的絕大多數金錢,被跨國/連鎖企業賺走,變成分紅進了少數股東/董事(富人的口袋)。當財富不斷流入富人手中(富人的消費支出,絕大多數都仍留在富人圈/例如購買精品、豪宅的奢華消費,只有極少數進了窮人圈,再不然就是透過洗錢手法,將財產外移到免賦稅的境外金融國度,就連國家都課不到富人的稅。),窮人的所得不斷下降,只能不斷尋找更便宜的商品購買,結果更助長了以低價競爭為訴求的跨國/連鎖企業的獲利能力,陷入惡性循環,形成M型世界。

金融海嘯成為拐點

要說幸運似乎也是可以,此波金融海嘯的暴發,讓過去十餘年來,靠著搜刮窮人圈的富人/資本家們的財富,因為過度投資虛擬/金融資本(減少投資工業/生產資本),玩起套利金融遊戲,逐漸放棄生產製造(例如通用汽車、奇異、保時捷等傳統製造業大廠,紛紛成立自己的金融投資部門,靠金融交易賺取高額獲利,甚至遠超過工業生產),結果被華爾街的高槓桿操作溶蝕了大筆的財富,搞得不少大企業垮台倒閉,富人也嘗到了財富蒸發之痛。

制衡跨國/連鎖資本-政府干預、發展在地經濟

全球化論述最為興旺的時代,不少論者認為,未來民族國家將會消失,跨國企業與區域經濟體將取代民族國家。然而,此次金融海嘯突顯了毫無節制的跨國/連鎖資本主義是不可行的,人心的貪婪將會造就各種詭詐與欺騙,從而傷害的經濟體制的安全。

國家的存在是有必要的(也許不一定是民族國家),國家必須從嚴看管跨國/連鎖資本主義以及各種金融活動,制衡不法或可能威脅經濟系統安全的金融活動(例如投資銀行/避險基金的槓桿操作,氾濫成災的衍生性金融商品/次貸債券)。

跨國/連鎖資本主義已然形成,網際網路也將世界拉得更靠近,世界不可能再走回頭路,不可能回到獨立經營商店的街角書店時代。只不過,如果可能的話,對於既有的跨國/連鎖企業,政府應該加強要求企業負起照顧在地員工、廠商的責任,回饋社會的義務(企業是社會組織的一種,社會不存在,企業也無以為繼),不能只想賺錢卻不想付出/回饋。

我們需要有公正清廉且認真替人民與國家著想的領導人,不被企業財團加收買,不制定只對財團/資本家有利的金融與經濟政策(例如從嚴要求企業主對於員工薪資福利/工作環境安全的規範),在國家的干預、介入之下,維持資本家與勞動/受薪階級關係均衡,不偏袒任何一方(過分偏袒勞工,將造成動不動就則罷工,延宕國家經貿發展;過分偏袒資本家則讓資本家橫行無阻,任意剝削、剋扣員工薪資/福利),不允許贏者全拿,贏者可以拿,但也要照顧輸家/弱勢。公司的所有權雖然隸屬於股東,但不代表股東可以拿走全部的利潤,並且以此為由壓榨員工企業。

各國政府更要聯合起來,對付像瑞士、開曼群島等地的「境外金融」,懲罰那些賺錢卻不繳稅的公司,或是把錢洗到海外的富人。

此外,政府應該積極投資、輔佐具有在地獨特性、不可替代性,跨國/連鎖企業無法複製、介入複製的在地經濟/產業,例如農業(農業是重要的國家安全產業)、文化創意產業與觀光產業,共同攜手合作,創造一種良性的全球化經濟體:各國各展所長,截長補短、互取所需,互相扶持,共存共榮。

基督信仰的回應-新教倫理與資本主義精神

制度面雖然能從最低限度要求資本家/企業主就範,不過,真正要能長治久安,最好的辦法,還是從信仰與價值層面的重新教育做起。《聖經》<箴言>書早已預言貪戀錢財者的敗亡,「起初速得的產業,終久卻不為福」(20:21),「人有惡眼,想要急速發財,卻不知窮乏必臨到他身」(28:22)。

德國社會學家韋伯曾經為文探討基督新教的工作倫理,推動近代資本主義精神萌發的過程。此研究雖屬社會學,但書中所分析的時代之企業家,幾乎全都是遵循基督信仰教誨之人。

韋伯認為,當時的基督徒資本家,因著信仰的緣故,將自己的工作視為天職、神召,因而不敢任意妄為,總是戰戰兢兢、如臨深淵、如履薄冰的盡忠職守,目的就是為了回應神的恩典榮耀,使自己在救贖的事上有份。

身為基督徒,我們知道每個人的存在,神都有獨特而美好的安排。如果有人擁有經營企業,成為企業主的才能,那是神希望他透過開辦公司,創造就業機會,透過他的手,養活更多的人。除此之外,也透過他的企業所創造的產品,替世界帶來幫助。神對於企業主的寄望是很高的,企業主毋寧是當代真正肩負起神的管家責任的一群人,這群人的決定將決定地球與世人的未來。

如果企業主個個像貪財的肥貓CEO,只在乎如何賺取自己的高薪與分紅,不考慮員工生計,不考慮企業經營的長治久安,不在乎外部成本與地球生態,結果就是如今全球暖化、M型世界與金融海嘯。

提摩太前書說,「貪財是萬惡之根,有人貪戀錢財,就被引誘離了真道,用許多愁苦把自己刺穿了(6:10)。」這話放到金融海嘯方興未艾的時代來看,實在再正確也沒有。

真正的企業家,是懂得服侍員工與合作廠商的僕人,考慮如何替世人謀福利的實業家,做個為主盡忠的好管家,而不是只想著如何替自己攢錢的資本家。願在金融海嘯氾濫,富人/資本家集團也承受龐大損失的此刻,世人能重新看見基督信仰對於領導人的品行要求,還有對於財富與管理世界的正確態度,從而修正自己的步伐,那麼,或許金融海嘯真能化危機為轉機,免去讓世界落入無可翻身的M型化兩極分化的悲慘結局中。

延伸閱讀

三浦展,下流社會,高寶

大前研一,M型社會,商周

門倉貴史,窮忙族,聯經

杜博思,中產階級的戰爭,大是

辜朝銘,衝擊波X2,財信

理查.佛羅里達,尋找你的幸福城市,天下雜誌

周偉華,3/4債務世界,芝大文化

佐藤俊樹,不平等的日本-告別全民中產社會,南京大學出版社

弗朗索瓦.沙奈,突破金融危機,中央編譯出版社

比爾.麥奇本,在地的幸福經濟,木馬文化

大衛.哈維,新自由主義空間,群學

韋伯,新教倫理與資本主義精神,左岸文化


[zen1]嚴格來說,大前研一並沒有提出M型社會的概念,此概念是中文譯本編輯在為書名命名時,根據書中的日本國民收入圖發想而得,大前研一談的是日本的格差社會。

全球化M型社會股東跨國連鎖資本主義在地經濟窮忙族中產階級金融海嘯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