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創意考

一樣獨立兩樣情

By
on
2012-07-14

一樣獨立兩樣情

文/zen(本文發表於2012/7/13中國時報)

日前,四百多名台灣音樂人齊聚立法院,五月天的瑪莎也低調現身,為Live Band展演空間請命,拒絕讓不合時宜的舊法規綁死了發展獨立音樂十分重要的Live Band展演空間。

事情是這樣的,Live Band表演空間「地下社會」六月起多次遭到臨檢,以違反營業項目、消防安檢等理由開出罰單,業主不勝其擾,最後決定停業。

堪稱台灣獨立音樂搖籃的「地下社會」,是許多音樂人與樂迷的「聖殿」,停業消息一出,引發許多音樂人與樂迷的不滿,作家歐陽靖更直接嗆政府:「沒有獨立音樂,就不要談文創」。

「地下社會」的問題,我私自猜想,可能與師大夜市有異曲同工之妙,也就是經濟學說的「僻鄰效應」,當地居民不勝其擾(不一定是音樂聲擾民,也可能是出入份子的喧嘩擾民…)而去電檢舉,要求處理;非當地居民的樂迷、樂團卻十分推崇而愛護(但是這些人可能根本不住在展演空間附近)。

政府單位不能只是消極的搬出既有法規,依法行政,特別是用以對付對台灣文創產業發展有特殊貢獻的單位,必須更為積極,勇於任事。

如果的確是「地下社會」附近的居民不滿而一再檢舉,政府單位成為商家與居民之間的溝通橋樑。如果「地下社會」(之類的Live Band空間)的確有法規上的問題,政府單位應該通盤地幫助業主找尋解決對策,看是推動法令修改,還是幫忙尋找適合的地點,勸導、遊說搬遷。絕對不能只是「樂觀其成」,如果政府真心誠意地想要發展文創。

想來也還真令人感到難過,不久前才結束的第二場文化國是論壇,文化部廣邀書店業者來談獨立書店。文化部長龍應台甚至表示,如果有必要,文化部可以補助獨立書店,讓獨立書店下鄉。

一如獨立書店是多元閱讀的搖籃,獨立音樂也是多元音樂的搖籃。獨立書店與「地下社會」這類的Live Band展演空間,兩者其實本質上是一樣的,都是以空間的力量來支持獨立、小眾、非主流的藝文創作。曾經的非主流,日後可能成為主流,台灣不少樂團之所以能夠撐下來甚至壯大,就是有「地下社會」這樣的展演空間的存在。

雖然政府可能會說,每年有編列預算補助獨立樂團發片,哪能算是沒有補助?只是,當音樂產業早就轉型為以Live演唱會為主而唱片銷售為輔,當獨立音樂不若流行音樂有經濟實力可以強攻大型舞台,政府方面有沒有合適地下樂團表演的固定空間,民間業者自己花錢投資經營的Live Band展演空間,就成了少數能讓地下/非主流樂團鍛鍊實力,爭取曝光的機會。

然而,政府單位如若只是依老舊法規行事,卻忽視像「地下社會」此類展演空間在音樂產業鏈中所扮演角色,若引發寒蟬效應,迫使Live Band展演空間紛紛收攤,恐怕長期來說,對於台灣的華語音樂的發展十分不利。

Live Band展演空間的問題,當然不容易解決,畢竟台灣的都會區習慣了住商混雜,像「地下社會」這類會發出巨大聲響且越晚越熱鬧的商業空間,的確會讓附近居民困擾。然而,如果問題很好解決,那早就解決了,也不需要官方出面不是嗎?政府不能一方面高喊要發展文創,卻又無視阻礙文創發展的發規與障礙,只想躲在一法行政背後挑容易的事情做。

令人最感到遺憾的是,雖然都是培育「獨立」的搖籃,我們的政府更關愛的似乎是不會吵到鄰居,看起來安安靜靜,很有氣質的獨立書店,對於熱熱鬧鬧、慷慨激昂,喝酒吃肉的Live Band展演空間,則顯得不知如何是好?!

不久前,「視覺藝術」領域的百餘名創作人也跳出來抗議,指稱文化部完全忽略「視覺藝術」領域,從「地下社會」到「視覺藝術」,我們不難發現,從文化局到文化部,政府對於哪些文化應該被補助、獎勵、投資,有一套自己的篩選標準,似乎有些一些領域,就是得不到「關愛的眼神」。

文化部若不能以開放心胸,全面檢視每一個文化/文創領域,而是以特定美學偏好來推動文化藝術/文創產業,未來恐怕會有更多文化/創作人走上街頭,而且還很可能遺漏了具有經濟潛力的文化事業(如,霹靂布袋戲也得不到政府關愛的眼神)。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