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社會觀察

虐待建教生,可惡!

By
on
2012-07-15

虐待建教生,可惡!

文/zen

日前媒體爆出某髮廊虐待建教生,令其連續七天工作而不得休息,把建教生當成廉價勞工使用的新聞。

其實,每隔一陣子,媒體就會爆出建教生被虐待或者過勞的新聞,每一次事情被批露,業主都有一堆理由,勞委會都說要查、要罰,但是,實際情況是,罰款便宜的不得了,被抓到罰錢就好,根本難以改革。

甚至還會有企業主振振有詞的說,現在景氣那麼差,建教生什麼都不會,還要我們教,還給薪水,已經很郝,不該要求太多。

虐待建教生,遠比虐待勞工更可惡。因為建教生多數未滿十八歲,家境清寒,靠的是建教合作賺取微薄的收入,同時得以求學。我們的社會豈可容許剝削、虐待一群肯學肯上進的貧窮孩子?

更可惡的是,每次事發後,學校總是說要停止廠商的建教生權益,然而,實際上,默許廠商虐待建教生的,有時候就是學校本身。說來也是,學校豈會不知道哪些廠商有虐待建教生的問題?不主動出面處理,卻等到事情曝光再來推託,真是沒有擔當。

筆者認為,3.5萬的建教生應該趕緊納入勞基法保障,不能以任何名義、理由剝削其勞動權益,此外,教育部應該嚴查學校與建教合作單位之間的關係,從學校方面施壓,迫使學校不得和虐待建教生的廠商合作。

更重要的是,建立通報網,一但發生虐待建教生事件,查證屬實,不但開罰,免除建教合作資格外,還將資料通報全國各機關學校,嚴格要求其他學校不得再與該廠商合作,且勞委會應該強化對這些有不良紀錄的廠商的勞動檢查,畢竟會虐待建教生者,對一般勞動權益,可能也不怎麼愛遵守。

如果明明我們生活中的職場,充滿對勞動人口的剝削和傷害,政府或學校卻一在默許老闆們鑽法律漏洞,或者乾脆就擺明了不響遵照法定最低勞動條件辦事,但卻反過頭來在媒體上大書特書一堆奇怪的謬論(勞工應該被剝削),指責勞動受薪階級,這真是令人感到荒謬而無奈的怪現象。

明明大多數台灣的勞動人口都很任勞任怨,努力工坐,忍受低薪,承受工作壓力,甚至忍耐被剝削壓榨,卻因為少數人的私利與權勢,迫使政府不敢面對,想來真是可悲。

如果不想台灣落入M型社會與貧窮的世襲化,我們的政府和媒體,一定要正視藏在建教生中,日益嚴重的勞動力剝削問題,見立體制,防堵不肖業者繼續剝削建教生與一般勞工,否則的話,就算台灣的GDP成長再多,受惠的也絕對不會是可憐的勞動受薪階級,台灣將繼續承受不合理的貧富兩極分化現象。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